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岭迷雾久
    周日上午,彷小南吃下一碗筑基汤,又打了一趟锻体拳,浑身舒畅地洗完澡之后,便慢悠悠地去给自己蒸了两个包子和几个烧麦,又倒了一杯?!獭?,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悠闲地吃了起来。

    看着手机上腾讯娱乐新闻里边,那些关于自己和崔允儿的那些新闻和照片,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话说这样跟一个明星而且还是美‘女’明星搁在一块上新闻,虽然让人有些愉悦,但麻烦也是不小的。

    昨天邹飞和老伍已经打电话来,说加起来起码有上十个记者找过他们,另外还有三个经纪公司的。

    当然,他们哥三个对于这样的事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还有[][]一票学妹也找上了‘门’来,说有时间寝室之间可以一起联联谊什么的。

    对于三狼@友的这种欢喜的心情,彷小南有些无奈,只是也不由得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周五没去学校,否则只怕会不好脱身;等到了明天,估计这热度过去了,应当就没那么麻烦了。

    吃过早餐,彷小南便上网查了查关于天岭山的情况,昨天的经历让他对于天岭山相当的好奇也相当慎重。

    只是搜了半天,网上关于天岭山的资料并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人失踪和救援的新闻,唯一一份关于天岭山的调查报告,还语焉不详,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价值。

    微微地皱了皱眉之后,既然今天没事,彷小南决定还是再回青云镇去一趟,问一问镇上的长者,看他们是否知晓一些关于天岭山‘迷’雾的来历或者情况。

    东大附一,罗父一脸讨好地领着唐老六进了病房。

    这时正好有个护士在里边换‘药’,看着罗父引着唐老六进来,眉头微微地皱了皱眉。

    她们这里这样的情况不少见,一些长期昏‘迷’的病人,家属总会请一些神婆巫汉之类的来瞧瞧;所以这护士倒是习惯了,只是皱眉‘交’代道:“你们注意一点,莫要‘弄’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动静来,影响别人!”

    “哎哎,好的好的!”罗父赶紧地笑着应着道。

    看着那护士走了出去,罗父便笑道:“唐师傅要麻烦您了!”

    唐老六轻哼了一声,走上前去,又仔细地看了看,伸手按在罗满龙的印堂之处探查了一番之后,脸‘色’凝重地看向罗家夫妻,道:“这个事情确实麻烦,很难搞!”

    “唐师傅请您一定想想办法!”罗父紧张地道。

    “既然收了你的钱,我就尽量试试,但不能打包票!”唐老六脸‘色’为难地沉默了一阵之后,想起屋里婆娘的言语,才哼声地道:“先说好了,不论成与不成,那八千八是不退的;若是你儿子醒了,剩下一万也当场付清!”

    “好好好!”到了这个时候,红包也给了,罗父自然是赶紧应着。

    “那行,你这边找个车,带他回他出车祸的地方!”唐老六皱着眉头掐指算了算,道:“他出事的时候是戌时对吧,你们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将他送到那里,我回去准备好行头,准时到场做法!”

    “要回青云镇?”罗父稍稍地一迟疑,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便咬牙道:“好,一切听您的!”

    彷小南吃过午饭,又小睡了一会之后,才又驾车朝着青云镇而去。

    对于儿子这最近有事没事的回来,彷父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也没多问,反正儿子?;乩此墒歉咝说?;立马又去菜场买了一只‘鸡’,准备给儿子晚饭补补。

    彷小南将车子停下之后,便直接往老街里边走了进去。

    “徐叔公,在家吗?”彷小南走到老街的深处,伸手敲了敲一栋有些老旧的小楼的大‘门’道。

    好一阵之后,才听得里边传来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道:“谁呀?”

    “徐叔公,是我,彷小南!”彷小南大声地道。

    “哦小南??!”大‘门’被缓缓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颤巍巍地走了出来,睁着一双昏黄浑浊的眼睛,看着彷小南,咧嘴‘露’出了几颗残存的大黄牙,笑道:“小南啊,找我什么事??!”

    “徐叔公,我想请教你一些事!”知晓这徐叔公有些耳背,彷小南凑到徐叔公耳边,大声地道。

    “哦好好好,来来,坐坐!”

    “天岭山?”徐叔公疑‘惑’地看着旁边端着茶的彷小南,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好奇!”彷小南笑着道。

    “天岭山啊打你叔公我小时候懂事起,那就跟别的地方不同,而且听我祖上说,这雾气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就有的,从来没散过”

    “那雾气啊,奇怪的紧,只要上了半山腰就起雾;而且这几十年,年年有人在山上走丢”

    “算起来起码百来个人总是有的,有本地的,也有外边来的什么探险的小青年;都是不知天高地厚不怕死的,他们那里晓得这一旦进去了,还能有命出来的,这么多年也就那么两三个人!”

    听着徐叔公讲到这里,彷小南眼睛一亮,道:“徐叔公,他们怎么出来的?”

    “怎么出来的?他们自己也说不清,只说是在雾里边‘乱’转,转着转着就出来了!”

    彷小南沉‘吟’了一下,继续地道:“那他们在里边见到什么没有?”

    “那么浓的雾,听说伸手都看不到五指,还能看得到什么?”徐叔公‘露’着几个黄牙,摇头嘿嘿笑道。

    想了想之后,彷小南又问道:“徐叔公,那咱们镇上是谁运气这么好从里边出来了?”

    “哎呦,我想想啊那个,现在还在镇上的就只剩李狗子了,其他两个一个早就过世了,还一个到山东跟她‘女’儿住去了!”

    坐徐叔公这边坐了大半个小时,彷小南这才离去,又去了李狗子家。

    李狗子今年也有快四十了,听得彷小南问起这个,还是隐隐地心有余悸。

    说起来还是二十年前,他上山打柴,结果看到一只兔子,这丢下柴火便追,接过不知不觉就追进了浓雾之中,等他回过神来,却是已经看不到路了。

    想起平日老人们的提醒,当时就吓出了一身的汗,然后‘迷’‘迷’糊糊在里边不知道瞎转了多久,又累又饿,但后来突然一下不知怎么的雾一下便淡了,看到了不远之处的一块大石头,记起自己追过来的时候,也曾看到,当下赶紧地便往那边跑,这才算是逃了一命。

    彷小南问完之后,发现这李狗子应当只是运气好,瞎转瞎转的不知道怎么转到了边缘,这才侥幸逃脱。

    当下便无奈的回了家,这问了这么多,唯一获得的一点线索就是这个‘迷’阵起码存在了几百年以上,具体什么时候就有的,无人知晓。

    晚饭彷父做了不少的菜,彷小南愣是被彷父生生‘逼’着吃了一大碗的‘鸡’‘肉’,这才被放过。

    此时,青云镇镇口转弯之处,却是逐渐的热闹了起来。

    一张供桌在路边摆开,上铺一块大红布;桌上摆着香炉、纸钱、令尺、米碗、油灯、香烛、长明灯等,那桌下还捆着红冠大公‘鸡’一只。

    旁边唐老六穿着一身黑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闭目养神;陶婶子正站在一旁,不时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又不时一脸焦急地朝着那边的大路张望着。

    旁边一些看热闹的街坊邻居看着眼前这阵势,都逐渐好奇地围了过来,看着陶婶子在一旁,这才晓得只怕是陶婶子准备为罗满龙招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