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唐师傅
    彷小南这所施之术,便是最为常见之寻路术。,: 。

    当然,这寻路术话说虽然寻常简单,但这其中却是有个成功率的问题;实力够强或者悟‘性’够好,甚至运气超好,都是成功施展寻路术的因素之一。

    寻路术法又分两种,最简单的一种,其实谁都会;拿根树枝朝着空中一丢,它落下来,枝桠朝向哪边,就往哪边走!

    普通人用来,那就是靠运气。

    修炼者用来,那就是靠实力;有足够准备的,用上好的特制灵器,施用术法,这样的正确率会相当高。若是没有足够准备,借用树枝或野草一根,也可使用,本身修为、悟‘性’和正确率大致成正比。

    但这种相对容易遭受外界干扰。

    第二种就是彷小南所用的寻路术,用九根耆草、或者铜钱、或者其他什么的合用之物,施用术法,根据所获得的结果,便可确认正确道路和方向。

    这种术法也与本身修为、悟‘性’有关,但有一点好处,便是被干扰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九数之中,有三、四数可用来排除或者引开干扰,成功和正确率相对较高。

    彷小南虽然未达先天之境,但以自身‘精’血为引,加上灵犀所带来的气运,只要挡住了‘迷’阵的干扰,成功几率自是相当之高。

    果不其然,彷小南闭着眼睛大步朝前行去,一路虽不时有杂草碎石绊脚,但却一路还算通畅。

    不过是两三分钟之后,彷小南只觉得原本闭塞的感知骤然一通,浑身上下一片清明,再无方才那种被束缚之感。

    “出来了!”彷小南睁开眼来,果然只见得自己所处之地,浓雾已经极为淡薄,一条下山之路赫然在目。

    长舒了口气之后,彷小南回头看了看身后不远之处那厚厚的浓雾,眼中一抹古怪之‘色’升腾。

    从此处‘迷’阵那压制‘性’的效果看来,就算是天然形成其中也定然有人为的成份;但不管如何,要‘弄’出这番大的阵势来,这布阵之人其实力绝对是恐怖至极。

    就算是黄先生巅峰之时,只怕也难与对方比拟!

    这到底是何人在此‘弄’出了这么大的阵势,这又是为了掩盖和防范什么?这‘迷’雾之内的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若不是在这青云镇住了近二十年,除了每年会失踪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人之外,再未出现过任何异样,彷小南现在就有让全家搬到东原去的心思。

    回家的路上,彷小南顺路去了一趟镇上的‘药’店,开了一个方子,抓了一大包‘药’,请老板打成粉之后,又顺便买了一瓶纯正的野生蜂蜜回家。

    到家之后,彷小南便找了‘药’罐,将单独带回来的一包芒硝,倒进罐子里加上水煮了起来。

    同时将十来根铁骨草洗净之后丢进这芒硝罐子里一起熬煮。

    过得十余分钟之后,这罐子里开始冒出淡淡的一抹草木香味,这才将铁骨草捞了出来,找了一个烘衣服的罩子搁到灶台上烤,等烤干了再碾成‘药’粉。

    费了好半天的劲,彷小南这才将一切材料齐备。

    只是彷小南这会看着这一大盆子的各类‘药’粉,终于是有些晕乎了;这用蜜成丸,话说古代都是手工的,只是这其中工序不少,彷小南想了想之后终于还是放弃了。

    在家吃过晚饭,‘交’代了放学回家的彷小北几句,让他绝对不要往天岭山上‘乱’跑之后,这才开着车慢慢离家,朝着东源而去。

    随着大切缓缓地驶出老街,对面陶婶子家的‘门’悄悄地张来了一线;陶婶子鬼鬼祟祟地伸出头来朝着外边张望了一下,看着大切的尾灯逐渐消失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关上‘门’之后,陶婶子这才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丈夫,紧张地道:“他爸,那你现在就赶紧去一趟,若是那个师傅靠谱咱们就明天请他去看看,只要有本事,多‘花’些钱也不打紧,总比等彷小南来要靠谱些!”

    罗父点了点头,沉声地道:“行,那我这就去!”

    很快的,罗父便推着摩托出了大‘门’,发动摩托,便准备朝着外边而去。

    “哎呀,老罗今天回来了??!”

    “啊,哈…是啊,回来了,回来了!”罗父干笑着跟路过的一个街坊打了一声招呼,便赶紧朝着外边而去。

    看着丈夫的摩托悄然远去,陶婶子又看了一眼对‘门’的彷家,轻哼了一声之后,才悄悄关上屋‘门’。

    罗父骑着摩托一溜烟地朝着镇外而去,趁着夜‘色’,一路往前走了一个小时,穿越了两个镇子,这才来到一个略微有些偏僻的村子。

    这问了几个人之后,在众人指引之下,罗父来到了村里一栋格外阔气、带着小院子的三层小楼前。

    “请问是唐师傅家吗?”罗父小心翼翼地敲了敲这铁制的院‘门’。

    “吱呀!”不多时,这大铁‘门’上的一块小‘门’便慢慢打开,一个‘妇’人伸出头来,粗声粗气地道:“谁???”

    罗父赶紧讨好地笑道:“这位嫂子,请问唐师傅在家吗?我是陶师傅介绍来的!”

    “哦,陶瞎子介绍来的啊,进来吧!”‘妇’人点了点头,这才让罗父进‘门’。

    进了‘门’,借着‘门’内的灯光,罗父这才看清楚眼前‘妇’人的模样。

    只见这‘妇’人面‘色’略微有些发白,打扮‘艳’丽,脖子上一条金链子吊了着一块翡翠佛牌,两边耳朵上挂着一对钻石耳环,左手一个翡翠镯子,右手一个大金镯子,浑身上下珠光宝气。

    罗父这心头微喜,暗道:“看来这唐师傅只怕还真有些本事,否则这屋里婆娘哪里戴得起这么多值钱的首饰?”

    “老六,陶瞎子介绍来的!”‘妇’人将罗父领到堂屋坐下,给倒了一杯茶,便朝着里边叫了一声。

    “你坐一会啊,老六就出来!”‘妇’人言语了一声之后,便自顾自地走进旁边的房间去看电视去了。

    罗父端着茶喝了一口,随意地看了看屋里,只见这堂屋正墙上挂着一个甚大的神龛,上边供着一尊怪模怪样的神像。

    下边放着一张供桌,上边放着香炉、长明灯、木卦、令尺、签筒、纸钱等物。

    罗父刚张望了两眼,便见得一个面容有些‘阴’黑的矮痩男子,便从里屋走了出来。

    “唐师傅您好!”猜着这矮痩男子便是他要找的人,罗父赶紧起身笑道。

    那矮痩男子看了罗父一眼,倨傲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那供桌前,伸手‘抽’出一炷香点燃之后,恭恭敬敬地朝着那神像作了三个揖,‘插’上香炉之后,这才转过身来,在一旁坐下。

    “陶瞎子让你来找我作甚?”这唐师傅轻声哼道。

    “唐师傅,是这么一回事!”罗父赶紧恭敬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听得罗父说完,唐师傅只是稍稍一沉‘吟’,便点了点头,傲然地道:“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你把电话留下,明天上午在医院等我,我过来看一眼!若是搞不得的事情,我不收你钱,转身就走;若是搞得好,你打个八千八百八的红包就行!”

    “好好好!”听得这话,罗父赶紧地应着,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兴奋地回去了。

    一路走还一路想,这位唐师傅果然应该是有本事的,这连话都直接说得清楚,搞不好就不要钱;这要是一般人,只怕不敢这般说!

    虽说八、九千块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只要把儿子喊得醒来,那比起来就是小钱了。

    回到家,将这事跟陶婶子一说,陶婶子那也是喜笑颜开的,这几千块钱就几千块钱;自家儿子在医院躺着,一天现在也得差不多上千块;这十天的住院钱就能把儿子唤醒来,那可值当的紧!

    “要得要得,他爸我们明天可是要早点去医院;有这位唐师傅,咱们就不用看那彷小南的脸‘色’,还真以为没得张屠夫咱们就得吃带‘毛’猪!”陶婶子一脸兴奋地冷哼道。

    “好了好了,你也别说了,这唐师傅到底搞不搞得好,还是两说的事情呢!”

    听得罗父这般言语,陶婶子这才轻哼了一声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