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这生意不亏了
    “饶命…英雄饶命!”

    那个正脸色发白,两脚发软地偷偷想要溜的翻译,听着身后传来彷小南的冰冷言语,这两脚一软,“噗通”一声,便朝着彷小南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道:“英雄,英雄饶命…英雄饶命…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

    彷小南挑了挑眉,淡声地道:“把门关上!”

    “是是…”这翻译赶紧地伸手把门关上,然后脸色惨白,可怜巴巴地看着彷小南,道:“英雄,真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一个翻译!”

    “我知道…就你也就是能在旁边打打杂,否则哪里还有你的命在!”

    彷小南在沙发上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这翻译,道:“说吧,是谁让他来给我下降的?说出来,我就不杀你!”

    “呃!”翻译脸色一白,这只是稍稍地迟疑了一下,便赶紧道:“我只知道是三个年轻人,负责的好像叫根少!另外两个…一个好像是平少和浩少!”

    “我也不知道准不准,不过他们互相之间好像是这么叫的!”

    “根少?平少?”

    彷小南眉头一挑,旋即地便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三个家伙!

    转头看了看旁边那个低着头已经气息全无的家伙,彷小南突然眼睛微微一亮,轻轻地一拍大腿,行了,这回的买卖不亏了!

    第二日,喜来登酒店餐厅包房之内,张根、许子平兄弟,唐浩四人推开门,一脸疑惑地走了进来。

    “潘哥,昆布大师呢?这么急着见我们是要做什么?”几人进来之后坐定,看着坐在旁边的翻译潘哥,疑惑地道。

    “大师去上洗手间了!”潘哥脸色有些古怪地点了点头,道:“他马上就过来了!”

    “哦…”四人倒是没有在意,便在桌子旁坐下。

    潘哥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突然看向四人,道:“大师说,彷小南马上就能搞定,希望你们尽快的将尾款转过来!”

    “尾款?”几人对视了一眼,张根皱了皱眉,便笑了起来,道:“潘哥,咱们事先可不是这样说的,搞定之后,看到彷小南确实死了,才付尾款!”

    “对…潘哥,既然咱们答应了这个价码,自然是一分钱不会少的!”一旁的许子平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还是笑着道:“难道潘哥还信不过咱们?”

    “呵呵…”潘哥干笑了两声,脸上的古怪之色却是愈发浓郁。

    一旁的许少阳皱了皱眉头,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对,便娇声地道:“对了,这么久了,怎么昆布大师还不来?”

    听得许少阳这话,潘哥看向几人的身后,这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注意到了潘哥的表情,众人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回头望去,便见得一个清俊的身影缓缓地从外边走了进来。

    看着那张俊逸的熟悉脸孔,众人脸色骤然一变;许子平更是吓得猛然一下站起来,推着那椅子“吱呀”一声,连连退了几步。

    “抱歉各位,昆布大师来不了了!”

    彷小南缓步走过去,在主位上坐下,看着脸色铁青的几人,轻声笑道:“哎呀,几位几天不见,怎么这脸色这么难看?莫不是着凉了么?呵呵…要是着凉了,那可要多穿一点衣服呢!”

    在座诸人可没人觉得这个冷笑话有一点可笑之处,都死死地盯着彷小南,眼中满是惊骇。

    “你…”许子平终于醒过神来,面容青灰,惊恐地看着彷小南,颤声地道:“昆…昆布大师呢?”

    “他?当然死了!”彷小南挑了挑眉,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声地道:“昨天晚上他给我下鬼婴降,我虽然不喜欢杀人,但他既然想杀我,那我也只好杀了他!”

    “咱们华夏的地盘,可不是他们这些南洋之人可以肆意乱来的!”

    彷小南一边端着茶杯喝了一口,一边看向几人,看了看许少阳,然后又看了看许子平,叹了口气:“看来你们兄弟真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彷…彷小南同学,我们…咯咯…”看着彷小南那淡漠的表情,许子平连牙齿都抖了起来,颤声地道:“我们…”

    “你记不记得我说过什么话?”彷小南微笑着看向许子平道。

    许子平脸色一白,想起那日眼前这家伙让人恐惧至极的感觉他丝毫不怀疑这家伙真会杀了自己。

    这咬牙颤声地道:“你…你不能杀我们?我爸是许东升,我外公是杨敬耀…就算你身后有再大的背景,也会有大麻烦!”

    “行了行了,不用再报你外公的名号,我知道!”

    彷小南笑了笑,淡声道:“虽然平白杀你们,会有一些麻烦;但这次是你们先找上门来;就算是我杀了你们,我保证就算是你外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看着脸色瞬间苍白的几人,彷小南又微微地笑了起来,道:“不过,放心吧,虽然我很想杀掉你们,但暂时还没有这样的考虑!”

    彷小南一脸和蔼地笑着,看着几人,道:“毕竟若是杀了你们,我会很心疼!”

    听着这样的话,看着那张清俊脸庞上和蔼的笑容,但几人却是一点都放松不下来,甚至连旁边的许少阳害怕得牙齿也开始“咯咯咯”地响了起来。

    眼前这个家伙虽然笑着,但却让人一点够感觉不到轻松,反而让人一阵阵的胆战心惊,仿佛面对的是一头正在呲牙咆哮的老虎一般,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彷小南继续微微地笑着,道:“真的,大家不用害怕;我知道几位的家中都是相当殷实的,只要拿出一些钱来,安抚一下我这颗受到惊吓幼小心灵,补偿一点精神损失什么的!我完全可以放过你们这次!”

    听到这里,感觉着对方那种那股摄人的压力骤然消散,几人这才长长地喘了一口粗气,仿佛被沉到水底良久,终于在窒息之前,浮出水面呼吸到了一口氧气一般。

    “彷…小南同学,请问你要多少钱,才可以放过我们!”许子平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嗯…我想想啊…”彷小南板了扳手指,算了算,道:“你们有四个人,加起来给我个两三千万也就差不多够了!”

    “什么?”听得这话几人脸色大变。

    “两三千万!”许子平愕然失色地道:“我们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不用吃惊…这个钱不用你们付,我会通知你们家里,让他们拿钱;我想他们一定不会推辞!”

    彷小南微微地笑着道:“而且,你们的父母会尽心尽力地尽快筹到这笔钱的!”

    说罢之后,在几人惊愕的眼神中,彷小南起身道:“行了,你们走吧…会有人去跟你们父母谈这笔补偿的事情!”

    看着彷小南就这般朝着外边走去,几人满脸愕然的同时,却是颇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就这样放咱们走了?”

    就在几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彷小南突然又转过身来,看着几人微微一笑:“对了,如果你们若是不服气,很欢迎你们继续对我下手;因为最近…我真的很缺钱,一次两千万,两次就是四千万,很划算的紧??!”

    武岭风站在酒店客房里,看着地上昆布的尸体,脸上的表情丰富至极。

    “彷小南同学,你杀的?”

    彷小南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没办法,他拿了几个小混蛋的钱,对我下鬼婴降!所以,我也只好杀了他!”

    “所以,只好杀了他…”武岭风轻吸了口气,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然后拿出一个平板,在上边点击了几下,又给昆布的尸体拍了个照。

    看了一阵之后,才道:“昆布,泰国南部人士,师从库素和尚,先天境的降头师,浸淫血鬼降十数年;手下死过三名先天级降头师,其他低阶降头师更是多达十几人…”

    说到这里,武岭风还是忍不住地又看了彷小南一眼,道:“竟然又死在你手里!”

    “又?我只杀了他一次而已!”彷小南笑嘻嘻地耸了耸肩,道。

    “看来崔正凤应该也是被你一人击杀无误了!”武岭风淡声地道。

    彷小南微微一笑,道:“我从来没有否认过!”

    “好吧…”武岭风叹了口气,道:“不过,你特意叫我过来,不会是单纯给你擦屁股这么简单吧?”

    “当然不是…”彷小南很是有些开心地笑道:“我最近很缺钱,刚好那几个小子撞到了我手里;所以,我不打算杀他们!”

    武岭风眉头挑了挑,看了看彷小南,无奈地道:“好吧,你打算要多少钱?”

    “那一对兄弟就打个折,给个一千万吧,另外两个,一人六百万,也就算了!”

    “行…我帮你给他们家里透个气!”武岭风点了点头,道:“不过,这一对兄弟的外公可不是什么善茬,在军方很有些分量,就算是咱们有时也得给两分面子!”

    “呵呵…我给他们留条命,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又没杀他们!只要一千万而已,他若舍不得,我杀了也无所谓!”彷小南满脸轻松地道。

    “也是…呵呵,虱子多了不怕痒!”武岭风哈哈大笑了一声,大步地离开了去。

    --身在国外,连续坐了七八个小时红眼航班,刚到酒店;最近几日更新时间和章节会有改变,请大家多多谅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