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死二蛊
    就在众人惊骇的当头,彷小南一刻不停地又冲到了刚刚爬起身来的老头面前,毫不迟疑地一拳便朝着那老头的脑袋砸了下去。

    那老头口中冒着血,但却是又一个利落地翻滚,避开了彷小南一拳。

    “砰!”又是一声闷响,彷小南这一拳直接地砸在了那车顶之上;而那车顶更是应声凹陷,直接地陷入了那车座之内。

    “嘶!”看到这一幕,众人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没有了多少思考的能力,只听是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那几个原本打算上来跟彷小南动手的家伙,更是脸色瞬间一白;看着那深陷的车顶,满脸骇然。

    这刚才若是跟这个怪物动手,若是挨上一拳,这还有活路么?

    站在后边的那许公子,这时更是两腿一软,直接吓得是一屁股瘫坐在地,脑中一片的惊恐混乱:“这家伙到底是人还是怪物?他一人打跑三头狮子是真的?”

    想着刚才差点就要让人跟这家伙动手,许公子这直吓得是花容失色。

    那边的那老头,在地上一个翻滚之后,反手便抽出一柄长约尺许的匕首来,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一脸惊恐地看着彷小南,用那语调有些古怪的中文,道:“咳咳,你...你怎么不怕我的蛊术?咳咳...这怎么可能?”

    彷小南丝毫没有停住的意思,一声不做的再次近前,一脚便朝着老头的胸口踹了过去。

    看着彷小南默不作声一脚踹来,老头目光一寒,手中的匕首一抖,一侧身,手中的匕首便朝着彷小南的大腿扎了过去,同时左手手肘也朝着彷小南胸口撞去。

    彷小南左手轻轻地朝着那匕首刀柄之处一推,右手手掌不知何时便已经是挡在了胸口之前。

    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地,瞬间化解了老头的这一击。

    只是此时,他的目光也是微微一寒,感知到了掌心之处,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轻轻地咬了一口。

    “叱!”

    而彷小南好像并不意外,随着这一声轻喝,一缕细微的电花从他手心和老头手肘之间一闪而逝。

    “??!”那老头浑身一颤,如遭雷击一般地骤然惊恐大叫一声,口中一口鲜血便是又猛地喷了出来;这次比方才不知要严重了多少。

    就在这老头一身颤抖,连连喷血的当头,彷小南毫不犹豫地左手一扒拉,便趁机将老头手中的匕首抢到手中;

    然后,猛然一侧身之间,那匕首便如同幻影一般从老头胸口之处一闪而逝。

    “咳咳...”老头惊恐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应声地跪倒在地,捂着左胸之处的伤口,一边大咳着血,一边看着彷小南,眼中满是惊恐和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你完全免疫我的蛊术?你...你到底用什么灭杀了我的...我的本命蛊?”

    彷小南眼睛微眯,看着跪倒在地上的老头,还有老头那正在不停冒血的胸口;嘴角露出了一丝森冷的笑意:“你想知道?”

    “对...咳咳,蛊术是...是我毕生之心血,无...无往不利,若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死不瞑目!”老头脸色惨白,渐渐的气息微弱。

    彷小南微微一笑,附身过去,低声地道:“既然你想知晓,我那我就告诉你!”

    听得彷小南的言语,那老头眼睛微微一亮,气息却是愈发地微弱了几分,看着彷小南,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为...什么?”

    “你不该在这个时候下手的!”彷小南眼睛微微地眯了眯道。

    “呃?”老头一愣,看着彷小南满眼愕然:“跟...跟时间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弟弟在这里!”彷小南的言语逐渐阴冷。

    “你弟弟?他...有什么...特殊吗?”老头这时吊着一口气不肯断,似乎不知道原因就不愿死去一般。

    “因为他在这里,所以你既然敢在这个时候对我下蛊,那...”彷小南又稍稍地靠近了一些,就在老头眼中愈发不解的时候,彷小南的目光一寒,手中的匕首如同闪电一般从老头脖子之上划过。

    “你就一定要死!”

    随着彷小南这最后一句话落下,一道鲜血骤然地从老头的脖子上朝着外边喷了出来,足足地喷出尺许远。

    “呃呃呃...”老头惊恐地看着彷小南,伸手慌乱地去捂自己的脖子,此时终于眼中露出了绝望。

    “你既然入了先天,而且还敢来华夏;那么定然是炼成了‘生死二蛊’。刚才被灭杀的只不过是你的本命死蛊,而生蛊还在,就算是我刺穿了你的心脏,你也绝对不会死!”

    彷小南淡淡地看着那眼露绝望之色的老头,沙声地道:“本来我不一定会杀你;但你敢连我的弟弟一起下蛊,那你就必须要死!为了他,我不会冒任何险,只有你死了,那么不论你下的什么蛊,也都不会再有作用!”

    看着老头眼中的绝望和怨毒,彷小南轻吸了口气,道:“所以,你死吧!”

    随着这最后一句,彷小南手中的匕首再次挥过。

    老头的脑袋随之瞬间滚落,一股鲜血冲天而起,喷出足足有米许高。

    彷小南飘身后退,远远地站着,看着那缓缓倒地的老头尸体,手微微地有些颤抖。

    虽然对于这种黄先生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场面,他并没有什么太多感觉;但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第一次真正的杀人。

    “??!”

    随着老头的尸体悄然倒地,身后那边这时终于的猛然地传来了一声惨叫声:“杀人啦,杀人啦!”

    许公子的声音,就如同一条被刚刚阉割的公狗,惊恐而尖利。

    在这尖利的惨叫声中,彷小南微闭着眼睛深吸了两口气,那颤抖的手才逐渐地平缓。

    转过身来,缓步朝着这边走了回来。

    那边几个人,看着彷小南缓缓走回来,一个个都脸色惨白,不自觉的连连后退,甚至准备撒腿就跑。

    只是后边许公子的尖叫声,让他们醒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终于是咬紧了牙关护在了许公子的身前;他们不敢逃,若是许公子出了事,就算是他们逃也没用!

    “报警啊,报警啊,他杀人了,他杀人了...”许公子的尖叫声,也瞬间地提醒了几人,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看着彷小南似乎并没有在意他们,这才赶紧地拨出了一个电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