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玉如意
    钱拿得很爽利,不过是三四天,两千多万便到了彷小南的账户里,看着账户里的那一连串的零,原本又已经断粮了的彷小南,这回总算是觉得踏实了。

    两千多万,又够他二十多天修炼所需了;不用再这般为了一副虎炼汤,要辛辛苦苦熬两天。

    这断粮一天之后,又喝上了一罐子的虎炼汤,彷小南的心情是巨好巨好的。

    一趟进阶锻体拳,打得欢畅淋漓。

    这几天他已经打到第三个姿势了,虽然打起来辛苦无比,但对于彷小南来说,只要有虎炼汤,这再辛苦一点都没有什么关系。

    “呼哧呼哧!”彷小南喘着粗气,这颈脖之上满是浓郁的汗意,那有若雕塑一般的胸脯,正在快速地不停地起伏。

    感受着随着这动作传来的肌肉酸痛感,彷小南这浑身都忍不住地有些颤抖,只不过却依然牙关紧咬,强行继续这个动作。

    “快了快了!”虽然只觉得这种酸痛很是有些难以忍受,但彷小南依然咬牙坚挺,只要坚持过了这段时间,那么第三个动作应该就差不多能完成了。

    “呼哧,呼哧!呼…”

    不停喘着气的彷小南,随着手臂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之后,终于长舒了口气,完成了。

    躺在地上,浑身酸软,但彷小南脸上却满是放松和欢喜的神色,第三个动作终于完成了;而且也浑身舒畅,让人心里舒服的紧。

    第三个动作完成,明天就可以开始第四个动作了,只要练到第九个动作,估计自己的进步应当会越来越快才是。

    作为省城的阳城市和东原相隔并不远,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所以,这在阳城甚至南省都算是相当有脸面而且相当霸道的许家兄弟,骤然在南省消失的消息,很快的便在某个小圈子传了出去。

    不喜欢许家兄弟的人很多,特别是在东原。

    东原顶尖的那几个公子哥们,要说追讨厌的,这两兄弟就算不是第一也是第二。

    以他们家老子的地位和外公的背景,就算是在全华夏的这个圈子里都能排的上号;在南省自然是肆无忌惮,得罪的人也不少。

    所以,听说这许家兄弟被赶到燕京去了,南省的公子哥们弹冠相庆,而且袁明强隐约听得似乎是与彷小南有关之后,这消息立马地便在东原的圈子里传了出来。

    “小南,后天晚上有时间吗?有个晚宴大家都想你能来参加一下!”

    这天彷小南傍晚刚下课,袁明强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心情明显的相当好。

    “后天晚上?”彷小南想了想,然后便点头,应道:“应该没事,什么晚宴?”

    “没什么,就是圈子里的一些人,说很久没见到你了;还有,听说阳城许家兄弟被你弄得跑到燕京去了;很多人都觉得很解气,所以想请你喝喝酒什么的!”袁明强笑着道:“说实话,我也觉得很解气;许家的那两个小王八蛋,实在是太讨人厌了;还经常跑来东原称王称霸,你能把这两个家伙赶到燕京去,实在让人心头大爽!”

    “你们怎么知道的?”彷小南微微皱眉,疑惑道。

    “额?”袁明强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地便笑道:“可能是哪个在阳城的哥们传出来的吧,我也不清楚!”

    彷小南点了点头,道:“行吧,那到时候通知我时间和地点,我再过去!”

    “好,我回头通知你!”袁明强笑着道。

    挂断了电话之后,彷小南看了看时间,便给金妍秀打了一个电话。

    “下课了没?一起吃晚饭吗?”

    “晚饭?好呀…不过我只有一个小时,就得赶去我妈公司!”金妍秀无奈地笑着道。

    “行…我在学校后门等你!”

    算起来,已经有两天没看到金妍秀了,彷小南还是感觉挺想念的。

    在后门口等了一会,金妍秀很快地便从远处走了过来,看着等在门口的彷小南,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

    “走吧!”

    “嗯…走吧!”

    两人走在一起,渐渐地两手便轻轻地拉在了一块,相视微微一笑,顺着人流,缓步地朝前走去。

    人流中,许多对的情侣,都是这般手牵着手,一路缓步朝前走着;而彷小南和金妍秀也如同这些情侣一般,汇入其中,毫不打眼。

    两人找了个火锅店,兴致勃勃地吃了一顿火锅,看着天色擦黑,彷小南这才和金妍秀回到学校。

    “好了,我要去我妈公司了,你也早些回去吧!”看着对面黑暗中的彷小南,金妍秀轻轻地踮起脚尖,凑到彷小南嘴边轻轻地亲了一口,这才脸带羞意地低下头,给彷小南紧了紧衣领,挥了挥手,不舍地转身离去。

    看着那走向跑车的秀美身影,彷小南轻轻地摸了摸嘴唇,强行将心头刚刚升腾而且的火气压下去,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彷小南便也缓步地朝着另一边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不过这才走到车边,便听得有人淡声地叫道:“彷小南?”

    “嗯?”彷小南微微地皱眉,看向车后,便见得一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黑色唐装的中年人,漫步地走了出来。

    看到这中年人,彷小南的眉头轻轻皱紧,眼中露出了一丝戒备之色:“不知尊驾找我何事?”

    “呵呵…也没什么事,不过听说东原出了一个了不得年轻人,所以来看看!”中年人淡然一笑,看着彷小南,便是轻轻地把手伸了过来。

    看着那中年人伸了过来的手,彷小南脸色大变,手猛然地一挥,一道道符便出现在了手中,化作一团细微的火光之后,便朝着中年人冲了过去。

    “咦!有点意思!”中年人目光微微一缩,手也是轻轻一挥,一柄白玉如意悄然浮现在手中,朝着彷小南的手狠狠地砸到。

    “噗”地一声轻响,彷小南手中这道乱神符所化的灵光,瞬间便被敲碎,然后那柄玉如意还猛地敲在了彷小南的手心之处。

    “呃!”被这柄玉如意猛然一敲,彷小南瞬间脸色变得苍白,两眼也骤然无神。

    看着彷小南的模样,中年人嘲声轻笑了一声,一脚便狠狠地踹在彷小南的小腹之上。

    “嗯!”彷小南丝毫没有防抗之力,应声跪倒在地。

    随着这一踹,那原本无神的眼睛这才多了一丝波动,这咬着牙想要翻身起来,不过那中年人却是有一玉如意敲了过来。

    “砰!”彷小南被这一玉如意敲在脸上,应声倒翻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不远之处,不少的同学看到彷小南的模样,都大声惊呼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