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灵犀定神
    “来来来…大师请喝酒,喝酒!”

    张根脸色通红地,一脸兴奋地举着杯子朝着那位满头卷发的昆布师傅敬酒。

    “好,喝酒!”这位昆布师傅黝黑的脸庞之上透着一片红晕,看来酒喝的不错,情绪也相当好,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用发音古怪的中文应了一声,然后与张根碰了一杯。

    “咕咚!”一声将杯中的酒干下之后,张根带着一股热乎劲,咧嘴讨好地笑道:“昆布大师,听说你除了降头术神勇无敌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药,也相当灵验??!”

    听着张根的言语,昆布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他会一点点简单的中文,但大多数都还是听不懂的。

    旁边的那个脸带猥琐之色的年轻翻译,立马叽叽呱呱地在昆布耳边翻译了两句。

    听着翻译的话,昆布一边点头一边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也叽叽呱呱地言语了几句。

    “昆布大师说,你们说的他明白,不过那也不算是药;当然,如果你们想要,昆布大师不会小气,只是价格方面不便宜!”

    翻译嘿嘿地笑着道:“不过前几天那位杨少也买了不少,一分钱一分货,你们懂的!”

    “当然,只要效果好,那位杨少出的价钱,我们自然也是出得起的!”一旁的许子平轻笑着道。

    看着几人点头,翻译便笑眯眯地凑到昆布面前,低低地言语了几句。

    听着翻译的言语,昆布哈哈大笑了起来,举起杯子,结结巴巴地道:“好,爽快,喝酒!”

    “一切包在我身上!”

    第二日,许子平等几人坐在一个包房之内,许少阳也赫然在座。

    “怎么样?昆布师父那边如何?”许子平看向张根道。

    “昆布师父说没有问题,他拿到东西之后,今天便会做法,三天之内,那彷小南必然跑不了!”张根阴声地道。

    “确定吗?这个昆布真的靠谱?”许少阳伸出一个兰花指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满脸阴柔之色地看向张根,寒声道。

    张根皱了皱眉头,看向许少阳,道:“出不了问题,杨强说过这昆布手段确实厉害,让我们放心!”

    “那行…咱们可是花了一百万,要是弄不死这个家伙,那可就亏大了!”许少阳哼声道。

    “放心吧!”唐浩也轻哼了一声:“根子办事还是靠谱的!而且咱们也只付了一般的钱,剩下一半成事之后才付,出不了问题!而且…”

    说到这里,唐浩突然咧嘴得意地笑了一声,道:“昨天晚上我拿了药之后,试了一下,嘿嘿…你们猜,我一晚上,玩了几个?”

    “玩了几个?”听得这话,许子平和张根眼睛都是一亮。

    “老子玩了五个!整整五个,五个都被我弄得起不来…哎哟,我到现在腰还是酸的…”唐浩洋洋得意地道:“不过人精神的紧,你们看我这样子,像是一晚上玩了五个的模样吗?”

    许子平和张根两人眼睛发亮地上下看了唐浩一阵,一脸兴奋地点起头来。

    那药昨天他们也都买了,但没敢轻易尝试,今儿看着唐浩的模样,这心头却是活泛了起来;若真是这样,那这钱花的可值!

    一旁的许少阳,看着三人的模样,皱着眉头轻哼了一声,道:“这么看来,这昆布还是有些本事!”

    “当然!”唐浩得意地道:“少阳,你要是想要,回头也去找昆布师父买一个,保管再精壮的,也受不了你!”

    许少阳不屑地昂头冷哼了一声。

    旁边的许子平这时也点了点头,看向张根道:“那等下根子你把彷小南的资料送过去,然后陪他去一趟东原;送完他,你就立马回来;咱们就在阳城等消息便是!”

    “好!你放心…这事我来办!”

    彷小南坐在教室里,晃晃悠悠地一边翻着手中的课本,一边听着上边的教授讲着课;而旁边的老伍这时早已经昏昏欲睡,头不住地在往下点着。

    看了看手机,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今天外边的天气不错,暖洋洋的就正式打瞌睡的时候。

    稍稍地看着外边那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缓缓摇动的树叶儿,彷小南打开手机,开始给金妍秀发信息。

    但这才打了两个字,突然手机微微一震,一条提示冒了出来。

    “嗯?”彷小南眉头一挑,轻轻地打开一个软件,看着里边显示出来的视频,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冷意。

    视频上,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家伙,从二楼翻进了屋内,然后四处张望了一番之后,便走进了自己的主卧室去。

    过了三四分钟之后,便又毫不停留地从刚来进来之处离去。

    看着这人的动作,彷小南眼中的古怪之意愈发地浓郁了;这家伙不像是来偷东西的,那是来做什么的?

    而且只进了自己的卧房,别处却是都没有去…

    看着空空如也的屏幕上,彷小南的眉头渐渐皱起。

    “不一起晚饭了吗?”听着电话中彷小南的言语,金妍秀明显地有些失望。

    “嗯…有点事,我得先回去一下;明天再一起吃饭吧!”彷小南笑着道:“要是没事,明天我在家做饭给你吃!”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金妍秀兴奋地道:“啊,真的?那好吧!”

    “嗯嗯…先这样,我先回去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彷小南的神情一肃,然后便驾车朝着家中而去。

    回到家中,彷小南在房间里仔细地搜寻了一遍之后,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象。

    这微微地皱了皱眉之后,彷小南心头的疑虑更浓了;稍稍地一沉吟,便伸手将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灵犀。

    将灵犀的挂绳取下,握在双手手心,微微地一阵凝神聚气之后,彷小南手中手印一阵快速的变幻,然后轻吸了一口气,口中沉声喝道:“灵犀定神!”

    随手彷小南双手轻轻地上空一抛,阴阳灵犀在半空中,一整轻轻地翻滚之后,便化作两半落回了彷小南那平摊的手心之中。

    只见这一对灵犀分开两半,整齐地覆盖在手掌之中,彷小南眼睛微微地一眯,阴卦…看来果然是有人要对自己下手。

    轻轻地哼了一声,彷小南坐在床上稍稍地沉默了一阵之后,突然想走浴室,仔细地看了看浴缸和洗漱台上,只见得一根掉落头发都无,仿佛被人清理过一般。

    彷小南心头稍定,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冷笑。

    既然对方特意来取走了自己的头发,那所用的手段,无非是诅咒和下蛊之类,要是其他这还要担忧一下,但自己最不怕的就是这个。

    晚上十二点,喜来登酒店的套房之内,昆布正双掌合十、盘膝坐在地上,而旁边那个猥琐的翻译证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

    昆布深吸了两口气,又沉声念了几句咒语之后,便伸手点燃了他身前的一盏小油灯。

    随着油灯的点燃,一股淡淡的腥香味开始从这油灯内朝着四周散发出来。

    闻到了这股腥香味,昆布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然后伸手从一个盒子内,取出了一小撮头发。

    随后又抽出一张黄符,将这撮头发轻轻地包起,右手对着这头发和黄符快速地一阵虚画,画了数个符咒之后,便伸到哪油灯之上点燃。

    看着这黄符逐渐化尽,便将这灰烬丢进他的身前一个拳头大小的古怪坛子之内。

    随着这黄符的丢入,这古怪的坛子,开始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昆布神色一肃,然后拿起一枚银针在自己的食指之上扎了一下,挤出几滴鲜血,朝着那坛子中滴入了进去。

    随着这鲜血的滴入,只见得那坛子颤抖得愈发厉害了起来,同时开始有着一丝似有若无的青烟开始升腾而起。

    看着这缕青烟升腾而起,昆布那黝黑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手并剑指,朝着窗外一指,沉声喝道:“去!”

    这缕青烟在半空中微微一盘旋,便顺着昆布所指的方向,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去,瞬间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