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零八章 健脾丸
    一个普通人,一生之中,或许只能勤研和‘精’通一‘门’或者最多两三‘门’的学识或能力。,: 。

    而一个聪慧至极、甚至还能过目不忘,而又‘精’力远超常人的存在;他一辈子,能够‘精’通的领域或者学识就可能会很多很多。

    比如曾经有一位西方的古生物学家和考古学专家,他‘精’通十几种语言,同时还会小提琴和钢琴以及里拉琴等多种乐器;甚至还是一位马术和剑术高手,取得过诸多业余比赛的冠军!

    这样人,其实为数不少,只是许多时候并不为人所知。

    而像黄先生这样,本身便是聪慧超远超人,经验丰富,记忆力过人的存在,在经历千年之后,他所会的、所‘精’通的东西,那么便已经非常人所能想象。

    所以,彷小南时时地可以从这位黄先生那有些破碎的记忆和经验中,发掘出许多许多的好东西来。

    就像这个“健脾丸!”

    黄先生在两百多年前的那一世,除了乃是亦正亦邪、威震修炼界之世外魔头,‘私’下时?;拱缱饕晃蛔叻嚼芍杏蜗泛斐?。

    有一次,在走方游历之中,曾经接诊过一位富商。

    这位富商体重二三百斤,日食近斗,突发喘证,诸医束手,眼见便要命归黄泉。

    恰好黄先生手持医幡摇着串铃由那富商‘门’口经过;那家人瞧见,这便是死马当活马医,硬生生地求请着黄先生入内一看。

    黄先生入内之时,那当地几位大夫见着黄先生手持医幡,一身破破旧旧,而且还是一走方郎中,都甚为不屑,纷纷斜眼望之,声称与这等江湖游医同座实在有辱颜面。

    听得这些大夫言语,黄先生也是冷然一笑,并不多言,只是上前,以银针渡‘穴’,不过是数息之间,便听得那气若游丝的富商猛然起身,呕出一大片痰涎之后,竟然是便骤然而愈。

    那些大夫愕然当场的同时,瞧着黄先生那一脸傲然,自觉伤了颜面,纷纷不服气地言语找茬,说这等邪‘门’外道只是治标不治本。

    当时黄先生也是闲的蛋疼被这群庸医‘弄’得兴致上来了,当下便与几人打赌,说若是彻底治好了这富商,便要砸了他们的牌匾。

    这些大夫其实倒是也都有几分本事,大致知晓一些这富商的病根,当下便纷纷慨然应诺;若是黄先生真给这富商断了病根,便自砸招牌。

    立下了赌约之后,黄先生便用心看诊,最后拿出一个办法,要求这富商服‘药’同时,此后每日绕院跑十周;同时食量减少一半,每日只得一条鱼,或者半只‘鸡’,不得再食其他荤腥!

    谁知这富商听得这话,那便是立马摇头,这要让他每日绕院跑十周,这还可勉强一试;但那食量减少一半,不得食‘肉’绝无可能。

    说他小时候饿肚子饿怕了,这若是让他食量减半,不食油水,这日子过得没滋没味,还宁愿死了还好些。

    旁边的大夫这时都纷纷暗笑,话说这样的食疗,他们当初也提过,但这富商却是从不遵从,说若不吃,那便死了算了。

    黄先生也是不服输之人,当下便在这富商府上住下,冥思苦想了数日,终于想出了一个方子。

    这便以这方子,磨‘药’以蜜成丸,储于一‘玉’壶之内;嘱这富商,每日一服,同时绕院十圈,一年之后便足以显效。

    留下这‘药’丸之后,黄先生便不顾这些大夫反抗,直接砸了几块招牌之后,便大笑飘然远去。

    这富商听得不用节食,当下便也豁出去,每日服‘药’,咬牙绕院跑圈。

    如此般的,将那一‘玉’壶丹‘药’几近食完,这富商虽然每日依然大鱼大‘肉’,但一年过去赫然是一身‘肥’膘减了近半,那喘证果然是再未犯过。

    让那数位原本愤愤不平之大夫,一个个目瞪口呆;惊愕之下互相商议,便想要寻这富商要丹丸一看。

    只是剩下这几颗丹丸,几位大夫日夜研究,也就是发现似乎乃是健脾消食之方‘药’;他们再制作类似之‘药’时,却是再无同等效果;只得颓然放弃;这才知黄先生果然手段了得,他们这招牌砸得不冤。

    而那方子,便是彷小南这次准备给金妍秀和崔允儿准备之健脾丸。

    这健脾丸,顾名思义,便是健脾消食之丸‘药’;其中数位主‘药’,也多是山‘药’、茯苓、山楂、麦芽等健脾消食之类。

    但其中却是有一味并未入诸多《本草》记载之铁骨草。

    这铁骨草有强筋健骨、消耗炼体之效,不过其效一般、且有小毒,故而无人重视,除了一些偏方野典之类,也甚少记载入诸多‘药’典之内。

    而这铁骨草,黄先生却是深知其效,需特别炼制,强筋健骨倒也罢了,但消耗炼体之效果却是大增;加入这诸多健脾消食‘药’内,连通诸‘药’,起到那点睛之效。

    这宵夜的第二日,彷小南打过了一趟锻体拳之后,便打电话给辅导员请了一天假;

    昨日晚会,彷小南这风头出的太大,据说今日大早学校已经是围了一圈的记者在围堵彷小南;请假一天这样的小事,辅导员自然是同意的,同时‘交’代彷小南这若是不方便,多休几日也是可以的。

    谢过辅导员之后,彷小南便开着车往青云镇而去,他自然也知晓,今日这学校是去不得,一去估‘摸’麻烦多,不如请假来得靠谱;而且明天就是礼拜六,这就可以三天不去学校,等到礼拜一,那就要清净多了。

    看得彷小南这礼拜五就回来了,彷父倒是微微一惊,平日都是礼拜六礼拜天回来,这突然一下提前回来了,还以为有什么事;听得彷小南是回来采‘药’,这才松了口气。

    彷小南这在家吃过午饭之后,便往天岭山上去了。

    这铁骨草其实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就青云镇彷小南也记得小时候便曾见过;只是常人皆当做野草而已。

    “小南回来了??!”

    “是啊,李叔,刚回来的!”

    “哎呦,是小南回来了啊,吃饭了没???到我家吃饭吧!”

    “钱婶子,我刚吃过了,改天吧,改天吧!”

    这一路从老街走出去,彷小南就回了一路的招呼,当下赶紧的加快脚步,直到到了天岭山山脚这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