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套路(第二更)
    在密闭的房间之中,彷小北和王琳两人并排躺在床上,在他们的头部上方,一根不长的线香被轻轻点燃。

    彷小南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那一团淡淡青烟缓缓开始弥漫,将彷小北和王琳两人笼罩其中。

    这才开始掐诀。

    随着一段法诀施展开来,彷小北和王琳的呼吸愈发缓慢;就连那凝神香的青烟也逐渐有如被无形之力控制一般,缓缓地拢做一团,将两人完全地笼罩在其中。

    “幻神梦法,乾坤颠倒,日夜不明,星移斗转!”

    随着彷小南手中法诀不停变化,那边沉睡的彷小北和王琳的眼皮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然后在那眼皮底下,可见眼珠也开始缓缓转动了起来。

    抹去一段记忆,对于幻神**来说,只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功效;虽然彷小南本身实力还不够,但借助凝神香的效果,却是并不难!

    一支凝神香烧完,彷小南也长舒一口气,停下了法诀来;这一百二十万可不是白花的,顺顺利利完成!

    伸手将彷小北搬回他自己的房间,轻轻地一个响指之后,彷小北便睁开了眼来。

    “咦,哥...你这么早就醒了??!”彷小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看着眼前的彷小南疑惑地笑道。

    “什么早啊,现在都下午了!”彷小南缓声笑道。

    “???怎么会?”彷小北愕然地翻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不由地目瞪口呆。

    “你和王琳的酒量都实在是太差了,昨晚上就喝了两瓶啤酒,就醉成这样!”彷小南挥了挥手,一脸的鄙视:“在你高考之前,不许再喝酒!”

    “呃?呃!哦...”彷小北满脸狐疑地点了点头,表示服从老哥的指示。

    王琳醒过来之后,差不多也是这般无二地被彷小南给糊弄了过去。

    今天是礼拜天了,两人晚上还要上课,彷小南给两人做了一顿简单的午饭之后,便将他们送了回去。

    不管怎么样,这一趟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虽然似乎被迷迷糊糊地醉了一场,忘却了昨天晚上后来的事情。

    但见到了张根浩,而且还一起吃饭唱歌,甚至还带了几十张张根浩的签名回去;这趟终归是极为愉快的。

    只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昨天晚上,却依然还是如同一场噩梦一般。

    许公子对于这天晚上自己的遭遇很不满意。

    昨天他被生生地困在了停车场一个多小时,然后又被带到警局,关了两个小时;当着几个保镖的面,他将他老子和他外公的名字通通报了一遍,甚至还摔了杯子,砸坏了碗,但依然没有卵用。

    直到最后,他在一份保密协议上签了字,这才被放了出来。

    这很丢面子,真的很丢面子。

    而且很伤心,他堂堂许大公子,打出生以来就是被人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磕着;等他老子当了常务副省长之后,更是在南省横着走,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委屈?

    所以,他今儿大早回到省城之后,便跑去了省公安厅,找了一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铁哥们,查这件事。

    这事一查,结果这位哥们告诉他,省厅根本没收到关于这案子的任何报告。

    东原发生的凶杀案,省厅竟然连消息都没有,这还不是有人用关系压下了?至于昨天那份保密协议,他根本就不在乎;以他堂堂许公子的家世,这东原还真没谁能把他怎么样。

    当下许大公子便直接兴奋地拍桌而起,直接在他这铁哥们的带领下找到了一位负责的张副厅长。

    面对许省长的公子,这位张副厅长倒是不敢怠慢的,听说了此事之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东原市虽然不是南省省会,但却属于副省级城市,比南省省政府也就低个半级;他想插手这东原之事,却也并非那么简单。

    当下这位张副厅长稍稍一沉吟之后,便客气地请许公子先回去,保证等他确认此事之后,便定然打电话回报,才将这位许公子打发了回去。

    待得这位许公子离去之后,这位副厅长思来想去一个电话打到了东原公安局一位相熟的副局长那边去,询问此事。

    结果不由地是一阵愕然,得到了结果是,那位副局长竟然没有听说过这个案子,甚至还笑着反问,这是哪里发的案子,你搞错地方了吧!

    一个凶杀案,竟然被掩盖得如此干净,张副厅长立马发觉了其中的某些古怪。

    虽然这位副局长昨天没有值班,但能够被掩盖得如此干净,必然是当值的副局长和那位金局长都出面才有可能。

    而要冒如此大风险掩盖此事,那出面之人主持此事之人的能耐就非同小可,东原有着能力的,不用想都只有那么一位。

    这位张副厅长查到这里,根本就没多想了;因为这样的事,这就算是上边来的人要插手此事,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这既然被掩盖得如此严密,就必然是当地有人动了手脚;有人就只能是那位方市长了!

    对于这位盘踞东原如此之久的这位市长,很多人可是想动他许久了,可一直没抓到把柄。

    想到这里,这位副厅长喜形于色,立马地便打电话将此事告知了东原那位名义上的第一人和省府的某位;几人稍稍一商议之后,便立刻发动了。

    有这位许公子做矛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动作。

    这事,只要成了,把那位地头蛇扳倒了,大家好处都是大大的有!

    礼拜一,接到消息的这位许公子,便雄赳赳气昂昂地领着或者说是陪同省厅的几位警官开往了东原。

    可怜彷小南这上午刚刚下了课,正要回家去给张根浩做午饭,还刚出教室门口,便被人给堵住了。

    “呵呵,彷小南,没想到吧?”

    看着被堵住的彷小南看到自己一脸的愕然,许公子只觉得从来没这么解气过。

    “我说过,在南省敢动老子我的还没几个!”看着周围那些围观的学生,许公子愈发的得意。

    “就这家伙,把他给我拷回去;还真以为在东原有人护着你,就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这回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许!”

    “你们小心点,这家伙会武功,要是他敢乱来,就给我毙了他!”

    听着这位许大公子嚣张的言语,旁边的几个便衣警察有些无奈,他们这回可是没经过东原市局,秘密过来调查的;偏偏这位许公子却是闹得这般大。

    “彷小南,我们是省公安厅的,有案子需要你配合我们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吧!”领头的一个警察朝着彷小南亮了亮证,反正先带回省里去,只要这小子开了口,就不怕东原市局敢再掩盖什么了。

    旁边围观的众人一阵哗然,上回乔木恩领着警察来抓彷小南,结果被彷小南当面轰了回去。彷小南这回又什么事?这回又招惹谁了?

    彷小南这时眉头微微一皱,嘴角旋即便又是一翘,看着许公子,眼中闪过一丝嘲色,冷声地道:“你把昨天的事说给别人听了?”

    “呵呵...小子,你以为你杀了人,还能跑吗?”许公子一脸得意,看着彷小南冷声笑道:“告诉你,这回你死定了!在南省这地界,有老子在,谁也保不了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