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死了也白死
    先天之下皆蝼蚁。

    以凝气境之身,顺利斩杀一名先天,彷小南并没有任何兴奋之色。

    这次的出手,完全是依赖阴阳灵犀;若是无阴阳灵犀清净辟邪护主的效果,就他现在凝气境的修为,在一名先天境的蛊术师手下,简直只有送死的份。

    若这次碰到的不是一名蛊术师,而且碰到其他的先天高手,他根本不敢这般强杀对方;甚至在开始他都不可能考虑插手张根浩之事。

    只是还好,一切如他所料,这名蛊术师习惯了使用各种蛊术,发现他赖以成名、无往不利的蛊术失效;在惊恐之下,面对彷小南直接的近身攻击,下意识地直接用出其最强之本命蛊虫,来击杀和刺探彷小南的情况,而不是选用其他的术法应对。

    然后,本命蛊被彷小南的清净之雷直接灭杀。

    本命蛊乃是蛊术师日夜以自身精血喂养,威力最强大的蛊术;本命蛊生命力最强,最难灭杀,但亦与蛊术师本身联系最为紧密;这才给了彷小南以可乘之机。

    本命蛊一死,蛊术师本身不死亦要重伤,一身实力十去七八!

    这才让彷小南得以轻易灭杀对方。

    挥手将彷小北和王琳两人弄得昏睡了过去,抱着他们放回了车上之后,彷小南这才转回来看向一旁脸色煞白的张根浩几人。

    “给你的那个粉丝电话打个电话,说你被蛊术师袭击了!”

    “???蛊术师?”张根浩惊恐地看了那边的那具尸体一眼,这才明白为何彷小南突然暴起杀人;下意识地摸出手机,看着彷小南颤声地道:“你说打给...打给谁?”

    “王云龙,他不是给你留电话了么?”

    彷小南淡声地道:“他会让人来处理这件事!”

    “哦?哦!”张根浩颤抖着手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递给彷小南,道:“你跟他说吧!”

    彷小南伸手接过了电话,拍了拍张根浩的肩膀,点了点头,宽慰地笑了笑。

    一旁的金妍秀和陶云云两人这时正抱在一块,脸色惨白地看着彷小南;金妍秀此时的情况还算好,虽然脸色同样惨白,但却伸手搂着陶云云低声地安慰着;

    相对于陶云云眼中的惊恐和畏惧,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中只有紧张惊疑,担忧地看着彷小南。

    跟那边的王云龙言语了两句之后,彷小南挂断了电话,看向那边准备扶着那陶云云的金妍秀,缓声地笑道:“吓到了吧!”

    “嗯!”金妍秀勉强地露出一丝笑容。

    “你们先坐到我车上去休息一下吧,等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我再送你们回去!”彷小南笑了笑,将之的车钥匙递了过去,点头道:“放心,没事的!”

    “好!”金妍秀轻咬着下唇,点了点头,接过钥匙,扶着陶云云朝着彷小南的车走了过去。

    张根浩这时的脸色稍稍地好看了两分,看着金妍秀扶着陶云云的背影,看向彷小南,冒出一句:“其实这个女孩子还真的不错!”

    “对??!”彷小南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张根浩,笑了起来道:“怎么?不怕了?”

    “怕什么呀!只是头回见到这么血腥,有些受不了!”张根浩深吸了两口气,将胃里还隐隐地有着的一些翻滚感觉压下去,看着彷小南,担忧地道:“真没事?”

    “放心吧,他既然敢来华夏,而且还对我下手,那死了也是白死!”彷小南淡声地道。

    警察来得很快,不过是十来分钟便赶到了现场。

    那边的那位许公子躲在在几个保镖身后,倒是胆气还挺足,愣是生生地熬到了警察过来,一见到警察,更是大声叫道:“那小子,就是那小子杀了人!快抓起来!”

    这先赶到了的几个警察,看着那边大片的鲜血还有那无头尸体,也扎扎实实的被吓了一跳;一边把人呼叫增援,一边有人朝着彷小南这边走了过来。

    张根浩这时早已经利落地戴上了眼镜和口罩。

    但走过来的两个警察,看清彷小南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两人上下地打量着彷小南,并没有从彷小南身上看到一丝的血迹,又看了看旁边那带着眼镜口罩的张根浩,这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才走上前来。

    “彷小南同学?”

    “对,你们好!”彷小南淡笑着点了点头。

    瞧着彷小南这淡定的表情,两个警察脸色愈发地古怪了起来。

    “彷小南同学,有人举报是你杀了人!这个人是你杀的吗?”领头的一个警察,沉声地道。

    彷小南点了点头,道:“对,我杀的,不过这案子你们无需插手,等下会有人来接手!”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两人脸上的表情愈发古怪;凶杀案两人也不是接触的少,但这么淡定的人还真是少数。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领头的警察又看了看旁边的张根浩,虽然对方戴着眼镜口罩,但他自然也能猜得出这是谁了!

    “彷小南同学,既然你承认杀人,那么...”

    “不要急,放心我不会走,但还等几分钟吧,这事真不是你们能处理的!”看着对方拿出了手铐,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打断道:“还有那边报案的人员,你们也需要控制一下,等下需要他们配合!”

    听着彷小南这高深莫测的言语,加上旁边还有一个默不作声的韩国明星,两个警察这下还真有些拿捏不定了。

    “你们还不给我把他铐起来!”后边的许公子,有了警察出现之后,明显的胆气足了,雄赳赳气昂昂地领着几个保镖过来,看着眼前一幕,不由地恼怒道。

    领头的警察,看了许公子一眼,微微皱眉,沉声地道:“你是什么人?是你们报的案吗?请你们不要离开,我们还需要你们配合调查!”

    “他杀了人,你还不抓他?你没听到吗?”颐指气使惯了的许公子,眼露恼怒之色,寒声地道:“难道你们东源警方竟然还敢包庇杀人犯不成?!”

    这位警察这时也恼火了,皱眉沉声地道:“我们有正常的办案程序,你们是凶杀案的目击者,请配合、但不要干扰我们的调查!”

    “你...好,你有种,警号9527是吧,敢对老子我这样说话,我记住你了;你要是敢包庇这小子,我让你明天就扒了这层皮!”许公子寒声地威胁道。

    “嘴巴真多,想死吗?”

    就在这位警察有火不好发的时候,旁边的彷小南不耐地一步踏了出来,冷冷地看着许公子,淡声地道:“想死就早说,不要在这里跟个鸭子一样嘈杂!”

    看着彷小南那森冷的目光,许公子脖子一缩,跟个兔子一般地一下便缩到了保镖身后,惊恐地叫道:“该死的,快把他铐起来,你们这些死警察,我爸是许东升,我要出了事,你们一个个都跑不了!”

    许副省长的名气还是挺大的,至少这位警察听得这名字,脸色也不由地是变了变。

    这皱了皱眉眉头,回头看向彷小南,便要言语,却听得一辆车轰鸣着驶入这停车场来。

    车子在旁边停下,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人领着一个年轻人从车上走了过来。

    “武先生,抱歉,这么晚还要劳烦你!”

    看着眼前这依然是一身中山装的武岭风,彷小南微微抱拳歉意地道。

    武岭风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旋即便客气地抱拳回礼笑道:“彷先生客气了,此乃武某职责,不敢轻忽!”

    一旁的那警察有些惊疑地看着眼前的武岭风,这便是彷小南说来接手的人?

    就在这警察惊疑之间,武岭风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走上前去,拿出一个证件亮在了那警察面前,道:“你好,我是国安八局的,这件事目前交由我负责,请贵局配合我行动;相关文件已经发送到贵局,你很快就会收到指令!”

    “是!”这领头的警察瞄了一眼那证件,脸色微微一变之后,便敬礼道。

    有了武岭风过来,彷小南自然也就没事了,只是指了指那边的许公子,淡声道:“这几个人是目击者,家里有些背景,让他们闭嘴!”

    “是!”那位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便领着那警察朝着那边一脸愕然的许公子而去。

    看着旁边没有其他人了,武岭风看了看张根浩,便看向彷小南,眼中眼神忽闪了一下,缓声笑道:“彷先生,不知这事情经过是如何的?”

    “张根浩是我朋友,前些日子因为中了蛊毒,所以来找我求救;我帮他解决的问题之后,倒是没有想到这个蛊术师竟然胆大包天,来我华夏送死!”

    “对我和我的亲友直接下蛊,我也就没客气,当场斩杀了!”

    彷小南说得轻描淡写,旁边听着的武岭风却是神色微变;蛊术师这种家伙最是难缠不过,杀人于无形,防不胜防。彷小南竟然不但没事,而且还顺利反杀?

    当下便沉声地道:“好,请彷先生稍待,我且去看一眼!”

    “好,有劳武先生了!”

    不过是三五分钟之后,武岭风便是一脸凝重地走了过来,看着彷小南眼中闪过一抹震惊,道:“此人是崔正凤,韩国极有盛名的蛊术师,倒是没有想到竟然死在了彷先生手中!”

    “哦?难怪了,这厮手段相当不凡,而且炼有‘生死二蛊’,当时我都差点被其瞒过?!贬菪∧匣夯旱阃?,朝着武岭风拱手道:“既然无误,那就劳烦武先生了!”

    “好,彷先生请便,若是有何需要,我会再联络!”

    看着彷小南领着张根浩坐上车来,坐在后边的金妍秀心头也终于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小南,没事了吗?”

    “没事了!”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道:“对了,你就别开车了,把你的钥匙给我吧,我等下让人帮你把车送回学校来!”

    “哦,好!”金妍秀听话地将车钥匙拿给彷小南,只是突然又道:“小南,我们今天可以住到你家去么?云云有点怕!”

    “嗯?”彷小南笑着回头看了看脸色已经好看了不少的陶云云,道:“怎么,你就不怕我?”

    “我怕你做什么,你还能吃掉我??!”见得彷小南看了来,陶云云缩了缩脖子;但看着彷小南脸上一如平日般的笑容,瞬间又胆大了起来,哼声地道:“而且今天能够跟根浩睡一栋房子,就算是怕也要去!”

    听得这个理由,彷小南也只能是服了。

    彷小南下车将钥匙丢给武岭风带来的那个年轻人,言语了两句之后,便开着车载着几人回家而去。

    “为什么他能走?他是杀人凶手,我亲眼见他杀人的!”

    看着驾车而去的彷小南,这边被留着不能走的许公子立马恼怒地叫了起来。

    “闭嘴!”那位负责的年轻人,冷冷地看了一眼许公子,沉声地道:“我警告你,今天你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机密,不得朝外界有丝毫的泄露,否则将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论处!”

    “你!”被年轻人那森冷的目光盯着,许公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咬牙切齿地终于决定不再言语;自己等人的手机现在也都被没收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回去了,非得让这些家伙好看不可。

    坐在车上的张根浩,迟疑了地看了看彷小南,道:“小南西,你杀了这个人真没事?”

    “放心吧,没事的!”彷小南淡声地解释道:“我华夏的规矩有些特殊,这些外域之人,若是敢在我华夏境内,动用特殊手段袭击他人,被反杀,那是死了白死!”

    “哦!”张根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彷小南如此肆无忌惮;只是可怜了那位蛊术师,千里迢迢跑来找自己麻烦,却是直接把命个断送了。

    这时张根浩突然觉得,自家那十亿韩元,彷小南还真是收得一点都不贵。

    回到家之后,彷小南回到厨房给众人熬了些姜茶,便让众人回房洗澡睡觉去了。

    只是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彷小北和王琳两人,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眼前的金妍秀她们,他可以不担心,但彷小北和王琳他却是不得不担心;这等事可不能在他们心头留下阴影,只能是明天再想点办法。

    此时门外轻轻地传来了细微的敲门声,彷小南走出去,接了金妍秀的车钥匙回来,便将彷小北和王琳送回房间。

    今天这事交由了武岭风处理,相当的妥当;

    有武岭风出面,那么这崔正凤就算是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也必然会被武岭风追查出来。直接帮彷小南了清后患,以免又被人半夜摸上门来。

    彷小南洗了一个澡,然后才将今天从哪崔正凤手中抢来的那柄匕首拿出来看了看。

    那柄匕首模样古朴,在那刀柄之上还有以古文篆刻的“凌风”二字。

    “还可以!”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柄匕首,彷小南满意地点了点头,收了起来。

    这柄匕首相当锋利,长短合适,而且杀气隐而不露,并且自带相当不错的辟邪破甲之效,算得上是一柄还不错的法器。

    在黄先生那两件强**器还无法使用和露面的时候,有这么一柄法器匕首,可谓是相当的合用!

    --今天就更一个大章吧!大家晚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