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旋风舞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

    看着彷小南挥刀刺来,那鬼面人嘲讽一声,那原本留有一丝余地之拳头骤然爆发。

    “砰!”一股气浪在拳刀之间爆开,将彷小南直接冲飞了出去。

    “一个小小凝气境,还敢张狂,哈哈...”

    看着彷小南毫无抗拒之力的直接撞到花园旁的一颗大树之上,震得那大树一阵摇晃才滚落在地,鬼面人得意地轻笑一声,一闪身之后,便跃下山去,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彷小南缓缓地从地上爬起身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方才的脸上的愤怒早已经消失不见,只是静静地看着那鬼面人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淡淡冷意。

    回到屋内之后,彷小南走进书房,打开电脑,然后便将这几日屋里的监控视频调出来仔细地看了起来。

    别墅内外一直有监控系统,只不过平时并没有必要查看而已。

    随着一段段视频的快进,很快地便浮现了前两日那个年轻人出现在内的画面。

    看着年轻人从阳台爬进来,然后进入到了客厅然后厨房。

    彷小南长长地舒了口气,双手枕在脑后,静静地看着这画面,低声地道:“这家伙修习的是雷鸣诀,看来还是被林家盯上了,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稍稍地沉默了一阵之后,彷小南轻轻地在监控设置上边点了点,这才起身去厨房煎药了。

    现在林家人已经找上门来了,那么突破到先天,那便是迫在眉睫了。

    先天之境,非一挥而就;但彷小南积蓄了如此之久,这百年老山参都服下不下十支,却而是也差不多了。

    第二天清晨,彷小南似有所感地又加了一截百年老山参进了头天的那副筑基汤中,这一副汤药下去,体内先天之气骤然奔涌。

    一套锻体拳还只打了两遍,彷小南便感觉体内那原本尚未成形之先天循环骤然一畅,浑身上下毛孔打开,无数先天灵气由外而内,又由内而外,畅快无比。

    “成了!”彷小南兴奋地仰天长啸一声,这修炼初期最重要一关,终于顺利通过!

    先天与后天,有若天壤之别。

    后天就算是凝气境,也只不过是实力体质远超常人一些,而且先天之气不足,勉强只能是施展一些简单的术法。

    但一旦跨入先天,有先天循环在,先天灵气不再匮乏,大部分术法都已经可是学习和使用;而且先天之气可以随心发散体外,形成各种术法攻击。

    这便是那林志明敢那般轻视彷小南之所在。

    而入了先天这才算是真正跨入了修炼的门槛之内,才算是真正的修炼者,被人所重视。

    只不过,这先天难入,世间之中,筑基成功的修炼之人,十成之内只有三成有机会跨入先天;而这三成之内却是只有半成不到有机会进阶下一步之金刚境。

    感受着体内那顺畅先天循环,以及那循环之内源源不绝之先天灵气正不停地滋养和强壮着自己的身躯,彷小南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接下来的金刚境,更要辛苦,需要更多的资源来,自己也只有是更加努力了。

    不过,接下来需要需要考虑的,应付这林家之人。

    这林家或许不在黄先生眼中,但在修炼界中,却依然是庞大大物一般的存在。

    但彷小南此时却也并不太过担忧,对方只是派一个人来暗地调查,看来他们应当也是有所顾忌才是。

    三天之后,正在上下午最后一节课的彷小南,这时正在脑海中回忆和整理一个术法的时候,突然手机轻轻地震了震。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之后,彷小南的眉头微微地拧起;上次之后,他便已经开启了家中的监控远程通知;只要他不在家时,家中的摄像头若是监控到活动物体,便会自动向手机发送提示。

    轻轻地打开手机上的远程监控,看着上边的一个画面,彷小南的眼睛瞬间瞪圆,拧紧了眉头,只见画面之上,正有人扛着一个少女,朝着他的房间走去。

    彷小南凑近前一看,看到那个似乎有些眼熟的少女,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灵凤?”

    满心骇然的彷小南一边驾车往家中赶,一边拧紧了眉头,这个林家人到底想做什么?

    一路上,彷小南迅速地考虑了几个可能,掏出手机本想拨通武岭风的电话,但终于还是又收了回去。

    赶到小区之后,彷小南将车丢在小区门口,快步地朝着家中赶了回去。这监控视屏中,那人将王灵凤丢在房间之后不久便又走了出来,坐在大厅内,似乎在弄什么东西。

    彷小南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的别墅,然后从后边的阳台之上,轻轻地翻了上去;屋里的这个家伙,可同样是先天境,一点声响便有可能被对方发觉。

    他可是一点都不敢大意。

    循着那人进入屋内的路线,彷小南也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屋内,然后一边看着屏幕中那人的动静,确认这厮还在客厅弄着什么东西之后,彷小南便悄无声息地走进自己的房间中去。

    王灵凤这时躺在床上的被子里,双眸紧闭,一动不动。

    彷小南胆战心惊地走近前去,伸手感受了一下王灵凤的鼻息,眉头一紧,然后又伸手小心翼翼地把了把王灵凤的脉门,确认心跳尚存时,这才大松了口气。

    若是王灵凤死了,那就麻烦大了。

    看了看手机监控屏幕上,那厮还在客厅并没有移动,彷小南这才轻手轻脚地仔细给王灵凤检查了一番,确认只是被人用药迷晕了之后,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站在房间中,彷小南微皱着眉头沉吟了一阵之后,轻吸了一口气,伸手将王灵凤抱起,悄无声息地走出房间放到书房的一个书柜里藏好,然后自己才又小心翼翼走回房间。

    然后在房间门口盘膝坐下,而那柄匕首凌风也悄然地浮现在了手中,静静等候了起来。

    等了小半个小时之后,外边的天色渐暗了,在客厅中的那个男子此时终于也起了身,走到窗户旁边看了看,又看了看手表,这才又朝着楼上走来。

    看着屏幕上的那人已经走上了楼梯,彷小南轻吸了一口气也缓缓站起身来,紧贴着墙壁,静静地等候着。

    现在他已经进阶先天,若是说前几日碰到这家伙的时候,他还有些胆战心惊,但现在却是并不有什么担忧了。

    眼前这个家伙,也只不过是先天而已;就算是正面对上,彷小南自信胜率也至少有六七成,现在伏击就更是不用担忧了。

    看着手机屏幕中,那人正朝着自己房间走了过来,彷小南轻轻地将手机放下,听着那逐渐接近的脚步,手中的凌风微紧。

    没有开灯的房间有些昏暗,随着对方刚刚一脚踏进房间,彷小南手中的凌风便悄无声息地捅了过去。

    “哼!”

    先天毕竟是先天,彷小南手中凌风这才刚刚碰到对方的衣服,对方便反应了过来;挥手一掌劈了过来的同时,整个人便已经朝着外边飞退而出。

    只是这时已经晚了,一股森冷而锋锐的气息随着那冰冷的刀身瞬间涌入了他的体内,将他体内的经脉冲得七零八落,让他浑身上下一阵的僵硬。

    然后一只手稳稳地劈在了他的脖子上,将他直接劈晕了过去。

    看着这人应声倒地,彷小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为了方才一击,他凝聚了整整二十多分钟的灵力,施展了这一道旋风舞。

    只不过平时这旋风舞是一道用在外界的风系切割型术法,以彷小南先天境的水准,勉强也就是能够切死一条鱼的效果。

    但这道黄先生无聊之下改良的术法,这时被直接灌入人体内,便是起到了良好的破坏效果。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年轻人,面容普通,年纪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彷小南的眼睛微微地眯了眯。这就是大家族和大门派的底蕴,随随便便派出一个人来,都是这么年轻的先天。

    看着这人的脸色逐渐地有些发白了起来,彷小南知晓,对方正在快速地失血,而那些血都积蓄在肌肉或者腹腔和胸腔之内,快速地流失着。

    最多一刻钟,对方便会完全的死翘翘。

    彷小南静静地盘膝坐在这人的身边,等待着时候的到来。

    随着对方的脸色越来越白,甚至彷小南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越来越弱,确认对方已经进入弥留状态,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双手迅速地结出手印,一阵快速地变幻之后,沉声喝道:“幻神梦法,乾坤颠倒,日夜不明,星移斗转!起!”

    在彷小南的低喝声中,年轻人的眼睛轻轻地抖动了一下,这才慢慢地睁开眼来。

    只是那眼瞳之中,已经是一片弥散,随时可能散去。

    “你为何而来?”

    彷小南手中手印由不动明王印,转为外缚印,再又化为内缚??;延展操控和探查之力,沉声喝道。

    数分钟之后,随着对方的眼睛缓缓闭上,气息完全消散,彷小南这才长输了口气,脸色有些复杂地站起身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