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一十章 迷阵
    静静地站在浓雾之中,彷小南看了看四周,原本带着些笑容的面容,逐渐地开始严峻。,: 。

    因为随着雾气渐浓,他不单是感觉不出来时的小道,甚至还感觉不到周围有任何东西的存在,仿佛他就站在那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一般,其他都是一片空‘荡’。

    带着这微惊的心绪,彷小南眼睛微闭,将自身的感知朝着四周延伸而去。

    只是这刚刚如此,便愕然发现,这浓雾似乎已经隔绝了任何的窥探,就算是自身那远超常人的感知,竟然也无法丝毫判定视线之外的任何存在。

    “该死!”

    彷小南微微皱眉,看了看四周,然后再回忆了一下自己所站的方向,轻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朝后走去;若是没有记错,来路应当是这个方向。

    不过这刚走了两步,便觉得不对,似乎不太像,稍稍地犹豫了一下之后,彷小南当下这转过身来,便又要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但这走了几步之后,彷小南的脸‘色’瞬间地‘阴’沉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路线似乎也不对。

    站在这地,彷小南再不敢轻易‘乱’动,而是深吸了口气,沉下心绪开始判断方才自己所走的位置。

    此时他已经知晓,自己应当是陷入了一个可怕的‘迷’阵之中。

    这个‘迷’阵可能是天生的,也可能是人为的,但毋庸置疑,这个‘迷’阵威力极强;甚至可以直接‘蒙’蔽人的感知,干扰人的思维。

    否则绝对不可能让他陷入这种毫无方向和目标的地步。

    记忆之中,黄先生千年来遇见的‘迷’阵多不胜数;但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却是相当罕见。

    而当时黄先生陷入这种‘迷’阵的时候,都是已经接近自身实力巅峰或者正位于巅峰之时,所以才能以强大实力安然破去‘迷’阵,或者顺利脱困。

    此时,彷小南知晓自己陷入的这个‘迷’阵,现在应当还在边缘区域;只要不再继续深入,还是有可能找到出去之路。

    但若是一旦继续深入了,只怕想要安然离开,只怕就相当困难了。

    彷小南就这般静静地站在这‘迷’雾之中,尽力让自己的心绪平稳,避免受到外边的干扰,还原自己方才所走之路。

    只是他站在这地,不知多久过去,却依然没有睁开眼来。

    又过了许久之后,彷小南的眼睛睁开来之时,眼中唯有浓浓的疲惫以及苦涩之意。

    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正确而有信心地对方才自己所走的几步做出判断来;一切的想法和回忆,似乎都是可能、应该、或许这样的存在。

    现在彷小南开始理解,为何这么多人来,都无法窥破这天岭山‘迷’雾的秘密;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能力,竟然都毫无办法,更别说别人了。

    而且这‘迷’雾之力,刚刚出现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任何异样,就算是完全被这‘迷’雾笼罩了,若是不以神识和感知去查探,你都发觉不了这‘迷’雾有任何的异常,只是以为这雾实在是浓得有些过份了。

    就算是当初以黄先生之力,来到山腰距离这‘迷’雾如此之近,都没有发现这便的异常,可以看出这‘迷’雾之阵到底有如何强大和诡异?

    看着周围那唯有‘乳’白‘色’的浓浓雾气,彷小南脸上一片苦涩,他隐隐地能够看到自己脚下有着一条似有若无的小道,但他甚至不能判定这是不是自己方才来的那条;更是无法判断那边才是下山的方向。

    这长长的吐了口气之后,彷小南终于无奈地盘膝坐了下来。

    双手十指相‘交’,捏出一个无畏印,再次沉心静气,默默感知和探寻。

    在这个时候,一步踏错,或许便再无归途,他不得不谨慎。

    捏出了无畏印之后,彷小南口中默诵一段清心经,体内先天之气也是一阵缓缓运行。

    慢慢的,这脑海之中稍稍清明了几分,而体内那涌动的先天之气,竟然是在这‘迷’雾之内似乎较之在别处更要流畅几分,这让彷小南略微有些惊讶。

    不过此时他却也顾不上欢喜了,而是尽力地让自己脑袋变得更加清明,想要判断出方向。

    但这似乎依然是无用的,不知是一刻钟过去,还是两刻钟,仰或是三刻钟,待得彷小南睁开眼来之后,眼中依然是一片无奈。

    坐在这地稍稍地沉默了一下之后,彷小南轻吸了口气,伸手‘抽’出了一根铁骨草,小心地将这铁骨草折成一截一截,一共九节之后,这便是轻轻地咬破舌尖,一口‘精’血轻轻地喷在了手中的那些铁骨草上。

    随着这一口‘精’血的喷出,彷小南紧张地看向四周,果然只见得原本平静的浓雾,突然开始奔涌了起来,仿佛四周那雾气之内,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存在一般。

    “果然如此!”彷小南心头微微地有些苦涩,这等‘迷’阵强大无比,甚至还拥有极强的压制之力。

    普通手段不会‘激’起这‘迷’阵的反应,但一旦使用灵力意图通过术法找出这归路,这‘迷’阵便收到刺‘激’,开始反应压制。

    这也是彷小南一直没有动用其他手段的原因。

    只是,此时各种办法想尽,既然已经没有其他处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既然身有灵犀,彷小南自认虽然之声实力虽弱,这‘迷’阵应当无法压制住灵犀之力才是。

    彷小南轻吸了口气,将手中的沾血的九节草茎合于双手之间;同时双手十指飞快地捏出了数个手印,然后清喝一声将手中的草茎朝着地上洒落而去。

    随着这九节草茎的飘落,周围的浓雾如同发了疯一般的朝着彷小南涌动过来,似乎想要将那草茎掩盖吹落。

    而就在此时,彷小南‘胸’口之处的灵犀果然一阵微微发热,一股似有若无的气息开始朝着四周弥漫。

    随着这股气息的弥漫,那原本真朝着彷小南和几根草茎蜂拥而来的雾气似乎碰到了什么阻碍一般地生生在彷小南的身周半尺之处,不能再有寸进。

    而那九根草茎也终于顺利飘然落地,摆出了一个杂‘乱’的图样。

    彷小南死死地看着那九根草茎落地的方向,快速地稍稍计算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便猛然转了半个身躯,闭上眼睛朝着前方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