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章 七杀咒(中)
    “七杀咒”是一种相当强悍的咒术。,: 。

    强大的施术者,可以利用各种施法媒介和材料,来进行远程咒杀;这种咒杀的威力极强,就算是修炼者,若是没有足够的防护以及相应的气运护体,基本上也很难逃脱咒杀死亡之局。

    刘宝强只是一个普通人,彷小南从刚开始认识,到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

    否则若是修炼者,绝对不会有这样悲惨的结局出现。

    只不过,刘宝强很明显对七杀咒有着足够的了解,而且他也有一定的咒术基础,而这种基础多数应该是来自血脉的传承。

    他的祖上一定有人曾是强大的修炼者,甚至很可能是一名咒术师,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地便能施展这种强悍的咒术。

    因为一般人就算是有足够的媒介,熟悉整个环节,成功的几率也并不高。

    作为一个普通人,刘宝强以枉死的妻、子之血,而且还是未出世孩子之血,加上自己的‘性’命;所施展出来的七杀咒,其威力也让九世经验之彷小南震惊。

    七杀咒,又名七煞咒,一般来说,就算成功也只不过是利用七煞之力咒杀一次;但顾名思义,七杀咒,最强之时可以咒杀七次!

    若是普通的七杀咒,这种以‘性’命为为媒介的针对‘性’咒杀,或许一次最强可以咒杀背负因果的两三人,或者背负因果的血脉相连的一家人。

    但以刘宝强施术时身上所聚集的煞气之浓郁程度,彷小南愕然发现,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刘宝强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咒杀七次!

    若是他分散的话,这七次咒杀,或许单次威力不强,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再不强,却也无人能承受!

    眼前在场的这背负因果的这些人,就算不是血脉相连的族人,只怕都难逃劫数;七次咒杀,至少死七人!

    “七煞起......”

    随着这一声凄厉大喝,刘师兄高高举起的那玻璃尖刀,满脸血泪奔涌而出,面目狰狞,凄声喝道:“若是今日之错,在我刘宝强,刘宝强当自身横死,无关他人!”

    说到此处,刘师兄声音骤然转厉:“若是有人蓄意谋陷,那相关之人,便尽数与我刘家一‘门’同死,赔我一家命来!”

    随着刘师兄浑身煞气蒸腾而起,七煞已成,彷小南面容一肃,退后两步,看向周围,沉声喝道:“今刘氏一‘门’,立誓以命索命,无关之人立刻退开,莫要枉遭煞气牵连!”

    听着彷小南这话,旁边围观之人,纷纷惊恐四处退开,远离那来闹事之一群人。

    随着众人慌‘乱’退开,中间也只剩下那一同前来闹事之十来人。

    但此时,那一群人也看着眼前刘宝强那狰狞之‘色’,周围那寒风可怖之象,脸‘露’惊恐;更是有人转身便跑,一边跑一边惊恐叫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抬棺材过来,不关我的事!”

    这有人开始跑了,其他一些人也都开始惊恐朝着外边跑去;只剩下那六七人站在那地,想跑却是又不敢跑。

    “你吓唬谁,有本事来啊,老子‘弄’死你!”那领头的中年人,看着四周远远退开的众人,虽然心头也是一阵冒寒,但立马咬牙伸手‘摸’起一根带来的长棍,朝着刘宝强怒声喝骂威胁道:“来??!看到底谁先死??!”

    “对,老子先‘弄’死你!”站在他身后的那十几岁少年,更是挥舞着棍子,面目狰狞地朝着刘宝强冲了过去;挥棍就要砸向刘宝强的脑袋。

    看着眼前一幕,彷小南脸‘露’嘲‘色’,这一家子个个凶厉,自寻死路也怪不得谁!

    “天地有眼,杀!”

    看着那袭来的木棍,刘宝强面容不惊,只是厉声喝道,同时手中高举之玻璃尖刀,猛地扎向自己的左边大‘腿’。

    “??!”

    随着刘宝强一刀刺入自己大‘腿’之内,那冲来之少年突然惨嚎一声,抱着自己的大‘腿’就这般滚翻在地。

    刘宝强挥手将那玻璃尖刀拔出,再次举起。

    而在他大‘腿’鲜血喷出的同时,那边滚到在地的那少年大‘腿’之处,更是鲜血自冒,似乎他也同时被捅了一刀一般;而且这血更是瞬间便浸湿了身上的棉‘裤’,喷涌而出。

    “啊啊...”听着那少年的惨嚎,那边的中年人和那‘妇’人,脸‘色’大变,两人齐齐地冲了过来。

    “儿子啊...”那‘妇’人惊恐地扑向自己儿子,而那中年人脸带惊恐和凶厉之‘色’,竟是连儿子也不顾,挥棍朝着刘宝强而去。

    “天地有眼,二杀!”

    随着刘师兄的凄声厉喝,那高举的玻璃尖刀再次又朝着自己右边大‘腿’狠狠扎去。

    随着这第二刀入‘肉’,那边正飞奔过来的中年人,猛地朝前扑倒,竟然是右‘腿’齐根而断,同时那大‘腿’断处,那鲜血有若水泵一般地喷涌而出。

    “啊啊啊...”刚刚从地上回过神来的中年人,抱着自己那断掉的大‘腿’,终于开始惊恐地大嚎了起来:“来人啊,救命!救命??!”

    那边‘妇’人看着到底的中年人,惊恐地又跑过去,叫道:“当家的,当家的...”

    此时第三杀起。

    随着一声厉喝,刘师兄猛地挥刀刺向自己的腹部。

    那飞奔的‘妇’人,应声滚地,抱着那肚子,口中一边喷血,一边在地上凄惨的翻滚起来。

    这时警察终于赶到了,两三个警察,从车上冲下来,看着这血腥遍地,凄厉惊人的场面,个个面‘色’发白。

    而剩下几人,见状一个个都惊恐地跑向警察,惊声叫道:“救命啊,警察救命??!有人要杀我!”

    这些警察愕然地看着跑过来的几人,脸上满是惊愕,这明明无人追杀,就连场中唯一一个手里拿块碎玻璃的伤者也跪坐在七八米之外;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

    “天地有眼,四杀!”

    随着刘师兄手中的玻璃刀再次落下,这次远处却是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众人循声望去,却只见得在一两百米之外,一个正在奔逃的‘妇’人,应声倒地,浑身鲜血直冒;在那地上凄厉惨嚎,有若厉鬼。

    场中剩下的几个人,原本脸‘色’惊恐也打算跑,但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两脚发软,只差尚未瘫倒在地。

    “天地有眼,五杀!”

    在场的警察愕然地看着刘师兄手中玻璃刀再次捅入自己腹中,这时两声惨叫骤然而起。

    只见得场中一个‘妇’人如同方才那‘妇’人一般,扑倒在地,浑身有若千刀万剐一般,四处来血,在地上惨嚎不已。

    而在另一个方向,数十米外某个墙角之处,一个‘妇’人也是应声到地,浑身鲜血四‘射’,模样一般无二。

    这三个‘妇’人都是方才对着黄晶动手之人,一个未逃!

    不过此时,刘师兄浑身上下也尽是鲜血,咒入他人身上之伤,皆源与他,也反馈与他!

    这时,那些警察终于也看出原由来了,虽然惊恐,但领头一个老警察,还是立刻掏出枪,指着刘宝强,颤声喝道:“住手,把你手里的玻璃放下来!”

    “饶命啊,饶命啊...我们不是故意的,刘医师饶命...”

    场中剩下几个男的,听得警察的喝声,这时都才有了些力气,醒过神来,一个个都惊恐至极地跪伏在地,哀求道:“都是曾世荣的主意,都是他说的,反正他@妈就要死了,故意送到你这里来,只要你开了‘药’,他@妈一死,就一定要赖在你身上,让你赔一百万;我们只是帮忙的,不是故意的!”

    “刘医师饶命啊,饶命啊...”

    刘师兄此时脸‘色’已经是一片灰白,脸上血泪未干,脸‘露’凄然之笑,手中玻璃刀再次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