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降头师
    阳城市喜来登酒店,1116号套房之中;许子平精神有些萎靡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两眼有些失神。

    “许哥,这个亏咱们可吃得不小,那小子以为他能打就了不起?我今天晚上就叫人去弄死他!”横头横脸的唐浩,鼻梁上贴着一个大胶布,脸上满是狰狞和恼怒,但看起来确实可笑之极。

    他在南省可没吃过这样的亏,从来只有他打别人,还没见过别人敢打他;这回被人一拳把鼻梁打断了,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一旁的张根也是一脸的赞成,虽然那一脚没踢出他什么大麻烦来,但他这肚子现在都还在隐隐作痛;话说三人在南省都是横着走的角色,这样的亏,不能吃!

    “闭嘴!”被两人这一阵嘈杂弄得头晕脑胀的许子平,羞怒一拍桌子,道:“我说了不要再提这个事!”

    “平子,你这话怎么说的?吃了这么大的亏,咱们就算了?”张根一脸的阴狠,道:“难道你就被他几句话给吓到了?你要是怕,我们自己去!”

    提起这事,许子平脸色便是一青,前天这被吓尿裤子的事,是他一生黑。

    想起这个,他现在都觉得羞耻;虽然被父亲告诫过,被自家那弟弟的遭遇给警示过,但怎么会被人两句话就吓得尿了一裆?

    “这个小子来头不小,少阳的事你们听说过吧!”许子平寒声地道。

    “少阳?”张根和唐浩两人对视了一眼,许少阳这个妖娆的家伙,虽然他们都有些看不上眼,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许少阳的手段一点不比他们差,甚至有些时候还阴狠厉害的多。

    “他被省厅拘留了半个月,就是因为这小子!”说起这事,许子平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事他知道的很清楚,当时为了这事父亲亲自去了省厅,结果回来的时候脸色青黑。

    “是因为这家伙?”张根和唐浩脸色也是一变,能够让许省长都无功而返的,那可就真了不得?

    张根深吸了口气,沉声道:“那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不知道!”我父亲只说让我们以后都绝对不要去招惹他,许子平阴声地道:“否则,你们以为我不想弄死他?”

    一旁的唐浩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道:“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咱们就这样放过他?这不行,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我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张根脸色阴沉,沉默了一阵之后,突然道:“这亏不能吃,不过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

    “什么办法?”许子平眼睛也是一亮,看向一旁的张根,他知晓张根这厮向来阴狠的紧,而且做事最是稳妥,前两日之事,便是他出的主意;若不是有那个龟儿子插了一手,自己早就得手了。

    “最近北省从泰国来了一位昆布师傅,我听杨强说灵验的紧…有个跟他一直作对的家伙,被那位昆布师傅直接弄没了,一点痕迹都没有!”张根寒声地道。

    “杨强?哦,我知道,这家伙在北省很是有些背景!”一旁的唐浩点了点头,道。

    许子平关心的倒不是这个,他眼睛微微一眯,道:“难道是泰国来的降头师?”

    “没错,就是降头师…”张根阴声冷笑道:“我们让人去把他请过来,让他出手,弄那个小子,悄无声息,弄个意外什么的;然后再送昆布大师回国,就算是别人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许子平缓缓点头,沉默了起来。

    唐浩这时狰狞着嘴脸,寒声地道:“许哥,这事我可忍不了,一定要弄死他,你们不做,我做!”

    “你这什么话,要做当然是一起!”

    听着唐浩的这话,许子平一咬牙,寒声地道:“咱们兄弟一起干妹,一起喝酒,碰到这事,自然也要一起搞,这口气,我也一定要出的!”

    “那好,那就这么定下了,我去联系杨强,让他请那位昆布师傅过来,看弄死那小子要个什么价码!”

    “行…你先探探,只要价格不太狠,就弄!”许子平眼中满是狠毒之色,咬牙切齿地道。

    彷小南是一个居安思危的人。

    虽然手头有了三副虎炼汤,但彷小南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懈怠,要知道这三副虎炼汤的药钱,可是花了他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才赚到,而且自己还倒贴进去不少。

    一张乱神符可以卖十五万,也就是说,他必须画七张乱神符才能够一天的药钱。

    只是以他的成功率,而且还要兼着画聚魂符,除非不上课不出门,一天都闷在书房,才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

    当然,这种情况是不现实的;彷小南同学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这课还是要上的。

    所以彷小南现在除了奋力画符赚钱之外,勉强只能维持着吃一天药,停一天的状态。

    这种状态让彷小南有些头疼。

    这停一天药,修炼效率便是至少降低七成,这让他颇是恼火;但这钱怎么来,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可想,毕竟一天要上百万,除了走歪门路,他还真想不到这钱能怎么来。

    只不过这歪门路,那是不可能走的;所以彷小南也只能是想办法多画一些道符,能多挣几万是几万。

    这天下午,东原机场vip通道里边缓步地走出两人来。

    走在前边的一人,身材不高,看起来三四十岁,头发微卷,皮肤黝黑,身上一件花花哨哨的外套相当的打眼;这一脸阴冷地昂着脑袋缓步走在前头。

    旁边一个满脸猥琐的年轻人,拖着一个箱子,笑嘻嘻地走在一旁,凑到这卷发中年人耳边,低声地言语着什么;让着中年人那阴冷的面庞之上也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很快的,两人便被人举着牌子迎接了过去。

    然后坐上了一辆奔驰s600,朝着东原市区,快速而去。

    “哦?人已经到了?”许子平看着前边的张根,眼中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对,已经到了,现在住在喜来登酒店!”

    张根兴奋地道:“我听杨强说,这位昆布大师,不只是杀人手段了得;而且听说他有几种药,相当的有效;比如可一夜举枪不倒,还有碰到赵小玉那种不长眼睛的,只要轻轻地用药甩到她身上,她就一眼对你钟情…”

    “还有这事?”许子平眼睛一亮。

    “当然,我说了请诸位昆布大师一起吃晚饭,咱们等下一起过去,打探一下便是!”

    “好,好!”许子平满意地点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