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阴阳调和
    三份之一根百年老山参,这是彷小南从来没有用过的分量?!骸?,

    以前彷小南最多也就是用到六七份之一,但现在是加了一倍多的量;虽然有吞天诀在,彷小南心头依然有些担忧,但又不得不尝试。

    一种莫名的紧迫感时刻笼罩在心头,彷小南虽不知这种?;芯趵丛从诤畏?,但唯有尽快提升实力,才是应对一切的正途。

    虽然药量太过,便有爆体之威,现在有吞天诀,这种风险便可消弭,彷小南也不得不试。

    这一罐汤药熬出来,浓郁的参香味瞬间地便弥漫了整个厨房;小心翼翼地将药液倒入碗中,看着这一小碗黑漆漆的药液,彷小南心头也是感叹。

    这一小碗药,算起来差不多价值一百万;一百万啊一百万,这要换成以前兼职,得要做几十年;但现在自己两口就得干掉,以前只怕是做梦都没有想过会这样!

    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待得汤药稍冷,“咕咚咕咚”两口,便将这一碗汤药喝得一滴不剩。

    温热的汤药刚一下肚,彷小南便感觉一股滚烫的热力从小腹之内快速升腾起来,让人心跳一阵的加速,浑身一阵的炽热。

    “药力来了!”彷小南不敢怠慢,一边运转吞天诀,快步走进健身房,脱下衣物,便开始打起锻体拳来。

    “呼...”彷小南只感觉自己呼出来的气息都是滚烫炽热的,这让他的动作愈发地迅猛起来;体内的吞天诀也在快速运转,将那些被吸入了药力转化为灵气,灌入那先天循环之内。

    “呼哧呼哧...”不过是十来分钟,彷小南周身之处便已经是一层浓郁的汗意,但那滚烫之感却依然未退;彷小南咬了咬牙,手中的动作便是愈发地刚猛了。

    若是不尽快地将身体的这种滚烫感觉褪去,那么代表着许多的药力都会自动消散。

    在体内吞天诀的疯狂运转之下,加上全力以赴的锻体拳,整整过了半个小时,那滚烫之感终于缓缓褪去,体内那庞大的药力也逐渐不再暴虐,变得温和起来。

    长长松了口气的彷小南锻体拳的动作依然没有放缓,直到整整三个小时之后,整个人才有若虚脱了一般地倒在地上。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彷小南,虽然疲惫不堪,但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假;整个人这一趟拳下来相当的疲惫,但依靠着吞天诀,能够将修炼的速度提升一倍,这样还是相当值得的。

    只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着那下腹之处那比平日明显更加刚硬了几分的****,彷小南心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药力能够完全吸收;但这随之而来的阳气过剩,却依然还是有些影响。

    平心静气地盘膝坐了一阵,待得心绪和呼吸等都趋于平静,彷小南伸手轻轻地伸出右手捏住自己的左手脉门。

    如此般地默默观察了一会脉象的情况,心头忧虑稍散,就脉象看来,似乎影响不大,并不像上回那般有明显的异象。

    将昨晚的汤药再煎了一次服下,这第二煎的药力明显减弱了大半;打了一个多小时的拳,便将药力消耗一尽,这才去学校。

    此时,数百里之外的千龙湖,赤蛟岛。

    那主楼的三层之处,那位赤面老者手中拿着一份宗卷随意地翻阅着,只是那眉头渐渐拧紧。

    “林玉音的儿子!”

    “是的,父亲,根据武岭风的回报,正是林玉音当年留下的两子之一不错!”中年人皱眉恭敬地道:“但咱们要不要通知林家?”

    赤面老者轻哼了一声,将手头的宗卷合上,随手丢到书桌之上,淡声地道:“林家当年不按规矩办事,我们赤蛟岛也当作是他们恼极心切,所以未予计较;这样的小事,无需理会;你让武岭风多多关注一下此事,若是可能,尽量查出他身后之人!”

    “是,父亲!”中年人恭敬地应了一声。

    “呵呵...我倒是想看看,等过几年那林宗峰知晓此事之后,是个什么表情!”赤面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中年人拿着那份宗卷走出楼外,看了看远处的湖景,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冷色。

    当年此事他也知晓,林家当时极为强势,因为那林玉音之事,甚至都没有通报赤蛟岛一声,便跑来东源,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虽然事后让人来通报了一声,但却让赤蛟岛甚是没有颜面。

    现今林玉音遗下之子,竟然踏上了修炼一途,自家自然不会没事去通知那林家,等过得数年,若是此子能够闹上那林家去自然最好,到时候就有热闹看了。

    到时候看那林玉音到底会如何,以林玉音这几年的修为和行事,若是真闹将起来,林家可就要出大乐子了。

    这时,内院的花园之内,一个身着赤红色毛呢风衣、身材修长的脸色微红的明俊少年和一个面容明艳,眉毛稍粗的少女正缓步朝着这边而来。

    “爹,你手里的是什么???”明俊少年看这中年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笑道。

    “没什么,武岭风从东源送过来的一份报告!”看着这一双儿女,中年人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容,道。

    “爹,我看看!”那少女扬了扬两条充满了英气的眉毛,伸手一把拿过中年人手中的报告,笑道:“我们过些日子正好要去东源当交换生,看看东源最近有什么好玩的!”

    “哎...”看着手中的宗卷被女儿夺取,中年人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什么交换生,你们就是想玩!港岛呆腻了,就想跑东源玩!”

    “爹,你说什么呢;谁叫你那时候硬要把我们送去港大!”少年轻哼了一声,明俊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哼声道:“港岛那地方人多地方小,没一点意思!”

    “不送你们去港大,那去哪里?你们想去国外那是门都没有,能把你们送到港大,这已经我在你们爷爷面前给你们说情,否则你们就老老实实在国内呆着!”

    “哎呀呀,彷小南...啧啧,彷小南竟然不是那些世俗之人,我首先还以为这家伙打跑三头狮子那是炒作,也是一个小白脸;倒还真没想到,竟然不是假的!”

    说着说着,旁边的少女翻了一页,突然又惊讶地叫了起来,道:“他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怎么会爬到东原来?而且还这么张扬?”

    “好了好了,灵凤,还给爹...你们这到东源去了,记得少跟这家伙接触;这家伙跟你们不同,身上麻烦不小,你们爷爷也绝对不会想你们跟他有太多接触!”

    中年人想了想,又沉声地交代道:“记住爹说的话,若是你们爷爷知道你们去东源上学,他一定不会让你们去!”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齐齐地笑着应道:“爸,我们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多陪陪你们母亲,她可是想得紧!”

    看着自己的这一对儿女欢笑而去,中年人脸上的宠溺之色也愈发地浓郁了起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又是几日过去了,彷小南的心情相当的不错;虽然百年老山参的消耗实在是不小,但这先天循环的构建却是也完成了将近七八成;这几天修炼的速度起码抵得平日大半个月。

    而且每日自查脉象,也都还算是正常,除了阳气稍盛,每天一柱擎天消退极慢,有些麻烦,倒是也没见上回那般的那些心火旺盛的异常情况,这让他稍稍地安心了几分。

    这算计着,百年老山参存货还剩下两支,但却也就够自己一个礼拜所需,彷小南倒是有些头疼了起来。

    上次赵家的一千万酬金,现在还剩**百万,勉强够买几支老山参的,但这坐吃山空却也不是什么办法;就算真入了先天,这想要再进一步入金刚境,所需资源就更是恐怖了。

    摇了摇头,彷小南也懒得多想,开着车直奔同仁堂而去。

    家里的筑基汤不多了,还得多备上十来副,若是不出意外,这十来副之后,便是自己跨入先天之时;顺便请钟老医师再为自己弄两根百年老山参来才是正途。

    钟老医师坐在诊桌前,伸手把着彷小南的脉象,微微沉吟了一阵之后,便出声,道:“来,我瞧瞧你的舌苔!”

    看了两眼彷小南的舌头之后,便轻轻点头,皱眉道:“脉象倒是算好,舌尖微红,心火阳气还是有些过盛了!”

    彷小南轻轻点头,虽然他自己把脉没问题,但自家看自家略微有些偏差很正常;当下便苦笑道:“最近药量有些过,但不能减!”

    “我想你也是最近药量肯定又加了,否则也不会又跑到我这里来找百年老山参!”钟老医师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着彷小南,突然看了看四周,低声笑道:“你脉象稳固,当是已入了境界,应当考虑一下阴阳调和之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