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谁当回事儿
    一般道符,多数分初、中、高三阶或三级;这种道符,不论是制法和作用都大致相同,但却又有绘制和效果强弱差异。

    比如聚魂符!

    中阶聚魂符在初阶聚魂符的画法和材料之上有些许的区别,但是制作难度却是至少困难几倍;而制成道符之后,符法效果加成同样翻倍甚至数倍。

    而高阶道符与中阶道符同样有这样的区别,成符之后,效果比中阶又是加成数倍。

    还有另一种,这种道符只有一种绘制方法,只要成功,符法作用便大致是一样;但视符术师的个人实力和制作材料,效果有强弱。

    勉强成符,拥有一定的效果为初阶;实力不错者成符,符法效果加成翻倍,为中阶;制符实力强大者成符,符法效果较之中阶再翻数倍甚至上十倍者,为高阶。

    而有些特殊道符,它对制符者实力、制符用具等等没有任何要求限制,只要成功了,不论你绘制者是初级符术师还是高级符术师;所用的材料是高级材料还是初级材料,它的效果统统都是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唯一的区别就是,成功率;实力强大者和制符用具好的,成功率高;初级符术师和制符用具差的,成功率低而已。

    彷小南这所要绘制的聚魂符在所有道符中,都算是相当偏门,而且绘制难度较高的。

    一般人如果想要学习和炼制聚魂符,都会从初级聚魂符绘制开始,初级聚魂符的成功率较高了,才会开始学习中阶聚魂符。

    彷小南走的也是这条道,虽然绘制方法有少许差异,但用来练手,这初级聚魂符却是非得绘制不可。

    随着鬼狼笔在符纸上快速游走,初级聚魂符逐渐在符纸上成型。

    此时彷小南也不得确认鬼狼笔和天金墨以及中级符纸的加成效果却是要比低级的要强上不少。

    否则若是以聚魂符要比辟邪符和破邪符难上几分的程度,不可能第一次就这么顺利。

    当然,顺利也就是让他完成了五分之三而已,在最后数个转折之处,彷小南手中的鬼狼笔便是一滞,落下了一个大大的墨点。

    “呼!”

    看着这张已经无用的道符,彷小南轻吐了口气,凝了凝神之后,又拿出一张中阶符纸,继续绘制。

    画到一半,彷小南眉头一皱,笔法又歪了,这次的完成度还不到一半。

    再用一张,结果这次一般无二又是在接近一半的那个转折之处,停滞了。

    彷小南吸了口气,看了看桌山的几张道符,感觉着脑袋隐隐地有些作痛,又看了看时间,终于是停下笔来。

    小心收拾好之后,便回房睡觉去了;躺倒床上,便觉得一阵浓浓的睡意下来。

    感觉着这完全比往日浓郁了许多的疲倦感,彷小南这才暗暗苦笑,这制符果然是极为消耗心神之事,自己这才绘制了五六次而已,便如此疲倦。

    难怪许多符术师毕生也就是会那么十几种道符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又加上了绘制道符的这一选项,彷小南又更加的忙碌了几分。

    霸道总裁事件,在学校这个小圈子里发酵了一两天之后,倒是势头愈发大了几分。

    原本还只是小范围的朋友圈里出现了一些照片,但很快的学校论坛八卦版块上也出现了整个的还原帖,配上清晰的照片,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彷小南和金妍秀的事,原本学校便隐隐早有流传,所以两人这大庭广众秀恩爱的照片,虽然引起了一些轰动,但也没人觉得意外。

    倒是秀恩爱之前彷小南被扇巴掌,而且霸道抱起那个女生的照片要火爆的多。

    而那个女生的名字和照片也迅速地被扒了出来。

    看到这个帖子之后,彷小南才第一次知道了这个女生的名字和情况。

    临床医学院护理学大一的赵小玉。

    对于这个女生的好奇,依然浓浓地笼罩在他的脑海里;就算是以黄先生所遗留的九世经验,似乎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但某些感觉告诉彷小南,这个女生值得他重视。

    不过既然都在一个学校,甚至还都在临床医学院,他倒是不担心这赵小玉以后看不到。

    虽然彷小南早已经宣布不会进入娱乐圈,但原本已经安歇了许久的媒体们,抓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依然不轻不重地转发了这一条新闻。

    《彷小南富二代韩国女友曝光》

    《霸道总裁彷小南》

    《推拿小圣手之彷小南》

    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彷小南只能是摇头苦笑不已,不过也懒得当回事,这样的事情,见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只是他不当回事,别人却是又会当一回事!

    傍晚,东大后门,刚下课的学生们如同潮水一般地从学校内,朝着外边走了出来。

    赵小玉在人流中快步前进着,脚步轻快。

    感觉着自己的脚踝,没有丝毫的异样感觉传来,心头微微松口气,继续加快脚步朝着小吃店而去。

    今天人这么多,可不敢迟到,这要是迟到了,非得被老板娘骂死不可。

    “哎呀,小玉来啦…来来,快来,就等你了,马上开饭了!”

    刚刚走进店里的赵小玉,面对老板娘突然而来的客气,不由地面容一僵;心头直打鼓,老板娘今儿这是怎么了,这么好?

    平日自己都是吃些老板娘给留的菜,今天竟然还特意等自己,赵小玉实在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莫名其妙地吃完一顿饭,忙了两个小时,等到的客人不多,厨房的李师傅出来休息与她闲聊的时候,她才知晓,竟然是因为那个色狼的缘故。

    “小玉啊,哎呦…想不到你跟小南这么熟啊…这可了不得…”

    听着李师傅的言语,又看着他递过来的手机,看着那新闻上的标题《报道总裁彷小南》还有上边配着的那一张照片,上边自己正被那家伙抱在怀中,只差是没两眼一黑。

    “这个色狼!”

    不过就在她咬牙切齿了半天之后,渐渐地却是又不那么恨了,因为接下来两天,老板娘对她的态度,却是明显比以前好多了。

    至少不会再跟以前一样对她那般苛刻,随意扣她钱了。

    这一切,她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也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色狼!

    所以,赵小玉现在这会,想起那张长得好看,但又让人恼火的俊脸,实在是心情复杂的很。

    金妍秀和彷小南这时刚一块吃过晚饭,然后依依不舍、心情愉快地便驾着车回家去了。

    这两天自从跟彷小南正式捅破那一层纸之后,她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甜蜜之中。

    这两天的时间,仿佛是她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日子;这让她十分的庆幸,庆幸终于能够和他手拉手站在一起。

    虽然心头隐隐地还是有些愧疚,会担心不知身在何处的晓蕾,会不会怪她如此不知廉耻!会不会从此以后不再把她当朋友…

    但这一切,都无法掩盖她心头的甜蜜和欢喜。

    “我听见雨滴滴落在青青草地…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轻轻地哼着歌,走进屋里,然后准备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却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

    正当她要打开房间的门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妍秀,过来!”

    “???”金妍秀俏脸微惊,愕然回头望去,才看到平日不到晚上**点之后,绝对不会在家的母亲,今日竟然才七点不到便回了家。

    “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虽然惊讶,但金妍秀依然欢喜地走了过去。

    看着女儿那欢喜的表情,金母轻轻地皱了皱眉,拍了拍身旁,道:“来,坐吧!”

    对于母亲这种有别于往日的奇怪举动,金妍秀微微一愣之后,便缓步地坐了过去。

    “妍秀!这怎么回事?”

    金母皱着眉头将一份东原晚报娱乐版递了过去,看向一旁的金妍秀,脸色阴沉地道。

    看着报纸上的标题和照片,金妍秀脸色骤然一变,微微地低了低头,深吸了口气,旋即便抬头看向母亲,道:“妈,我在学校的期间,我觉得一切都是可以由我自己选择的!”

    听着女儿的言语,看着那眼中熟悉的坚定表情,金母脸色微变,沉声地道:“妍秀,你已经不小了,有些事你该明白的!”

    “我知道,母亲!”金妍秀涩声地道:“您答应过我,我在大学的几年,有足够的自由!”

    金母眉头皱紧,看着一脸固执的女儿,缓声地道:“你是有这个自由,但你要明白,你只有一年时间毕业;而且,这位彷小南同学,不是普通人!”

    “我知道,但我喜欢他…毕业之后,我…就会回韩国!”金妍秀昂起头,涩声地道。

    金母沉默了一阵,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妍秀,你要记住你自己说的话!”

    “是,母亲!”

    看着女儿明显地松了口气,快步离去,金母的脸色瞬间地古怪了起来。

    作为雅秀集团的高层,特别是上次被人下咒之后,她便刻意地去关注了许多事情。

    甚至这次彷小南和来自韩国的张根浩突然走得那么近,她也特意地去了解这其中的一些情况。

    而事后,她从济州岛崔神婆处获得的消息,让她惊愕不已。

    女儿这位看起来很单纯实在的小南同学,或者是他身后的势力,竟然杀死了一名让崔神婆也要极为忌惮的强大蛊术师。

    所以,对于女儿和那位小南同学,竟然走到了这一步,她有些无法决断。

    这样强大的存在和势力,是很许多人极为忌惮,又想要跟对方搞好关系的复杂存在。

    虽然女儿不可能嫁给一个外国人,但面对对方这样的存在,她现在想法却是有些复杂;

    良久之后,金母也只能是叹了口气,都这样了,也只能是随她去吧。

    千里之外,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闻还有照片,眼中露出了一丝冷笑。

    “不过是二十岁,刚刚筑基,便如此急着亲近女色;呵呵…倒是让老夫白担忧一??;这泄了元阳,就算是你三十岁能跨入先天,那也是垃圾一个;何来资格能让我林家担忧?”

    “呵呵!”三叔公冷笑一声,随手将电脑关上,缓步走出门外去。

    一个年轻人小心地跟在他身后,道:“三叔公,那边的情况,我们还用继续跟吗?”

    “继续跟着吧…就现在这样,偶尔跟赤蛟岛的那个武岭风通通气,观察一下那边的动静就行!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回报!”

    “是,三叔公!”

    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便又是三四天过去。

    这三四天里,彷小南的进步很快,在这上十副的虎炼汤作用之下,隐隐地可以见到,这皮肤和肌肉愈发地细腻,但其坚韧程度却明显的增加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变化,但说明彷小南正在一步步朝着金刚境而去。

    而低级聚魂符,彷小南也终于绘制成功了,虽然成功率还不高,不过是两三成的成功率,但总算是有个一个好的开端。

    只是,若是准备绘制中阶聚魂符,彷小南起码也得等到这低级聚魂符有七、八成以上的成功率才会开始。

    唯有这样,中级聚魂符才有希望成功;若是连低级聚魂符都画不好的,那就根本甭想这事了。

    不过,这会彷小南看着自己那有些空荡荡的厨房柜子,心头却又开始有些黯然了。

    十五副虎炼汤,到现在就剩下三副了,这喝完这三副药,接下来就再没有药物可以辅助练功了。

    想起这个,彷小南便头痛。

    虽说若是这中阶聚魂符成了,便能赚个四千万,但这至少也还得一两个月;

    远水解不了近渴。

    彷小南微微一叹,然后又继续去绘制道符去了。

    可惜这一连画了两三张的低级聚魂符都失败,让彷小南的心情愈发不好了,这转念一想,换过一张符纸,然后照着符纸便随笔画了起来。

    “咦!”随着最后一笔落下,一道灵光微闪,彷小南不由地一愣:“成了?竟然成了?”

    --状态不好,今儿就一个大章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