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九章 七杀咒(上)
    看着刘师兄那吓人的语气,那边的中年人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那边躺在血泊里的黄晶,咬牙道:“就是你害死了我妈,你婆娘她们也只是失手...”

    “对,你们...你们这黑心诊所就是罪有应得!只有做了坏事,才会遭这样的报应!”旁边那婆娘也是指着刘宝强一边喝骂着,一边看向旁边围观的人群,尖声地道:“天地良心啊,大家看看,他们这就是做了坏事,才会有这样的报应!”

    “对,对...就是,就是!”那边几个被刘师兄用碎玻璃扎伤的婆娘这时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地尖声应道:“不然我们只踢了那女的两脚,怎么就会死?这就是报应,报应!”

    彷小南在一旁看着,目光渐寒,这正要出声言语,却是见得刘师兄惨笑着转回身来,踉踉跄跄地走回自己妻子身边坐下。+◆,

    “小南!”

    看着刘师兄看向自己,彷小南紧紧地抿着嘴巴,用力地应了一声。

    “你师兄我没本事,我妈辛辛苦苦用她治病的钱供我读了五年大学,就盼着我能够当个好医生,出人头地;再给她娶个好媳妇,生个孙子!”

    “可我...现在不单医生没当好,就连她媳妇和孙子都保不??!师兄我实在是没脸去下边见她老人家!”

    “刘师兄,事情还没...”彷小南咬了咬牙,正要言语,却被刘师兄给摇头止住。

    “你嫂子也常说,我就是心肠太好,性子也太软弱;所以今天也才会被人欺负成这样!”

    “刘师兄!”彷小南咬牙涩声地道。

    刘师兄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笑,突然伸手在地上妻子的血里边点了点,然后沾着那血轻轻地在自己额头之处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七杀咒!”

    看到这个符号,彷小南脸色骤然大变,愕然地看了一眼满脸决然之色的刘师兄,失声惊呼道:“刘师兄,还不到那一步!”

    “你知道这个?”刘师兄意外地看了一眼彷小南,凄声苦笑着道:“我老婆孩子死了,我得给她们要个公道;我妈独自一人养我长大,供我上学;给人家里做保姆,也从来不贪人一分一毫!她常说人一定要清清白白,不能坏了我爸的名声!”

    “所以,我不能背着这个名声下去见她!”

    看着刘师兄那眼中的决然死意,彷小南张了张嘴,想要阻止,但却怎么都做不出手。

    无奈站起身来,看向那边那些面色难看,但却依然脸露戾色,凑到一起不时看着这边,正慌乱地低声商议什么的那群人;彷小南深吸了口气,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那边站在中年人身边,手里拿着一根棍子的十三四岁少年,终于怒声地喝道:“你们还想干什么?不想死的,赶紧快来这里跪下认错赔罪!”

    听得彷小南的喝声,那边的那群人愕然地看向彷小南,都是一愣;而那领头的妇人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地便指着彷小南尖声喝骂道:“你这个小畜生,你跟这个黑心医师一伙的,你想吓唬谁呀?”

    “就是,他治死了人还不承认,还让我们认错,呸!”旁边另一个婆娘也跳脚喝骂道。

    “小子,不关你的事啊,滚开啊,别惹祸上身!”那中年人也是也怒声喝骂道。

    而那拿着棍子的少年,也朝着彷小南挥舞着棍子,威胁道:“别找死!”

    看着眼前这一幕,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地退到一边,没有再言语。

    本来对于这些人,他并不想同情,也不想管这事;但他不想刘师兄落得这么一个惨剧,也不想看着最后那种可怕的局面,以及那还不懂事的少年就这般夭折。

    同时,也因为他在场看到这一切,而且还与刘师兄进行了沟通,那便是沾了因果;故而才出声想要化解,挽救刘师兄和这些人的一命。

    但现在,这一伙人死到临头依然毫无悔意,那便是是一个死局,无法化解!

    既然已经因果已脱,这大伤天和之七杀咒也不会再给他来带任何影响。所以,他已经不准备插手!

    而刘师兄死意已决,这等杀妻灭子,污名毁家之仇,谁也无法化解!

    看着彷小南退到一边,那边少年眼中还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彷小南静静地看着旁边的刘师兄,只见他轻轻地凑过去,闻了闻自己妻子冰凉的脸颊,然后伸手轻轻地拿起了那尖锐的匕首状碎玻璃。

    看着刘师兄的动作,彷小南眼露惨色,轻轻地咬紧了嘴唇,然后看向那边的那一群人。

    只见得这些人脸上隐隐地已经被一股死气逐渐笼罩;但这时却是依然还在低声讨论,失手打死了人,要怎么才能脱罪...

    甚至还在统一口径,互相交代,等警察来了,要一口咬定刘师兄没有说病情严重会猝死的话;而且那死的孕妇,大家也只是推了两把之类的。

    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静立一旁,等着最后为刘师兄和黄晶收拾最后的残局。

    “今,吾刘宝强蒙受不白之冤,妻、子皆惨遭横死......”

    此时,凄厉之声骤起,刘师兄手持尖玻璃,挺身跪拜当场,昂首望天,泣声而拜。

    “望,天地有昭,七煞有灵,刘宝强以妻、子之血,自身之命,索吾之清白,宣妻、子之冤屈!”

    随着刘师兄那凄厉的之言语,周围一阵寒风平地而来,竟是有若旋风一般,在这场中呼啸而起;卷起那遍地的纸钱香灰,纷纷飘散。

    “???”

    围观的众人看着场中这诡异的景象,只觉得脖子一阵阵的冒寒。

    而那边的一群人,这时听着这凄厉的言语,看着这些纸钱飞舞的景象,一个个脸色开始发白。

    这时,不远之处,警笛声已经逐渐接近;

    “呜呜呜呜...”的警笛声,让这些人又稍稍地心安了一些。

    彷小南同情地看了这些人一眼,然后看向那边刘师兄,只见得刘师兄额头之上的那符号已经是开始隐隐发出了血光,同时一股赤红煞气已经完全将刘师兄笼罩。

    “好浓的煞气...”彷小南轻咬着嘴唇,缓缓摇头,原本他还以为不会特别严重;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有些轻忽了那用作引子的血液来源,以及刘宝强心底的怨气。

    苦笑着看向那边的几人,这时彷小南心头开始计算,这些身负因果之人,还有几人能够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