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脸王
    这位许公子话还没说完,眼前便是一花,这还没反应过来,“啪”地一声,便被彷小南一巴掌拍翻在地。

    看着这位许公子被扇翻在地,旁边的众人连带几个便衣警察骤然之下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许大公子捂着脸,看着自家吐出的两颗牙齿,开始嚎叫了起来,几个便衣这才回过神来。

    两个便衣脸色一变,伸手便朝着彷小南抓了过来。

    彷小南眉头微皱,双手轻轻地一把捏住两个警察的手腕轻轻地一抖,便将两人甩翻在地。

    看着剩下一个警察一脸惊骇地掏出枪来,彷小南皱眉沉声喝道:“住手!”

    那警察哪里肯听,抬手便举起枪,朝着彷小南便要言语,但他这话还没出口;眼前一花,手中的枪便被彷小南闪电般地一把抢了过去。

    “我让你们住手!”彷小南的手轻轻地一抖,“咔哒”一声,手中枪的弹匣便掉落在地,但手中的枪却是依然指向了地上的许公子,吓得这许公子一声惊恐地尖叫。

    那边的几个警察也回过神来,看了看地上的弹匣又看了看彷小南手中的枪,他们很清楚,虽然弹匣被弹出来了,那但弹仓之内却是依然还有一颗子弹。

    当下三人都不敢动弹,这地上的可是许副省长的公子,要是出了事,他们三个谁都跑不了。

    不过三人这时却是还有些暗暗庆幸,这位彷小南下掉了弹夹,似乎并没有要直接对抗的想法;否则要是在这东大闹出枪击事件来了,那就麻烦更大条了。

    彷小南掏出手机,拨通了昨天存下的武岭风的号码,言语了两句之后,这才看着地上的许大公子皱眉冷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彷小南同学,有事好商量,放下枪,否则这袭警抢枪的罪名可不??!”

    虽然听着彷小南与那边的通话内容有些古怪,但领头的警察还是小心地看着彷小南道。

    “放心,这回就算是我不动他,他的麻烦也大了!”彷小南轻哼了一声,看了看周围那些脸色紧张的围观同学们,皱了皱眉,然后看向三个警察,道:“稍等片刻,很快就会有人打电话过来处理这件事!”

    不过是五、六分钟之后,彷小南的手机便又响了,亦如上回那般...

    “您好,彷小南同学,我是省公安厅的李道林...”

    那边的警察惊疑地接过彷小南丢过来的手机,听着那边的声音,这浑身便是微微一颤;瞬间地便意识到了,这回出岔子了,出大岔子了。

    “是是...我明白,我明白;可...可这个是许省长的公子!”

    “是是是!”

    这位警察同志,挂断了电话之后,那有些发白的脸庞之上有些艰难地挤出了一丝笑容:“抱歉,彷小南同学,我们没有弄清楚情况,一点小误会!”

    听得这似曾相识的借口,彷小南也没打算为难这些做事的人,伸手将手中的枪丢了回去。

    “谢谢,谢谢!”这位警察连声致谢之后,将地上的弹夹也捡了回来,收好之后,这才脸色一沉,沉声地道:“把许少阳给我铐起来!”

    “???”两个警察一愣,但看着领头的警察不似开玩笑的模样,这赶紧地掏出铐子把许大公子给拷了起来。

    “黄宇强,你疯了吗?你敢拷我,我弄死你!”这被彷小南的枪吓得半天没回神的许大公子,这时终于回神来,愕然地挣扎道。

    “许少阳,你违反保密法,现在正式根据上级指示,将你逮捕!”

    虽然套路还是上回那个套路,但这围观的同学们,看着这骤然反转的场面,却是觉得更加的刺激。

    要知道这回不单是动了枪,而且这回来装逼的家伙,看起来比乔木恩要牛逼多了,直接叫嚣着要弄死彷小南,结果反倒是被直接拷了回去。

    这个反转的结局实在是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

    看来彷小南这“打脸王”的称号,这回真是要名副其实了。

    被铐住直接被拖走的许大公子的声音,这时还在不住地传来:“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爸是许东升,我外公是杨敬耀,你们找死吗?”

    “哇…难道是许副省长的儿子?”听着这许大公子的怒叫,有些同学开始低呼了起来,眼中满是惊骇,这说起来,上回的乔木恩跟这回的这位比起来可是差得不是一两个层次!

    不过没人理会这位许大公子的嚎叫声,回到省厅之后,这位许大公子直接被关进了审讯室。

    至于张副厅长,这会正一脸惨白地、颤抖着手在一份保密协议之上签字。

    虽然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有弄清楚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张副厅长很清楚,能够闹出这么一出来;这个锅不是他能背得起的。

    这回不单是进步无望了,只怕是连自己现在这个位置,只怕也坐不了多久了。

    他走出厅长办公室的时候,看到许省长铁青着脸在秘书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爸...救救我,救救我啊,他们竟然不把你和外公看在眼里,敢这样对我!”

    不多时之后,看着走进审讯室来的父亲,许大公子立马满脸是泪的尖叫了起来:“爸,你给我弄死他们??!”

    “啪!”

    脸上骤然挨了一巴掌的许大公子有些愣神地看着平日连自己手指头都舍不得碰一下的老子,满脸的愕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挨了一巴掌。

    “闭嘴!老老实实在这里呆半个月,不要再乱来了;要是再乱来,就算是你外公也救不了你!”

    看着丢下这句话,转身大步离去的父亲,许大公子满脸愕然,直到门被重重的关上之后,这才又绝望的凄惨嚎哭了起来;他到现在也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彷小南半分钟击杀韩国蛊术师崔正凤?”

    看到武岭风这份报告的时候,赤蛟岛的王岛主表示自己是震惊的。

    崔正凤其人,早已经在国内镇守资料库中登记在册,而且各项资料相当完备。

    作为韩国还算比较有知名度的先天境蛊术师,基本上所有镇守家族或门派都对其实力和情况有一定的了解。

    崔正凤乃是老资格的先天,虽然困于资质,未能跨入金刚境,但作为蛊术师,其实力依然相当惊人。

    一般先天都不是其对手,但偏偏却是死在了彷小南手下,也由不得人不震惊和怀疑。

    “难道这彷小南不过是二十岁,便已经入了先天不成?”王岛主那赤红的面庞之上,两道浓眉骤然拧紧。

    “父亲,我觉得不太可能!”旁边的王云龙之父王启贤,缓声摇头,作为下一任赤蛟岛岛主接班人,他对入先天的艰难依然记忆犹新。

    所以相当的笃定地摇头,道:“二十岁的先天,太过稀少,我当年入先天也是二十七岁;近些年据闻最厉害的也不过是西疆桑珠小师父,十八岁入的先天,其他青城云林子、林家林朗也不过是二十二、三岁才入先天;二十岁的先天不太可能!”

    “而且武岭风也确认,彷小南身上似乎并无那种明显的先天之境的特征!”

    王岛主缓缓点头,沉声地道:“这话倒是不错,虽有人亲眼目睹彷小南斩杀崔正凤,但很有可能是彷小南身后有人事先重创了崔正凤!”

    “让武岭风继续关注,还有叫云龙他们一定要记住,不要跟这小子走得太近!”

    “是,父亲!”

    又过了几天,半个月时间终于到了。

    李明义过来看到张根浩的模样之时,那激动只差没两眼冒泪;虽然在每天的视频通话中,他早已经确认张根浩确实是瘦了。

    但此时看到了真人,看到了跟以前一般无二,甚至连皮肤和精神都较之以前更加好上了几分的张根浩,只差没喜极而泣。

    一脸恭敬地向彷小南致谢之后,送上了一张一千万华夏币的支票!

    总共一千二百万,也差不多等于二十多亿韩元了;

    对于李明义这种用华夏币支付的办法,彷小南还是甚为满意的。

    倒是张根浩走前颇有些依依不舍:“小南西,我舍不得你??!”

    “我看你是舍不得我的红烧肉吧!”彷小南轻哼了一声,瞄了张根浩一眼。

    “额…额…都舍不得,都舍不得!”被揭穿的张根浩一脸的干笑。

    张根浩迟疑了一下,再次问道:“小南,现在不用再吃药了吗?”

    “不用了,你连续吃了半个月,基本上体质方面也有一些改善了;回去之后,可以三餐正常吃,维持一定的运动量,就可以确保不再发胖!”

    彷小南笑了笑,嘿声道:“当然,回去了若是你们那边要是有特殊减肥需要的,可以介绍给我,八折优惠哦!”

    “好…虽然有些贵,不过我想很多人都会舍得这点钱的!”听得自己以后可以继续三餐正常吃,张根浩立马地欢喜了起来。

    看着那边李明义催着他出发,张根浩有些不舍地上前来,用力地拥抱了一下彷小南,认真地笑道:“谢谢!”

    “好啦,行啦…快回去吧!那崔正凤死了,应该没人敢再找你的麻烦!”彷小南笑着挥了挥手。

    “嗯!”

    看着张根浩的车缓缓下山而去,彷小南回头看了看似乎一下便冷清了下来的别墅,微微地抿了抿嘴;然后摇了摇头,将某些淡淡的异样思绪抛开,开始熬药,继续开始修炼。

    最近他已经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候了,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估摸只要再几日便能顺利突破凝气,跨入先天之境。

    崔正凤的骤然失踪,也引起了首尔某些人的注意,一个老资格的先天境高手,而且还是实力超强、生存力远超常人的蛊术师,就这么不见了,不可能不吸引到人注意。

    失踪几日之后,很快首尔某些方面便有风声透了出来,这崔正凤似乎是去了华夏,准备了断那张根浩之事。

    但张根浩却又顺利从东原回到首尔露面,清俊的面容和身材与以前一般无二,而与半月之前的肥胖之像完全判若两人;明显的是已经完全摆脱了崔正凤那贪食化形蛊的效果。

    偏偏崔正凤却是再未露面,一时之间崔正凤在华夏东原遭遇高手,死在了东原的消息迅速地在韩国修炼界的某些隐秘圈子蔓延了开来。

    而且这些消息也迅速地传播到了华夏国内。

    对于华夏国内某些真正的高手来说,这样的消息自然是不屑一顾的;小小一个先天境的蛊术师而已,敢来华夏,死了也就死了。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崔正凤的死依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毕竟超越先天跨入金刚境的人并不算太多,一个先天境的蛊术师,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依然是相当恐怖的存在。

    崔正凤为了张根浩而来,而在各种新闻中,众所周知,张根浩便是住在彷小南家中。

    有意无意之间的,彷小南进入了许多人的眼帘之中;只是在意的人也不多,崔正凤那样强大的先天境,要死也只会死在金刚境以上的高手手中才是。

    就算是身为南省镇守的赤蛟岛,也无人认为崔正凤真是死在彷小南手中;唯有武岭风心头却依然存疑。

    对于这些,彷小南自然是不知晓的,他继续地过着白天上课,早上和晚上修炼的生活。

    只不过现在他的生活,比以前已经不同了许多,也丰富了许多。

    最常见的,便是出现在球场的时间多了。

    “怎么?又打算去打篮球?”一起吃过晚饭,慢慢悠悠地走出食堂的金妍秀,看着彷小南从车里换了衣服出来,有些惊讶地道。

    “对,又有半个月没活动了,今天想去活动一下!”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道。

    金妍秀笑着点头道:“多运动那是最好的,走吧,我也闲着没事,看你打球去!”

    “嗯,走吧!”

    两人来到球场,不出意料的,学院篮球队还是在八号球场。

    见得彷小南过来,立马地便有人让出了位置,让彷小南上场。

    彷小南的实力,实在是超过院队的众人太多;就算是彷小南不全力出手,院队也勉强只有林波等两三个人能够跟得上彷小南的节奏。

    不过就算是这样,虽然不尽兴,彷小南也乐在其中,控制着自己大半的实力,打得是不亦乐乎。

    亦如上次一般,彷小南的上场,很快地边吸引来了无数人的观战,当然其中还是以女生占据了大部分。

    一场球下来,场边满满的都是“小南加油”“小南好帅”之类的叫声。

    “呵呵…这个家伙还真是闲得无聊!”王云龙站在不远之处的台阶上,看着篮球场上不时一个灌篮,引起无数女生尖叫的彷小南,轻声地哼道。

    王灵凤有些鄙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哥哥,道:“看着人家眼热,你想去就去啊,不过自己注意一些,要是又被那些妞勾搭上身,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咳咳…只是打个球而已!”被妹妹毫不留情的揭露他的想法,王云龙的脸皮也不由地是有些泛红。

    “反正你自己注意,你现在凝气境都尚未完全稳固,先天循环构建方才小半,若是坏了元阳,我看老爸会怎么收拾你!”王灵凤哼声道。

    王云龙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其实都已经筑基了,有什么打紧的,反正我三十岁前入先天就行了!”

    “呵呵…爷爷可是说过,你若是固守元阳,努力一些,有希望在二十五岁左右入先天;你若是敢坏了老爸的期望;你以后就别想那么轻松了!”

    王灵凤昂着脖子,淡声地道:“二十五岁入先天和三十岁入先天,那可是天差地别;而且若是坏了元阳,你这三十岁能不能入先天可还是两说的事情!”

    “若是三十岁入不了先天,将来你若是想坐稳这少岛主的位子,呵呵…只怕几位叔伯也不会答应!”

    王云龙脸色一红,哼声地道:“知道了,就你啰嗦,我还真能出什么事不成?港岛的那些妞,难道还比不过东原?我都没出事,还能在这里有什么问题!”

    “走走,换衣服去,看着这林家的家伙在这里称王称霸的,我心里可不爽!这东原可是咱们赤蛟岛的底盘!”

    彷小南这时刚刚打完一小节,喘着粗气,走下场来。

    “看你一身的汗!”坐在球场旁的金妍秀,笑着站起来,递过去一条毛巾。

    看着彷小南擦去了脸上和脖子上的汗珠之后,又打开一瓶水递了过去。

    彷小南接过水,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大半,这才满足地将水瓶递了回去,长舒了口气,笑道:“好爽!”

    旁边无数的人,看着场旁两人之间的动作亲近而又随意;不少的女生一个个心头都是暗暗嫉妒不已。

    而林波等人在一旁,看着这场景,也都是满心的羡慕;这可是金妍秀啊,学校人气排名前三的大美女,无数人心头的梦中情人。

    不过,众人也只是羡慕而已,小南这样优秀的家伙,也只有金妍秀这样的,才配得上??!

    随着第二节开始,众人再次上场之后,林波笑嘻嘻地凑到彷小南身边,低声惊叹道:“啧啧,以前看你们还只是关系不错而已,看来你这回真把金妍秀给泡到手了??!”

    “???有吗?我们一直这样??!”彷小南微微一愣之后,便是笑了起来。

    “呵呵,一直这样吗?我看不像吧!”林波嘿嘿地笑了两声,正要继续言语,这时场旁却是一个声音传来:“彷小南,你这样玩有意思吗?”

    彷小南转头看去,便见得王云龙穿着一身球服站在场旁,微昂着的头一脸的帅气。

    “呵呵…有意思啊,来…一起玩?”彷小南挑了挑眉道。

    “行,我也好久没碰到对手了,就跟你玩玩…”

    王灵凤站在那处的台阶上,看着一脸傲气走下场去的哥哥,无语地摇了摇头:“男人啊…唉…”

    而就在不远之处的另一边,一个面容普通、唯有一双眼睛却锋锐如刀的年轻人,也在远远地看着那边的球场,看着场上的两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嘲讽之色。

    --修改了一下,晚了点,二合一章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