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六十章 恼怒
    “虱子多了不怕痒?呵呵…”

    看着武岭风大步离去,彷小南微微一笑,若不是为了赚点钱,他本不想让武岭风知晓此事。

    但既然要想要让许家和另外两家拿钱,那么就不能走私下途径。

    唯有通过赤蛟岛这一方镇守,理直气壮地伸手,还不麻烦;占据了道理,就不怕不给钱。杨敬耀虽然在军方地位颇高,但修炼界的事,却也不是谁都能插手的。

    许子平和许少阳两人既然敢买凶杀乏人,这被反杀,也无人敢说不是这个理。

    听着这武岭风话中有话,看来所料不错,这赤蛟岛当不会刻意透风给林家;彷小南也稍稍地松了口气。

    虽说他也并不太怕林家,但这多一事也不如少一事。

    回头看了一眼昆布的尸体,彷小南转身走出门外,关上门而去。

    这整个事情,唯一让彷小南有些郁闷的是,从这昆布身上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话说这昆布身为先天级的降头师,虽说吃相有些难看;这为了百八十万的就把自己的命给丢了。

    但怎么着这多少还是有些身家才是,但偏偏身上搜出两张银行卡,却是不知道密码;就连那个翻译也一点不知晓。

    而身上的一些材料法器,也都是阴邪血腥的玩意;彷小南根本看不上眼,直接都丢给武岭风他们处理去。

    五月的春天,气候已经是比较温暖了,走在校园的阳光中,一股股清新的气息从那些绿荫从中隐隐传来。

    彷小南看了看时间,这时已经十二点了,差不多金妍秀也该下课了,当下便掏出手机给金妍秀打了一个电话。

    “妍秀,今天到我家吃饭吧?我把事情都处理完了!”

    想着前两日便答应着金妍秀,给她在家里做饭的事情,彷小南心头隐隐地有些愧疚。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那边的金妍秀却是有些为难地道:“这两天我母亲公司里有事,我得在公司帮忙,没时间一起吃饭!”

    “哦?”彷小南笑了笑,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笑道:“那没关系,下次我再做给你吃!”

    “嗯嗯…”

    轻轻地挂断了电话,彷小南便随意地朝着学校食堂走去,今天下午只有一节课轻松的紧;他这吃过饭,便打算上完课就去打球。

    说起来也有好些天没上球场了,没事也该去活动活动。

    这还刚走在路上,身后突然有人加快脚步追上来几步。

    “嗯?”彷小南回头看了一眼,看着伸手那人,便忍不住地微微一笑;说起来,这次能够有机会赚到这两千多万,还真是靠了她!

    “彷小南,谢谢你!那两万块钱,等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还你的!”那张清秀的脸庞之上,满是认真的表情。

    彷小南笑了笑,然后道:“不客气,这个你不用急,等以后不那么缺钱了,再还我也没关系!”

    听着彷小南这言语,赵小玉脸色微红,固执地看着彷小南,道:“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两万块钱,但它对我来说,却十分的重要;所以,我一定会还你的!”

    “可以啊,我没说不可以!我只是说等你方便的时候!”

    面对眼前这位单纯而固执的少女脸上的那一抹认真和坚持,彷小南微微地笑了笑,点头道:“我知道你母亲病了,所以不用急着还我!这样的情况,我也经历过!”

    看着彷小南那微笑的表情,赵小玉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她倒是很清楚彷小南说的不是假话。

    最近她从店里李师傅口中听说了许多关于彷小南的事情;当然,也不是最近才听说,只不过是以前她不注意而已。

    “总之…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赵小玉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便又大步地离去。

    看着那个有些瘦弱,但却又挺直着细细腰身的背影,彷小南眼中闪过一抹轻轻的感叹。

    武岭风坐在办公室内,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给赤蛟岛打了一个电话。

    “岭风啊,有什么事?”那位满脸威严,脸色隐隐透着一丝赤红的老者,淡声地道。

    “岛主,那彷小南最近又有些一些异动!”

    武岭风恭敬地道:“昨日凌晨,有一个南洋先天境的降头师,应许东升之子的邀请,对彷小南下了鬼婴降!但结果被彷小南反杀!”

    “什么?又杀了一个先天境的降头师?”老者微微地一惊,愕然地道:“又是他自己动的手?还是?”

    “应当是他独自动手的不错,我已经反复询问过目击者!”武岭风沉声地道:“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掩盖了先天气息,但他九成已经跨入了先天之境!”

    “嘶…”老者轻吸了一口气,道:“他今年才二十吧?”

    “已经二十一了!”武岭风缓声地纠正道:“很快就满二十一了!”

    “二十一岁,二十一岁的先天…啧啧,这林家倒是有些****运!”老者冷哼了一声,道。

    武岭风淡声地笑道:“呵呵…岛主,这可不一定是林家的运气;最近林家那边可是一直要求我这边帮他们注意和通报彷小南的消息;估计林家那位,可不能容彷小南的存在!”

    “哼…且不管怎么样,此事尽力压制,莫要让其他人知晓此事,完全不能传出去!”老者冷声笑道:“这小子倒是越来越给人带来惊喜了!”

    “是啊,属下认为,这要传出去,那也得再过一年!那位血罗刹,据说这两年便可能突破通灵境!这若是到关键时候,将这事透出去,到时候才好看看林家要如何是好!”

    武岭风恭敬地笑道。

    “嗯…那就如此吧,你多多盯着这小子!”老者深吸了一口气,哼声地道:“对了,你在东原,也要多多盯着云龙和灵凤,特别是云龙,这比彷小南也不小,怎么就这么让人操心!”

    “是,岛主放心,属下一定会看好云龙少爷和灵凤小姐!”

    “嗯,那就这样吧!”老者应了一声,这便是要挂断电话。

    武岭风突然又道:“岛主,彷小南以那许东升两个儿子还有另外两人,要求许家等人赔偿两千万为代价,便不再追究此事,看来彷小南修炼资源相当缺少!”

    老者稍稍地一沉吟,便道:“尽力帮这小子去弄吧,不管怎么样,让这小子欠我赤蛟岛一份人情!既然这小子注定与林家不太可能和解;那以后,终究有用的到的时候!”

    “属下明白!”

    燕京香山某处宅院之内,一名鹰目垂眉的老者,脸上满是忿怒,鹰目之内满是摄人之色,让在座诸人一个个都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言语。

    “呵呵…竟然有人敢向我杨敬耀勒索一千万,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听着老者那笑声,旁边自然是无人敢笑,都知道老头子正在气头上,这都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引火烧身。

    只是这一个个心头都暗恼,那两个小王八蛋,怎么在南省都能惹出这样的麻烦事来?还闹得大家都跟着受累!

    “可老夫却偏偏还不得不给!”

    老者的笑声愈发阴厉了,死死地盯着在座诸人良久;那笑声才缓缓收敛,哼声地道:“你们这些东西,以后少给老子惹些祸事!”

    “老大,你等下打电话给许东升,他那边要是钱不够,你给他转一千万去;他现在正是上升期,这些年控制的不错,万万不能出什么问题!”

    “是,爸!”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恭敬地应道。

    “另外,让他把那两个惹祸的东西,给我送到燕京来;你妹妹太疼两个小畜生了;带到燕京来,我亲自管教!”

    “是!”中年人再次恭敬应道。

    说罢之后,老者这才轻哼了一声,没有再盯着众人怒骂;让众人都跟着松了口气。

    “哼…虽然这次是少阳他们有错在先,但敢这般不把我杨敬耀放在眼里,老夫倒是要看看,这一个毛头小子,虽然有些本事,胆子却是为何这般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