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意外
    坐在书桌前,彷小南凝神静气,确认心神平稳沉静之后,这才拿起符笔沾上墨汁,轻吸一口气,将体内先天灵气灌入笔端,脑海中浮现了整道辟邪符的笔法模样,这才轻轻地落笔在了那符纸之上。

    辟邪符,算是符法一道最基础的道符了,一般符术师刚开始都是从这道道符开始学习和绘制。

    手中的符笔似熟悉又陌生,笔走龙蛇,首先这笔法还算顺畅,但这道辟邪符,彷小南还只画到三分之一,手中笔微微一滞,看着符纸上留下的一个墨点,轻叹了口气,便将这符纸丢入一旁的纸篓之中。

    这画符,需得神与意合,讲究笔下如神,流畅如意,一旦滞涩,便九成失败。

    轻轻地抽出第二张符纸,彷小南再次凝神定气,这才再次提笔。

    不过这第二次依然如故,到了近半之时,笔下生滞,再次失败。

    虽知道这行符之道,得神与意合,但连续失败两次,彷小南还是有些焦躁。

    在记忆中和感觉中,不应该如此才是,甚至梦中都是流畅自如,任何道符都是一挥而就,根本不存在失败。

    这强行定气,彷小南再画一张,结果这次更是不堪,又是才到三分之一。

    看着眼前这才到三分之一的道符,彷小南深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符笔,闭上眼睛,终于不再动笔。

    就这般靠在椅子上休息了近半个小时之后,彷小南终于缓缓睁开眼来,提起笔,沾上墨汁,脑海中这道符模样和行走笔法缓缓掠过之后,这才在符纸之上再次落笔。

    这一次感觉不错,到了最后四分之一之时,笔下才出现滞涩。

    大致摸清楚脉络的彷小南,这会倒是真不急了,平心静气地缓缓挥就,不再心急。

    如此般的,终于在第七次的时候,一道辟邪符完整地出现在了书桌之上。

    只是此时,体内先天灵气却是也消耗过半;让彷小南欣喜同时,也略微地有些遗憾。

    这还只是最基础的一道道符,而且自己还有黄先生那庞大的经验,而且用的符具还是一开始便是密店出售的不错制式符具;竟然都如此耗费灵力,难怪那些符术师,都不愿耗费如此多的精力去学习那用途不广之聚魂符。

    稍稍地调息了一番,彷小南便有继续提笔。

    这次第一道,失败;第二道,继续失败,直到第四道之时终于再次成功。

    两次成功之后,彷小南终于大致地摸到了感觉。

    第五次提笔,一挥而就,又成了。

    接下来趁热打铁,失败两次。

    然后第八次,成了…

    花了大半晚上的时间,看着桌上的四道辟邪符,彷小南长舒了一口气;看样子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洗了澡,进入睡梦中的彷小南,脑海中再次浮现了各种制符的画面,各种道符随手而来,不单是一些中阶道符信手沾来,就是一些高阶道符,竟然也都是一挥而就。

    只不过,这个梦境这次只不过是维持了一段时间,便开始变化了。

    梦中的彷小南,画了一阵符之后,似乎有些疲倦了一般,停下了手中的笔,随手将符笔放下之后,便缓步朝着外边走去。

    门外一片黑暗,环境似乎熟悉而又陌生;黑暗中一个身材修长、模样却有些模糊的女孩子慢慢走来。

    跟着那空气中的那一丝淡淡而熟悉的幽香,两人不知不觉地边纠缠在了一起。

    女孩修长而纤细的小腿紧紧地勾着那雄健结实的腰肢,低低地呻吟着:“小南…小南…”

    “嗯…妍秀…”

    就在这时,生物钟准时地唤醒了下腹怒张的彷小南。

    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已经隐隐透亮的窗外,彷小南慢慢地彻底清醒过来,原来是一场梦啊…

    看了看自己那亦如往日的坚硬昂起,彷小南微微地苦笑了一声,虽然总是时时将自己的时间安排的紧紧的,让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但这日益强盛的阳气,在红尘道的作用之下,已经逐渐地开始提示某些并不特殊的警醒。

    只是,出现在自己梦里的是金妍秀,而不是林晓蕾…彷小南也并不意外。

    对林晓蕾的感情,单纯而梦幻;但与金妍秀的相处,却是真实而亲近。

    跳起床来,洗了一把冷水脸,让还有些发热的脑子平静下来,洗漱之后,彷小南又继续进厨房煎药了。

    虽然有这些影响存在,但总不能因噎废食就不修炼。

    毕竟这才是根本,而其他都只不过是旁枝末节而已。

    上午上完课,彷小南一边想着道符绘制的问题,一边大步地朝着食堂而去。

    昨天晚上绘制辟邪符已经有两三成的成功率了,今天他打算回去再练习几次。

    只要成功率提高到五成,便可以接着试着画出破邪符看看。

    这破邪符相对于辟邪符来说,要难上两筹,若是破邪符也能够成功,那差不多就代表他算是拥有初级符术师的实力了。

    彷小南这正心头回忆着那破邪符的画法,突然前边一人大步地冲过来,整个两人撞在了一起。

    那大步冲来的那人,虽是看起来应当是占据了优势,但彷小南就算是一时不注意,却哪里是普通人能撞倒的?

    只听得“哎呦”一声,那人便是一下朝后坐倒在地。

    彷小南一愣,抬眼看去,便见得一个女孩子坐在那地上,正捧着脚腕,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额?你没事吧!”稍稍地一愣之后,彷小南便快步上前,想要查看一下那女孩子的脚腕,不过那女孩子这时却是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来,皱着眉头摇头道:“没事!”

    说罢,这女孩子便又继续大步朝前走去。

    但她这还只刚刚一迈步,脚刚落地,便又痛哼了一声,一头朝前栽了过来。

    彷小南赶忙地往前迎了一步,将这女孩子挡住,虚虚地将女孩子护在了胸前。

    那女孩子刚好一头砸在他胸前,总算是没有受伤。

    “你…没事吧!”彷小南双手护着女孩子的双肩,闻着这女孩子脖颈间隐隐传来的一丝淡淡幽香,突然喉咙之间似乎确实有些滞涩了起来;甚至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下腹一团滚烫火气直冲而起。

    “怎么回事?”

    感觉着下腹某处又开始猛然抬头,而且某些意动特别明显,彷小南尴尬的同时,心头也是大愕;虽然自己阳气最近确实有些过盛,而且红尘道对自己某方面也很有影响。

    但不应该啊,对于陌生的女孩子,这模样都没看清就有反应?也不至于饥渴到这种程度吧?

    而还趴在他胸口之处的女生,微红着脸,正要费力地撑着彷小南的胸口站起来,突然感觉到自己小腹之处,似乎有什么顶着一般。

    等她撑起身来的时候,终于看清,眼前顶着自己小腹的,竟然是这男生那隆起的裤子之处。

    这女生脸色骤然通红一片,瞬间将方才还感觉对方的怀抱温暖,味道真好闻之类的感觉驱散而去,心头一股淡淡的羞怒涌上。

    而且感觉着对方的双手抓着自己的肩膀,还压在他胸口,似乎没有放手的意思;这心头更是恼怒了起来,这个色狼!

    感觉到了对方的挣扎,彷小南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什么之后,脸色也是一红,赶紧松开。

    不过这刚松开手,“啪”地一声,脸上便是挨了一巴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