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灭降
    彷小南此时尚未睡去,正坐在书房内,埋头苦干中。

    这赚点药钱不容易,既然又要上课,又要赚钱,就只能是熬熬夜了。

    手中的的鬼狼笔流畅地在符纸上游走,然后随着灵光一闪,略微露出了一丝疲色的彷小南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成了。

    伸手将这道乱神符放到放到一旁,然后提笔趁着这手感,继续画起第二张来。

    心头微微欣喜,感觉不错,难道真的可以达成一把两连成?

    想着很有可能又是十五万进账,彷小南脸露笑容,手下鬼狼笔快速地朝着最后几个转折而去。

    眼见就剩最后两个转折了,突然彷小南手微微地一僵,眼中露出了一丝冷意,那正在游走的鬼狼笔瞬间在符纸上留下了一个墨点。

    随着眉头微微地皱起,彷小南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寒意,感受着屋内那似乎骤然降低了数度的温度,左手突然动了。

    旁边那道刚刚绘制好不久的乱神符,无风自燃,随着彷小南的手指轻轻地一点,一股古怪的灵力波动,便在屋内爆开。

    “呜…”

    随着这股灵力的爆开,一缕青烟骤然在屋内显形,开始发出混乱的厉叫声在屋内乱闯了起来。

    “呵!”看着那一缕乱闯的青烟,彷小南冷冷一笑,右手一抖,又是一道破邪符落在了手中。

    随着彷小南的手一抖,拿到破邪符带着一缕火光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抹淡淡的灵光,直接撞到了那道青烟之上。

    “啊…”

    这道青烟瞬间爆发出了一股凄厉至极的惨嚎声,时而化作一个半透明的黑色狰狞婴孩模样,浑身冒着黑烟;时而又变回那青烟的模样;不过是一瞬间,这缕青烟便缩小了近半之多。

    “哼!”看着这青烟被击散了近半,彷小南冷笑一声,右手一伸,便朝着那缕青烟抓了过去。

    随着彷小南的右手抓来,这缕青烟似乎被什么东西困住一般,左冲右突都无法逃出。

    “耗费了我两张道符,还想跑?”彷小南咬牙切齿地看着那道青烟,手再次微微地一紧;果然那缕青烟,不过是坚持了两三秒之后,便落入了彷小南右手手心之内。

    随手将手心的这缕青烟往书桌上的一个瓷杯内一拍,然后伸手拿起一张辟邪符盖在这杯盖上;彷小南这才轻吐了口气,脸上冷笑之色再现。

    一个小小的鬼婴降,就敢来找自己麻烦,看来应该还是外域来的;否则没人敢这么大的胆子,这般轻忽地便来找自己的茬!

    远在数公里之外,酒店内的昆布,这时脸色隐隐地透着一丝青黑,脸上满是惊疑之色。

    他刚刚隐隐地感觉自己的鬼婴似乎出了一点小状况,但好像又还存在,并没有被灭杀。

    这让他心头有些惊疑了起来,这鬼婴降乃是他的杀手锏之一,这次为了镇住那几个年轻人,刻意让鬼婴出手,准备直接控制对方,半夜驾车出行,直接造成车祸死亡。

    但方才,鬼婴传回的一点信息,让他有些惊疑不定;当下这双手微微一沉,捏出剑诀,便打算召唤鬼婴回来;至少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随着剑诀一捏,念出几句咒法之后,感觉自己的鬼婴似乎开始回来了,昆布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大师,怎么出状况了吗?”一旁的翻译,看着昆布那紧张的模样,这脸色也是一惊,道。

    昆布轻哼了一声,摇头道:“没事,不过好像鬼婴没有找到事主,我先召回来看看!”

    “哦!”听得这话,翻译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他跟了昆布有一段时间了,还从来没见过昆布这般模样,这生生地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什么漏子了。

    不过,大师既然说无事,他也就安了心,在他心中昆布可是了不起的大师,跟着昆布这才一年多,便捞了不少的油水;这要是跟着别人,可没这么好。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昆布的眉头又开始微微皱起,这距离不远,鬼婴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当下双手一捏剑诀,又喃喃地念叨了几句之后,心头便是微微一松,鬼婴已经回来路上,就在旁边了。

    只是这刚刚放下剑诀,却是又一愣,好像有些不对,鬼婴要回来也是从窗户回来,为什么会在门前?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心口之处猛地一疼,然后一股逆血猛地从口中冒出。

    “不好!鬼婴!”昆布一边吐血,一边看着那房门,脸色骤变,便要捏诀。

    “砰!”地一声,门被踹开,一个身影猛地冲了进来,一道淡淡的火光扑面而来。

    虽然已经捏起了法诀,昆布闪身便要避开,但方才以精血为媒的鬼婴被灭,他心神也随之受创;这骤然一下没能避开,被那灵光一扑,这时脑袋便是猛然一晕。

    隐隐之间,便只听得一声轻啸,靠着正好凝神捏诀,而强行抵抗了近半乱神符威力的昆布,那混乱的心神内一个念头闪过:“破风劲!先天高手?”

    这根本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被那一股袭来的力量,狠狠地撞中喉结。

    “咳咳…”整个喉结差点被击碎的昆布,仰头便倒,捂着喉咙强行朝着旁边一翻。

    果然,就在此时,一抹寒光便已经贴近了胸口;却是被他这一翻,生生避开了要害。

    “嘿!”昆布双瞳微微一缩,再次用力一滚,整个人朝着旁边猛然一侧身。

    那道寒光贴着脖子一闪而过,但他此时虽然已经勉强避开这一刀,但身形却是已经不稳,被对方一个膝撞便撞中小腹,一口鲜血再次喷出,狠狠地撞到了墙上。

    “起!”昆布强忍住脑袋的眩晕,借着这一口鲜血喷出,手中剑指一捏,咬牙喝道。

    随着他这一声沉喝,身上一股带着浓郁血腥味的血影猛然升腾而起,带着凄厉的鬼叫声,朝着彷小南迅猛扑来。

    看着自己的护身血鬼降已经发动,昆布心头微微一松,伸手便朝着身上的口袋摸出。

    只是他突然看着眼前双眼瞪圆,自己那以精血饲养了十数年近乎本命的血鬼,竟然在对方指尖那一缕细微的电花闪过之后,如同青烟一般骤然消散。

    而他胸口也如遭受千斤重击一般,猛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这血鬼非同小可,与他心神相牵;一旦被灭,他本身之命也就去了大半。

    正当他这一边喷血,一边咬牙探手便要朝着自己胸口狠**去,准备豁出命去,与对方两败俱伤的时候,一抹银光抢先一步插入了他心脏之内。

    看着胸口之处的那柄匕首,昆布整个人鼓着眼睛,不甘地死死瞪了彷小南一眼之后,便脑袋一软,再也悄无声息。

    看着这个终于死去的降头师,彷小南也轻舒了口气。

    这等先天境的高手,果然没有一个好对付的;这个差不多有先天后期实力的降头师若不是他的血鬼降刚好被自己的清净之雷克制,也没有这般好杀!

    彷小南走过去,正要伸手将凌风拔回来,突然听得身后一个声响悄然而起,似乎便要朝着门口逃窜,当下便冷笑一声:“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