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乱打乱如意
    彷小南倒在地上,两眼无法聚焦,脑袋里边近乎完全一片混乱,脑子里只有一个名字在乱窜着。

    “乱打乱如意!”

    “乱打乱如意!”

    随着腹部再次一次剧痛传来,彷小南的脑子终于隐隐地多了一丝的清明。

    脚下一蹬,整个人翻身而起一道道符在手中骤然燃起,不管不顾地便朝着前边一个身影砸了过去。

    “哼!”那身影一声冷笑,一晃身便避过这一击,又是一脚踹出。

    “唔!”彷小南再次痛哼一声,被踢得在地上又是两滚。

    “啊…”后边十几米之处,又是一片惊呼之声传来;这时终于有几个男生一边怒叫着,一边朝着这边冲了过来:“什么人,住手!”

    看着几个冲过来的男生,那中年人轻哼了一声,这才转身快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彷小南!”

    “彷小南!”

    听着耳边的呼声,彷小南用力地摇了摇脑袋,眼睛才得以勉强聚焦,看着周围那些一脸紧张看着自己的人,勉强地笑了笑,在几人的帮助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摇了摇头,道:“谢谢,没事!”

    朝着几人挥了挥手之后,彷小南模模糊糊地看着前方自己车子的影子,便摇摇晃晃地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只不过这走了两步之后,彷小南便捂着腹部,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气,这王八蛋下手真够狠。

    晃了晃依然还晕晕乎乎的脑袋,勉强摸索着打开车门坐车上,靠在座椅上;彷小南才长长地舒了口气,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起来。

    看着彷小南坐回了车上,又看着首先那人早已经不见踪影,旁边的那几个男生又看了看车里彷小南,见得彷小南似乎没有再下车的意思,便也都慢慢离去。

    “乱打乱如意!”

    口中喃喃地念叨着,彷小南只觉得脑袋还是一片僵化,虽然叫出了那玉如意的名字,但竟然却是一点都想不起这玩意的来历和出处。

    而且一想就脑子如同浆糊一样,根本转不过来。

    休息了一阵,睁开眼睛来,看着车外,彷小南还只觉得是一阵的头晕眼花;正打算勉强开车回去,突然感觉一阵恶心之意骤然涌上,赶紧地拉开车门便窜到一旁的花坛旁吐了口气。

    这狠狠地吐了一阵,彷小南只感觉没差点将胃给吐了出来。

    浑身酸软,脑袋发晕地坐在花坛上喘着气;突然听得身旁一个有些耳熟的女声传来:“彷小南?”

    “嗯?”彷小南抬了抬那发花的两眼,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模模糊糊看得旁边一人,似乎很是有些熟悉;这伸手便搭了过去,同时两腿一软。

    “哎哎哎…”

    那人满脸愕然地伸手扶住彷小南,这摇晃了两下才站稳,惊疑地道:“你怎么了?不会是喝多了吧?”

    “没…”彷小南迷迷糊糊地摇着头,伸手趴在这人的肩头。

    “哎哎哎…你干什么?你醒醒啊…你要回去啊,不能呆…”

    感受着鼻端的一丝淡淡的香味,听得这言语,彷小南涩声地喃喃道:“你会开车吗?我…麓山雅苑18栋……”

    说罢这句话,彷小南便沉沉地昏睡了过去,只留下这人在那地扶着他恼火地呼叫着:”哎哎哎…你别睡啊,别睡啊…”

    彷小南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梦里各种景象片段不时出现,一时现代、一时古代,一时变幻成黄先生的模样,一时又是他自己。

    时而驾着一辆超跑,在高速上极速奔驰;时而背着气瓶在深海中翱翔。

    时而被数十人在深山中追杀;时而又左右拥抱,尽享人间繁华,怀抱美人,覆雨翻云。

    迷迷糊糊之中,彷小南伸手似乎搂到了什么,感受着怀中的香软,以及那让他隐隐热血沸腾的淡淡幽香,下腹骤然如铁的他,轻轻地一个翻身便将那香软压到了身下。

    在一阵阵的惊叫声中,感受到了某些东西的遮挡,伸手不过是轻轻数下一撕,便全数撕开。

    拥着怀里那温暖的身体,感受着那种浑身热血都将要沸腾的滋味,彷小南的眼睛缓缓地睁开,迷迷糊糊地看着正在自己怀中惊惶挣扎那张清秀脸庞,便猛然地吻了下去。

    “唔唔唔…”

    一双粉拳用力地捶打着那坚实的肩背,但毫无用处,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呼吸的粗重,渐渐地便是无力了起来。

    “啊…”

    在肢体交缠中,痛哼声和娇吟声骤起……

    这种声音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让人难以相信;直到深夜,才渐渐地平息而去。

    随着漆黑和疯狂的夜晚渐渐地过去,天色渐渐亮起,但彷小南并没有如同往日一般按时醒来,直到窗外一缕淡淡的阳光悄然地照进了房内,照亮了那杂乱的被子和被子里的两个人。

    彷小南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伸手挡住了照在眉眼间的太阳,突然有些古怪地看向自己的怀中,只见的一缕黑亮的头发从自己的怀中露出被子之外。

    他眨了眨眼睛,感受着自己身体之处传来的一些温软,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愕的表情,这小心翼翼地提起被子看了看,看着怀中的那张有些熟悉的脸庞,面容瞬间僵硬。

    脑子稍稍地一转,便隐隐地想起了一些什么,然后转头看向床边地下;看着那遍地的碎衣,彷小南的全身都是一僵,心头也是随之一紧,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这深深地吸了两口气之后,彷小南才堪堪地镇定了下来;看了看怀中的那张沉睡的面容,小心翼翼地挪动身躯,想要爬下床来。

    但他这还只是微微一动,那张清秀的面容眉头微微一皱,然后那眼睛便是缓缓地睁了开来。

    这双清亮的眼睛,眼中一丝淡淡的迷茫闪过,直到碰到彷小南那有些尴尬的古怪面容之后,那眼睛便是一亮眼中闪过一抹愤怒和怨恨。

    “啊…”如同一头小豹子一般地从被子冲了出来,扑在彷小南身上,用力地厮咬了起来。

    这狠狠地打了几下之后,清亮眼睛的主人似乎完全不解恨,突然一张口便又狠狠地咬在彷小南的胸口。

    “嗯!”满脸无奈之色的彷小南,这时终于轻哼了一声皱起了眉头。

    感觉着那张小嘴带着一口白牙,开始撕扯自己的皮肤和肌肉,彷小南只得用力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腰身,和按住那正要晃动撕扯的头。

    只是这一搂之后,感觉着身体上接触的那身温软,彷小南只觉得又是一股热火直冲而去。

    “好了,好了…别动,别动,松开…嘶,快松开!”

    彷小南喘着粗气,慌乱地言语着,除了做完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些印象,他从未感受过,自己似乎随时可能因为某些特殊**而突然失控的情况。

    怀里的清亮眼睛的主人,在一阵愤怒而被压制之后,这时也感受到了自己小腹之处接触到的某物的异样变化。

    这如同小兔一般地,惊呼了一声,赶紧松了口,伸手便撑在了彷小南的胸口,要将彷小南推开。

    彷小南也深吸了口气,强心将那股火热和某些冲动压制,然后松开手,连滚带爬地爬下床去。

    “太可怕了!”

    彷小南喘着粗气,强抑住心头的那快速涌起某些冲动,满心惊疑地赶紧从柜子里拉出一床毯子裹住自己的身躯,远远地站在墙角;不敢再靠近床边。

    两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站在墙角,够紧拥着被子和毯子,脸带惊惶地看着对方。

    “你…不要过来!”

    听着这惊惶紧张的言语声,彷小南也干涩着言语,道:“你…你穿好衣服!”

    “衣服…”听得这话,那清亮眼睛的主人,盯着地上的那些碎衣,脸上满是恼怒。

    “额…好好,你别动,我找衣服给你,你先穿着!”彷小南赶紧从衣柜里翻了翻,无奈地拿出两件自己的衬衫和牛仔裤还有一件外套放到床上,道:“你先穿好,我…我在外边…等你!”

    把衣服放过去之后,彷小南又飞一般地从衣柜里拿了两件衣服,快步走出房门外去。

    看着彷小南走出门外去,清亮眼睛的主人,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只是突然想起昨日之事,突然脸色骤然一红,忍不住地紧紧了腿。

    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拿过衣服,比划了一下,往身上穿了起来。

    只是她这把衣服穿好,闻到衣服上传来的那淡淡气息,突然脸色又是一红;心头竟然满是旖念…

    “怎么回事?”感觉着这种古怪的想法,清亮眼睛的主人用力地抽了自己两下,那个王…坏家伙,欺负了自己,怎么自己还会有这样的反应?

    当下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衣服穿好,爬起床来,这心头却是愈发的惊愕。

    昨天被那啥成那样,自己现在竟然似乎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甚至一身都还特别的清爽通透?似乎…似乎整个人说不出的清醒和舒畅。

    彷小南站在门外,此时脸色也是古怪至极,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想着平日那古怪的情况,突然脑海中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脸上满是愕然:“玄阴姹女之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