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唐老六施法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这边的人也越围越多,眼见得时间已经七点多了,那边路口才有一辆面包车缓缓驶来。。

    “来了来了,唐师傅,来了!”看着那面包车,陶婶子赶忙地道。

    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唐老六,此时缓缓睁开眼来,看着那辆驶来的面包车,眉头微微一皱。

    “到了到了,小心一点小心一点!”罗父从面包车上下来,招呼着司机帮忙小心翼翼地将担架抬了下来,送到供桌之前。

    “怎么坐这个车?要不得,赶紧再找两条梭凳,一个‘门’板,把这个担架换下来,然后让他们赶紧走!”唐老六脸‘色’‘阴’沉地喝道。

    罗父和陶婶子一愣,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赶紧地从不远处的人家借了了两条梭凳,顺便好说歹说的才拆下人家一个土屋的‘门’板,赶紧地送了过来。

    两夫妻气喘吁吁的将东西备齐,把罗满龙从担架上换到‘门’板上,又给钱打发了走了那车子,这才小心地看着唐老六,道:“唐师傅,这...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唐老六眼睛一瞪,冷声训斥道:“那车是送死人的,你‘弄’个这车,是要你崽死吗?”

    “???怎么可能?我问了,他们说是专‘门’负责医院院外接送病人的,还‘花’了我一千多!”罗父骇然地地道。

    “呵呵...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不过那车子担架‘阴’气都重的很,不知道抬过多少死人,上边死过多少人!”唐老六冷哼了一声,道:“你们让开,我要先给他去‘阴’气,不然这势都不用架,你这儿子肯定醒不过来!”

    听得这话,罗父和陶婶子两人吓得是脸‘色’发白,赶紧地让到一旁,等唐老六给罗满龙去‘阴’气。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害了满龙,老娘就跟你拼了!”陶婶子一脸紧张地对着罗父怒声地道。

    “哎呀,怪我么?我也不知道??!”罗父恼火地摇了摇头。

    看着丈夫发火了,陶婶子这才停歇下来,两夫妻紧张地朝着唐老六看去。

    唐老六拿起桌上的米碗,伸手从桌下的布袋里舀出半碗糯米,又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道符。

    手指轻夹着那道黄符,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轻轻地一跺脚,那道黄符竟然无风自燃。

    唐老六伸手将这道黄符丢进那米碗之内,看着这黄符渐渐化作灰烬,听着周围传来的惊叹之声,心头也是微微得意。

    端起那米碗,缓步走到罗满龙身边,挥手抓起一把糯米,散落在罗满龙身上。

    如此般地洒了几把之后,唐老六这才点了点头,走回供桌前。

    旁边这有好奇地走上前一看,突然惊呼了起来:“哎呀,米变黑了,米变黑了!”

    “哇,真的,真的黑了!”听得这话,众人这纷纷上前瞄了两眼,果然罗满龙身上的那些米都变成了淡黑‘色’;一个个都忍不住满脸惊叹地看着唐老六。

    “好了,‘阴’气已去,时间差不多了,无关人等都让开!”看着众人脸上的敬畏之‘色’,唐老六傲然地冷哼了一声。

    众人一窝蜂地让开,闪到一旁,生怕干扰了这位唐师傅作法。

    看着众人闪开,唐老六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拿起三炷香点燃之后,便‘插’到香炉里,又点燃一对蜡烛;然后拿起厚厚一叠纸钱,在那蜡烛之上点燃,便烧在了供桌之前。

    随着香烛和纸钱的点燃,众人脸上的表情愈发肃穆,眼中也多了一份小心和谨慎,更加的退远了一分。

    看着那厚厚一叠纸钱燃烧殆尽,化作灰烬在地上随风盘旋,唐老六朝着四方微微稽首,面容一正,伸手从供桌之上拿起那柄长约尺许,乌黑发亮、似木非木,雕刻有无数道符的令尺,沉声喝道:“苍茫天地,轮回六道;今我唐老六在此起坛,纸钱已焚,诸邪退散!”

    唐老六一声断喝,猛地伸手将那令尺拍在供桌之上。

    “啪!”随着这一声脆响,旁边围观之人只觉得心头都是轻轻地一震;而那地上随风盘旋翻滚的那些纸钱灰烬此时也犹如受惊一般地,骤然随风呼啸远去。

    “嘶!”看着眼前这景象,众人齐齐地轻吸了口气,只觉得这脊背一阵泛凉。

    “雄‘鸡’!”唐老六放下手中令尺,伸手道。

    一旁的罗父忙不迭地伸手抓起地上的雄‘鸡’,送到唐老六手上。

    唐老六利落地将这雄‘鸡’一把抓稳,右手一翻,从供桌之上拿起一柄尖刀,又快又稳地划过雄‘鸡’的脖子,然后将雄‘鸡’脖子按在供桌之上的一个大碗之上。

    那雄‘鸡’一阵的挣扎,不多时随着鲜血流尽,那雄‘鸡’才逐渐地悄无声息。

    伸手将这雄‘鸡’丢到一旁,唐老六又拿起一个小瓶,打开之后,将里边的红‘色’朱砂倒入‘鸡’血碗中。

    一根‘毛’笔在碗中轻轻搅动,将那雄‘鸡’血和朱砂‘混’合,唐老六这才端起这碗,走到罗满龙身边。

    伸手拿起‘毛’笔在罗满龙额头之上笔走龙蛇,飞快地画了起来。

    不多时,罗满龙的整个额头和脸颊都被画满了奇奇怪怪的符咒,随着最后一笔落下,唐老六这才轻吐了口气,随手将碗往旁边一丢,然后伸手从罗满龙的头上扯下两根头发,走回到供桌旁。

    右手手捏剑诀,对着左手心的两根头发一阵虚画,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伸手将两根头发放入那长明灯内焚化。

    随着头发在那长明灯内焚烧殆尽,唐老六深吸了一口气,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拿起令尺,虚点那边罗满龙,沉声喝道:“引魂!”

    然后左手并指如剑,伸手托住右手腕,缓缓朝着供桌之上的长明灯移动令尺,这短短的一两尺的距离,唐老六愣是生生地耗费了一两分钟,有如托着千斤重物一般,这才将那令尺指向了供桌之上的长明灯,再次沉声喝道:“起!”

    随着这一声起,那原本不过是豆大的长明灯灯焰,瞬间随之暴涨,变成寸许大??;而且那原本淡红‘色’火焰,也变得渐渐地有些幽绿起来,左摇右摆,飘忽不定!

    “魂灯已成!”

    唐老六轻吐了口气,左手剑诀朝着那长明灯快速画出两个道符,只见那原本左摇右摆似乎随时可能熄灭的灯焰瞬间稳定了下来。

    见着这灯焰稳定,唐老六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之上的汗意,又深吸了一口气,手中令尺再次虚点那那灯焰,沉声喝道:“罗满龙,你沉睡已久,还不醒来!”

    随着唐老六的这一声喝,那灯焰轻轻地一跳,而那边‘门’板上躺着的罗满龙,突然浑身也是微微一震。

    “哇哦...”

    围观众人纷纷一阵惊呼。

    旁边罗家夫妻更是一阵的惊喜。

    “罗满龙,你沉睡已久,还不醒来!”

    “速速醒来!”

    随着唐老六的一次又一次的呼喊,那灯焰不停地跳动着,甚至由原先不过是寸许长,变成了两三寸长。

    而那边‘门’板上的罗满龙,这时也一次一次震动的厉害了起来;那手脚颤动的更是厉害,似乎想醒来,但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如此般的呼喊了六七次之后,唐老六额头之上的汗意渐浓,一颗颗的黄豆大小的汗珠冒了出来。

    只是唐老六依然呼喝个不停,似乎想强行将罗满龙唤醒。

    “罗满龙,你沉睡已久,父母忧虑,还不速速醒来!”

    唐老六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下脚下也随着一次次的大喝,猛然跺脚。

    罗满龙的手脚都开始愈发急促的颤抖起来,就如同人在睡梦中做噩梦,但却是又怎么都醒不过来的那般。

    此时唐老六那额头之上已经满是汗水,呼吸也逐渐粗重,看着罗满龙依然没有能够彻底醒过来,唐老六眼中也开始‘露’出了焦虑之‘色’。

    只是,此时依然咬着牙,一刻不停,用力地跺着脚,大声呼喊着。

    不远之处,一道车灯正缓缓地从镇内往这边而来。

    彷小南坐在车内,还没接近镇口,这眉头便是紧紧地拧了起来。

    等到了镇口,远远地看着那边的场景,这眉头更是锁紧;伸手缓缓降下车窗,感受着那边一股股隐晦的灵力随着一声声大喝,而不?!ā?;彷小南的脸‘色’渐渐地有些难看。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这股灵力已经开始吸引了一些‘阴’邪之气朝着那边汇聚而去。

    “这是什么人在施术?到了这地步还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