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二十章 意外收获(求月票)
    随着彷小南的喊声,罗父清晰地看到自己儿子的眼皮似乎动了动,而且那放在两旁的手,好像也隐隐地动了么一下。

    “动了动了!”罗父压低着声音激动地看向自己婆娘道。

    “哎呦,谢天谢地,满龙啊,你快点醒??!”陶婶子兴奋地盯着自己儿子,脸上满是紧张。

    这时彷小南又继续喊了一声,声音比方才的稍微大了一分:“罗满龙,快快醒来!”

    这一次罗满龙的动静更大了几分,不单是眼睛稍稍地睁了睁,就连放在两旁的手也不自觉地抬了抬,搭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旁边那气喘如牛的唐老六,看着这一幕,精神也是一振;这位彷兄弟果然有本事,这回只怕要成了。

    “罗满龙,还不醒来!”此时彷小南又是一声断喝。

    听得彷小南的喝声,那原本一直躺着的罗满龙,突然猛然一下坐起身来,张口怒声喝骂道:“谁吵死啊,老子不要睡觉??!”

    只是这一声吼之后,这仰头一倒,竟然是又“呼呼”地打着鼾,睡了过去。

    旁边的罗家夫妻那是一惊一乍的,看着儿子醒来了,又一下睡了过去,不由得目瞪口呆。

    倒是彷小南和唐老六两人,齐齐大松了口气。

    “小南,这...这...”看着两人都停了手,一副轻松的模样,旁边的罗父紧张地看着彷小南道。

    “罗叔,没事了...罗满龙已经醒过来了,只是魂灵和阳气耗损有些大,所以他会觉得特别困和疲倦,需要再睡几天,便会慢慢恢复正常!”

    罗父看着自家儿子确实是跟首先不一样了,首先那睡着是跟个死人一样,悄无声息,现在却是这鼾声震天,仿佛跟许久没睡觉的人一样。

    这兴奋的同时,又有些紧张地道:“小南,这...确定我家满龙没事了?”

    “没事了!”彷小南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方子递给罗父,道:“他这一觉估计要睡到明天早上才会醒,你等下回去将这药抓十副,等他醒来的时候就给他吃一副!”

    “接下来这半个月,他大半的时间都会是在睡觉,很正常,等得这每天一副药吃完,也就差不多完全好了!”

    听着这话,罗父赶紧宝贝地将那方子接了过来收好。

    一旁的陶婶子这还是不放心地迟疑着道:“小南,真没事了?”

    “没事了!”彷小南笃定地道:“行了,你们把钱给唐师傅,就送着罗满龙回去便是!”

    “哦哦哦...”看着呼呼大睡充满了生机的儿子,陶婶子有些迟疑地看了看旁边的罗父。

    罗父倒是干脆许多,立马从身上的包里拿出用报纸包好的厚厚一坨钱来,送到唐师傅面前,道:“唐师傅辛苦了!”

    唐老六伸手接过,便递给自己的婆娘,哼声地道:“行了,我这里该做的都做完了;你们这是运气好,有彷兄弟出手,否则没人能够救得你们儿子!”

    “走吧走吧,赶紧回去,莫要耽误了我和彷兄弟喝酒!”

    “好好好,多谢唐师傅,多谢唐师傅!”

    听这唐老六这话,两人心头愈发踏实了两分,赶紧地向唐老六致了谢。

    陶婶子迟疑了一下,伸手抹了抹眼角,涩声地看着彷小南,笑道:“小南,这等回家了,到婶子家吃饭,婶子给你做蛋饺吃!”

    彷小南微微一愣,旋即便笑了起来,轻轻点了点头,道:“好!好多年没吃过婶子做的蛋饺了!”

    看着罗家夫妇,小心翼翼地抬着儿子出门,在那阳光下,原本去年还头发黑亮的两夫妻,今年那头上却是多了不少的霜花,彷小南也是微微惆怅,心头满是感叹:“那一年吃的那碗蛋饺,真是香啊...”

    坐在唐老六家院子里的桂花树下,一坛香氛浓郁的桂花酒被打开,清香四溢。

    “好酒!”抿了一口那杯中深黄色的酒液,彷小南忍不住地轻赞道:“这酒起码有二十个年头以上!”

    “好眼力!”唐老六自得地笑道:“这是我十八岁那年,我家老头子亲手埋下的,到如今刚好二十一年!”

    有着好酒,那边唐老六婆娘也送过来几个小炒,在这冬日暖阳之下,倒是惬意。

    随意地与唐老六聊了一些关于炼魂道的事,并且也交流了一下关于控魂技巧术法之类。

    虽然在这方面,某些能力彷小南比不过唐老六,但传承自黄先生九世的经验和见识,彷小南一些随意的解答和言语,却往往让唐老六茅塞顿开,这积压了数年的一些困惑应声而解。

    这让唐老六兴奋的紧,而彷小南也不时地向唐老六提出一些关于控魂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虽然看似简单,但也让彷小南获益匪浅。

    炼魂道那天下无人可出其右的对魂灵方面的研究和掌控,确实是非常人所比。

    从唐老六这边获取的一些知识,让彷小南也心安许多;虽说灵犀已经将黄先生转生夺舍时的邪气和魂灵都已经击散清理干净,让彷小南单纯获取黄先生之传承。

    但黄先生魂灵的某些影响却是还在,有了这些对魂灵的研究和掌控,彷小南便可以做出更多对黄先生某些可能潜藏魂灵的防备,以及可以挖掘出黄先生某些记忆深处深藏的某些有用碎片;比如黄先生这千年的积蓄藏宝啥的。

    一阵酒过去之后,彷小南倒是愈发地开始弄清这唐老六的情况了,心头更是惊疑,这天岭山中到底藏了什么秘密,竟然能让上代炼魂道,连下代传承都没有安排好,便贸然杀入其中?

    彷小南闲聊间随意地道:“对了,唐师傅,你家孩子现在在外边上学?”

    唐老六的神色微微地一黯,摇头苦笑道:“唉,走了这条道,这想要孩子,却是难了!”

    “嗯?”彷小南眉头微微一凝,这又仔细看了唐老六两眼,迟疑道:“当不会啊,你身上并无尸气,而且阴气积蓄也并不算浓郁,怎么会无子?”

    “彷兄弟你有所不知,我那年轻的时候,也没注意,等到了快三十都还没孩子,这才开始找原因;不过那时已经是迟了,阴气入体,虽然我一直嫌弃那控尸之道太过污秽,所以没接触,但阴气却也侵袭太甚,子息难得!”

    “后来我婆娘不死心,找老中医调理过,后来没办法也去东源大医院看过了,但检查过后,医生也说没有办法!”

    唐老六有些颓然地端起酒杯,“吱溜”一声,将那杯中酒一口干下,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看你这模样,当不至于??!”彷小南微微皱眉,伸手道:“来,我来与你把一手脉!”

    “把脉?彷兄弟难不成还会这医道一行?”唐老六惊讶道。

    “略有涉猎!”彷小南笑了笑,抬手示意了一下。

    虽然不抱希望,但唐老六还是将手伸了过来。

    彷小南把住唐老六的脉门,微微闭目感受了一阵之后,便收回手来,缓缓笑了起来。

    原本不甚在意的唐老六,看着彷小南那脸上的笑意,这心头便是微微一动,颤声地道:“彷兄弟?!”

    彷小南端起酒杯,微微笑道:“来,唐师傅,我们喝一杯!”

    “??!”唐老六虽然有些粗俗,但人却不蠢,听得彷小南这话,这眼睛便是一亮,赶忙端起酒杯,兴奋道:“彷兄弟有办法?”

    “当然有!”彷小南与唐老六轻轻地碰了碰杯,一口喝下杯中酒液,朝着里屋缓声笑道:“嫂子,拿纸笔来!”

    里边那妇人疑惑地寻了一张黄纸和一只圆珠笔出来,看着彷小南挥笔开药,问清了唐老六缘由之后,那脸色瞬间便亮了起来,伸手一把抱住唐老六,喜极而泣:“你这个死老六,跟了你这么多年,虽说吃穿不愁,可就是这点让老娘经常半夜哭醒...这回总算是有希望了!”

    “好了好了,莫哭莫哭,莫要让彷兄弟笑话了!”见得婆娘难得的这般哭得稀里哗啦,唐老六也是一脸的唏嘘。

    彷小南挥笔将这方子开好,递给唐老六笑道:“照这个方子吃一个月,然后再去东大附一做检查;到时候再花一点钱,做一个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八、九成是没问题的!”

    “好好好,好好好,只要能弄好,钱不是问题!钱不是问题!”唐老六颤声地激动道。

    “哈哈,这无需多少钱,你今儿一趟赚的钱,足够从你现在吃药孩子生下来了!”

    彷小南微微一笑道:“现在医学发达,日新月异,并非十几年前;你吃我这方子,固本培元养精一段时间;这一个月禁房事,少接触那阴秽之气;到时候吃完药再带着嫂子一块去做检查,应当能达到做试管婴儿的条件!”

    “到时候你做胚胎移植,想生几个生几个,想生双胞胎就双胞胎!”

    唐老六拿着手头的房子,听着这话,激动地看着彷小南,道:“彷兄弟,若是你嫂子真能诞下子嗣,为了唐家接续香火,你便是我唐家的大恩人!”

    “以后若是有事,为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得这话,彷小南哈哈笑道:“唐兄客气,只是以后小弟若有困惑请教,还望唐兄莫要敝帚自珍才好!”

    “怎么可能?这些许小事,彷兄弟若是有任何疑问,只管开口便是!”唐老六爽直应道。

    彷小南含笑点头,心头暗忖:“这若是黄先生九泉有灵,知晓此事,只怕非得喷血而亡再死一次不可!”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