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八章 诊所惨事
    确认了彷小南已经答应了参加元宵晚会之后,傍晚的时候,文娱部的李雅欣立马便打电话过来。。

    彷小南是个负责的人,既然答应了就全力配合。

    当然,全力配合这样的事,也就是准备参加一次彩排,否则彷小南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心思来‘花’在这样一场原本不该参与的事情上。

    作为大牌,当然还是有些特权的,当然彷小南这样最近在媒体上大‘露’风头的,对于这样一个校元宵晚会来说,确实也算是大牌了。

    彷小南同意参加一次彩排,对于李雅欣来说,已经是相当满意毕竟那个视频她已经看过了无数遍,彷小南的实力自然是无需质疑有一次彩排,便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谁???小南!约你干嘛呢?”一旁约着一块去外边吃饭的任泽宇等人,听着电话中的‘女’生,一个个笑嘻嘻地道。

    对于自己这些室友的恶趣味,彷小南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文娱部的李雅欣,请我去参加元宵晚会!”

    “元宵晚会?”众人眼睛一亮,道:“让你上台唱歌?”

    “对,不然你以为特意请我去当观众???”彷小南耸了耸肩,笑道:“好了,别七七八八的,我可是肚子饿了,咱们赶紧吃饭去!”

    “哎呀,这大名人就是不一样,李雅欣可也是大美‘女’哦”众人是一阵的羡慕,纷纷在计算东大的?!ā?,彷小南勾搭上几个了。

    众人勾肩搭背地,一边调侃着彷小南,一边朝着常吃的小吃街走了过去。

    “咱们还是去上次那家?”

    “不去,今天小南这大土豪请客,得找个好一点的地我记得前边有家打边炉,咱们去那边怎么样?”

    “好,就去那边,咱们就挑那最贵的红‘色’盘子端,好好吃他一顿狠!”

    “有道理,小南你可别心疼??!”狼友们嘿嘿地笑着。

    彷小南一脸的嘚瑟:“心疼?我现在可是大土豪,咱们今天只端红‘色’盘子啊,谁要是端其他的,就是跟我过去不去!”

    “好嘞有这话就放心了,走!”

    “唉,有个问题,我想吃海白菜,,可那是白盘子”

    “行了,看你愁眉苦脸的,就准许你端一盘,不准多端啊”

    众人嬉皮笑脸地朝着那边而去,眼见的前边打边炉的招牌在望了,众人的心情立马地高昂了起来。

    对于吃‘肉’这样的事,彷小南也是最爱不过的,当下脚下脚步加快,便朝着那边快步而去。

    但这刚刚走了两步,彷小南都脚步突然却是一停,皱眉看向一旁的一条小街。

    “怎么了?小南?”见得彷小南突然停住了,众人都是一愣。

    “那边好像出事了,我去看看!”彷小南侧着耳朵听了听之后,脸‘色’一变,大步地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看着彷小南大步跑去,任泽宇等人对视了一眼,也赶紧跟着跑过去。

    彷小南脚下如风一般地掠过了两三百米的距离,然后朝着小街内的一个小区跑了进去。

    “放开她,你们不要打她啊她怀孕了,不要打她!啊”

    那惊恐哀求的声音在彷小南的耳边越来越清晰,彷小南的脸‘色’也愈发地青黑,脚下速度愈发地快了。

    在一片突然而且的杂‘乱’惊呼的声中,突然那声音骤然尖利了起来,充满了绝望而怨怒:“啊,你们放开她”

    然后便是数声惨叫声起

    听得那隐隐传来的惨叫声,彷小南的脚步愈发地极快,不过这小区较老,里边巷道复杂,‘花’了几分钟,彷小南才越过了两栋楼房,出现在了现场,看着眼前那一幕,两眼一阵的发直。

    在一个‘门’脸不大的小诊所前,数十个人围在那处,此时都是一脸的惊恐,还有人慌‘乱’地叫着:“杀人啦杀人啦!”

    彷小南推开人群,大步地走了进去,只见得小诊所‘门’口这时摆了一口红漆棺材,‘门’口到处是纸钱和烟灰。

    而就在那小诊所的‘门’口,一群人惊恐地围着那处。

    只见得一个鼻青脸肿,嘴角带血,就连眼镜也碎了一片的身穿白大褂瘦高年轻人,正手里抓着一块尖锐的碎玻璃,一脸悲痛‘欲’绝地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穿护士服的年轻‘女’子,嘶声痛嚎着。

    而在旁边两个身上带伤的‘妇’人,正一脸惊恐地躲在一旁,叫着:“杀人啦,杀人啦!”

    “黄晶!”看着那个下本身已经完全被血浸透的年轻‘女’子,彷小南脸‘色’一变。

    “你们为什么打她啊,为什么??!”

    “她怀孕了,三个多月了啊我的婆娘啊我的孩子啊”

    年轻人哭得声嘶力竭,脸上满是绝望和悲愤的神‘色’。

    “刘师兄!”彷小南脸‘色’铁青地推开人群走上前去,看着那个年轻人,又看了看他怀中那个瞪圆着眼睛,已经明显没了气息的‘女’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痛惜。

    上次看到黄晶的时候,还是几个月前,黄晶笑嘻嘻地来小吃店买饭谁知再见却是已经天人两隔。

    那正失声痛哭的年轻人,便正是诊所的医师刘宝强,彷小南的学长。

    “小南”刘师兄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彷小南,颤声地道:“小南,你嫂子被他们打死了,还有你没出世的侄子,也死了”

    “刘师兄!”彷小南的手微微地有些颤抖,眼睛有些泛红。

    “他们打我,你嫂子来救我,结果被她们活活打死了”刘师兄一边满脸血泪,咬牙切齿地看向旁边的那几个‘妇’人。

    “我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不知道她怀孕”旁边那扶着两个受伤‘妇’人的另一个‘女’人,看着刘师兄那痛恨的目光,缩了缩脖子,却是强声道。

    “不知道?呵呵”刘师兄缓缓地放下手中的妻子,带着满脸的血泪,看向那边几个脸‘色’‘阴’沉的男人,突然却是痛极而笑,嘿嘿地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和面容‘阴’寒刺骨。

    “你们是故意的,我明明说过很多次,她心脏病很严重,随时可能会猝死,让你们送她去医院,你们硬是不去,说就算有问题也不怪我”

    “我才给她开了一点吃的‘药’”

    “现在,她死了,你们就来闹事,打我,‘逼’我承认用错了‘药’为的就是想讹我,让我赔钱是不是呵呵”

    刘师兄的笑声愈发地尖利了起来。

    “你我妈反正就是吃了你的‘药’死的,不怪你怪谁?”领头的一个中年人,脸‘色’铁青看了看四周,强声地道:“而且我妈,今天今天上午都还能走能吃的,就是吃了你的‘药’,才一下发病死了!”

    说到这里,中年人犹豫了一下,咬牙道:“而且我们可没听你说我妈病严重!”

    “对,你没说,我们都没听到!就是吃了你的‘药’死的,你就是要负责!”旁边一个‘妇’人这时也尖声地叫道。

    听着这些话,刘师兄嘿嘿地摇头惨笑着“好啊,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

    说到这里,刘师兄的笑声渐渐地凄厉起来,看了看四周那些脸带同情之‘色’的人们,凄声地道:“我刘宝强在这里开诊所已经一年多了,这做人做事、治病的技术怎么样,大家都知道!”

    “今天,我刘宝强婆娘孩子被他们打死了,我也不辩解了”刘师兄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愈发凄厉,指着那一群人,厉声地道:“今天,我只是说一声,我婆娘崽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但这个清白我刘宝强要!”

    “我老婆和没出世的孩子的冤屈,我也要给她们出!”

    刘师兄那凄厉之声,让人闻者凄寒!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