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零一章 七杀咒(下)
    “六杀!”

    随着第六刀落下,场中剩下三个男的,一个个胸口如遭重击,扑倒在地,口中鲜血直冒;而远处也传来了两声惨叫,看来当是刚才逃窜而走的剩下两人。

    “住手,你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那边的警察,看到眼前一幕,惊骇莫名;只是此时场中已经无人了,都倒在而来地上,心想应该不会再来一刀了,这才没有开枪,只是颤声警告道。

    “哈哈...额咳咳...”刘师兄一边口中吐血,一边凄厉大笑,道:“妈,儿子...没做亏心事,没给你丢脸!咳咳...”

    “七杀!”

    在这一声大笑之后,刘师兄双手紧握玻璃,狠狠地插入了自己胸口,眼中瞬间失神,慢慢转头看向身旁的妻子,脸带微笑,喃喃地道:“婆娘、崽,我给你们报仇了!”

    随着刘师兄缓缓倒在妻子身上,那边在地上惨嚎、翻滚的众人们,也瞬间浑身一僵,就这般悄无声息,僵死而去。

    看着眼前一幕,那个领头的警察脸色发白地看了看四周,颤抖着缓缓将枪收了起来。

    而彷小南脸带悲悯,缓步上前,左手轻握灵犀,右手持诀,便要荡去这残存七煞之气;以免留下后患,损及他人。

    但就在此时,一道诡异的灵力从外直冲而来,直接催发残存七煞之气,骤然朝着周边爆散而开。

    彷小南骇然惊呼一声,护住全身,猛然后退两步。

    有灵犀护体,这些七煞之气,自然对他无任何影响,但周边这围观之人,在这七煞之气冲撞之下,尽数昏倒在地。

    一个白发垂眉之老者,不知从何处漫步而来,看着场中一幕,嘿嘿地冷笑起来。

    “好一个七煞咒体,想不到老夫行将就木,竟然还能收个好徒弟;好!好!好!”

    “愁眉苦脸,朱砂山!”

    看着这白发老者的出现,彷小南心头猛地一沉,满脸戒备!

    朱砂山,因为其不论是哭是笑,脸上的模样,总是垂眉低目,嘴角下瘪,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所以江湖人称“愁眉苦脸”。

    其行事随性,性格古怪暴虐,亦正亦邪,一身术法天下有数;据说乃是近百年来,最为难缠人物之一。

    在彷小南的印象中,二十余年前黄先生曾与这朱砂山有过一面之缘;当然,这朱砂山一发现是黄先生之后,便立刻退走远遁,此后再未在黄先生面前露过面。

    倒是没有想到,这老魔头竟然还没死,而且还在东原碰到。

    朱砂山对于一旁的彷小南看也不看,飘然上前,手中九枚朱红色长针一弹而出,便刺在了刘师兄的百会、印堂、檀中等几大要穴之处。

    同时从贴身之处摸出一枚儿拳大小的玉葫芦,小心翼翼地从里边倒出一枚金红色丹药,不舍地看了一眼之后,便灌入刘师兄口中。

    “六转固魂丹!”彷小南的目光微微一凝,心头微叹,这老魔头倒是真舍得;看来这传闻中从未收徒,一直独来独往的老魔头,这回还真是收徒心切,想来只怕是寿已不久远了。

    灌入了这枚丹药之后,朱砂山那凝重的面容才稍稍松解,看向旁边那已经身躯僵冷的黄晶,眼睛微微一亮:“腹中含胎、母子俱丧,倒是一具好材料!”

    当下这伸手提起那刘师兄,便又伸手朝着黄晶抓去。

    “住手!”彷小南皱眉沉声喝道。

    “嗯?”朱砂山手微微一僵,旋即便缓缓转过身来,目光阴冷,看向彷小南,露出一副似哭又似笑的表情,阴声笑道:“呵呵,原本老夫心情不错,准备留你一条活路;但你自己找死可莫要怪我!”

    “朱砂山,刘宝强你可以带走,但他妻儿莫要动!”彷小南微微皱眉,淡声地道:“他与我有数面之交,今日他遭横祸,我未及援手;但他妻儿尸身,我当护下!莫要与我为难!”

    朱砂山双瞳一缩,伸手之间,一柄两尺余长的血红四方锏便浮现在了手中,死死地盯着彷小南,寒声地道:“想不到老夫十数年未在江湖露面,竟然还有人认识我?而且还是一个黄毛小儿,桀桀...这世道还真是日新月异!”

    彷小南微微昂首,也不多言语,轻抬右手于胸口之处,食指微伸,只见指端一道细微的电弧悄然浮现:“你既意欲收他为徒,那便莫动他妻儿;你我两不相犯,也算结个善缘!”

    看着彷小南指端的那道不时闪烁的细微电弧,朱砂山手微微一紧,又死死地看了彷小南两眼,终于是冷哼一声,嘿声冷笑道:“想不到老夫竟然走眼了,道友养颜有术,倒是面生的紧;不过既然识得我朱砂山,那便也算有缘;就卖道友一个面子,只是可惜了这母含胎!”

    说罢之后,朱砂山提着刘宝强,一脸戒备地看着彷小南,小心退后两步,然后脚下一顿,便飞掠而去。

    看着这朱砂山消失不见,彷小南这才长舒了一口,指端电弧悄然消散,脸色瞬间一片苍白,只觉得自己背心之处满是冰冷汗意。

    方才他竭尽全力,才催发了灵犀那一缕清净之雷,以言语和这清净之雷将朱砂山惊走,但却是几乎将体内元气尽耗一空;若是那朱砂山还耗得一时半会,只怕就得露陷了。

    不过总算是平安过关,否则面对这等魔头,一旦露陷,对方反掌之间便可将自己灭杀,实在是太过惊险。

    伸手摸出一片参片含在口中,细细嚼碎,待得元气稍复,彷小南这才移步上前,站到黄晶身前,看着那圆睁之双目,轻轻地叹了口气。

    又看了看遍地血腥,尸残魂散,默默稽首,虚握剑诀,朗声言道:“十方诸天尊,其数如沙尘,化形十方界,普济度天人,委炁聚功德,同声救罪人,罪人实可哀,我今说妙经,念诵无休息,归身不暂停,天堂享大福,地狱无苦声,火翳成清署,剑树化为骞,上登朱陵府,下入开光门,超度三界难,迳上元始天,于是飞天神王,无鞅数众,瞻仰尊颜而作颂曰:天尊说经教,接引于浮生,勤修学无为,悟真道自成,不迷亦不荒,无我亦无名,朗诵罪福句,万遍心垢清。尔时,飞天神王,及诸天仙众,说是诵毕,稽首天尊,奉辞而退?!?br />
    随着这一遍太上洞玄灵宝道言念毕,场中阴寒之力逐渐消散,血腥之气也隐隐消退,彷小南这才轻舒了一口气,微微鞠身;

    胸口之处那灵犀轻轻闪亮,冥冥中可见点点灵光悄然汇入其中,然后化作一道虹光轻绕彷小南周身之后,悄然而散。

    俯身伸手轻抚黄晶双眼,将其双眼缓缓合上,彷小南这才转身行去。

    走到一边,伸手轻轻地在倒地昏迷的老伍等几人脸上拂过,老伍等几人才迷迷糊糊睁开眼来,从地上爬起,看着彷小南含含糊糊地道:“小南,这是哪里?”

    “走,跟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