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冤家路窄
    在彷小南也不知道是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什么的。

    黄先生九世也没有能够碰到一个玄阴姹女,一直遗憾没有能够借助玄阴姹女之力将实力推至极限继续突破。

    到最后甚至还只能冒险继续夺舍进行第十次转生!

    但偏偏自己获取黄先生之红尘道传承之后,不过短短一年,便能碰到…

    这等情况,实在是不好怎么说了。

    算起来,能够在黄先生手下逃生,甚至还能获得他九世积累;还能得到阴阳灵犀,甚至不过短短一年便碰上玄阴姹女,这等已经不是简单的幸运可以言语之事了。

    若是有玄阴姹女辅佐,那么自己快速进阶的希望至少又将提升几分。

    说到这处,彷小南终于是想起了自己昨天回迷迷糊糊在神魂混乱之中把赵小玉睡了,夺取了其元阴的缘故。

    那个用法器“乱打乱如意”伤了自己神魂的中年人,若不是他,自家不可能出现这般情况。

    乱打乱如意,曾经是满清国师亲手制作的一件顶级法器,具有伤人神魂、动人心魄之效,远胜彷小南曾在赵显灵手中见过的那落魂幡。

    而黄先生最后一世出身满清亲王府,本身为满清贝勒,故而彷小南很清楚其来路和效果。

    只是稍稍地一想,彷小南便大致地猜到了对方的来路。

    当年满清在慈禧太后过世之后,满清国师也随之吐血而亡,言:“大清要完了!”

    据说当时一身法器尽数落入其一位汉八旗的弟子。

    而这位弟子一直留在燕京,新华夏成立之后,更是坐镇新华夏政府某部门,联合各地强者,组建了目前的华夏镇守制度。

    这位既然手里有“乱打乱如意”这件法器,那来路就相当清楚了。

    没事会从燕京跑来东原找自己茬,而且又不杀自己的,应该没什么人;想来想去,只有最近那许家兄弟的事情。

    这许家兄弟的那位外祖父杨敬耀果然不是什么易于的人物。出了钱,却还是要找回场子来。

    彷小南冷冷一笑,这位估计没想到,反倒是让自己因祸得福;先天初阶跨入先天上阶,至少节省了自己一年以上的时间。

    虽然恼怒,但彷小南决定还是暂时放过这个杨老头,虽然这杨老头没什么大本事,但能够托请到这等先天高手出手,果然不是易与之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了通灵那等境界,这样的老家伙捏死也就捏死了,现在倒是还真不敢碰;要是敢碰了,那可是要惹大麻烦的。

    反正能轻轻松松地跨入先天上阶,估摸目前这世上,能够在自己这个年纪到达这个地步的,绝无仅有;不久之后,入了金刚境,那便通灵有望了。

    一旦通灵,那杨老头若是还能活到那时候,再计较一把也不迟!

    心情大好的彷小南,立马地没有再想这些不高兴的事,赶紧地去厨房又熬了一罐虎炼汤,为了早日跨入金刚境再添一把火。

    打完一趟拳,将虎炼汤的药效完全吸收之后,彷小南便又走回书房继续开始绘制道符。

    现在已经是先天上阶,那么修炼所需要的资源就会愈发地增加;这为了赚钱,就不得不努力了。

    只是这画了两三道乱神符之后,彷小南突然想起了昨日吃的亏,这微微地一挑眉,便又开始画起一个新的道符来。

    “清心符!”

    清心符是基础道符,画出来倒是并不太难;彷小南一连画了五六张,便成功地绘制出了一张清心符。

    看着这一道清心符,彷小南相当的满意;然后又继续画了两张出来,这才停止。

    这若是有了清心符在,到时候就算是再被那乱打乱如意这样的神魂攻击法器给打中,总还是能够有些还手之力的。

    虽然这类神魂法器相当少见,但总还是有备无患的好;若是当时手里有清心符在,以那中年人不过同样是先天初阶的境界,也不至于被打成那般模样。

    画了几道符,彷小南头晕脑胀的停下笔休息了一阵;下午的时候,袁明强便打电话过来了。

    “凯宾斯基酒店顶楼旋转餐厅?”

    心情不错的彷小南欣然应允,想了想之后,给金妍秀打了电话!

    “今天晚饭?”金妍秀迟疑了一下,然后道:“好的,那我等下先把事情做完,咱们直接到凯宾斯基碰面吧!”

    “行,那到时候我在酒店大堂等你,再一起上去!”

    挂断了电话之后,彷小南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复杂神色;说起来,因为昨天的事,他心头还是有些惭愧。

    虽然说修炼红尘道的他,需要诸多世间各道磨炼,不可能回避这些;但终究还是有些愧疚的。

    但这样的愧疚也就维持了一小会,便被放到了心底,这些可以有,但不能因此而坏了心绪。

    若是坏了心绪,便是红尘道大忌。

    东原虽然不是省城,但繁华程度丝毫不逊于阳城;同样位列一线城市。

    所以东原的公子哥们这个圈子,真弄起什么事来,这还是挺像模像样的。

    彷小南七点半的时候,赶到凯宾斯基酒店,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驶入一个专属的停车场,只见场内早已经已经停了数十辆各式各样的跑车以及高级轿车和越野车之类。

    顺眼看去,从普通的奔驰amg到兰博基尼、法拉利等应有尽有;简直有若一个小型车展一般。

    看了看时间,彷小南便先去了大堂,坐着等金妍秀。

    此时,酒店顶层的旋转餐厅,早已经挂出了宴会包场的牌子,数十名东原的公子哥和美女们端着酒杯,在这餐厅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喝酒聊天。

    也有那有兴致好的,端着酒杯,站在餐厅外的小走廊上,俯身看着脚下的风景,聊聊天、谈谈人生什么的。

    今天宴会的召集,童锐一身的白西装,身边围了一圈的人,正在先聊着一些什么。

    这时有人看了看时间,便有些不耐地道:“已经快八点了,怎么彷小南还没来?”

    童锐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微微皱眉走向另一边的袁明强,道:“强子…小南还没过来吗?”

    袁明强笑着道:“不要急,小南说他还要等女朋友一起,所以可能会稍微迟一点!”

    “哦…那迟点也没事,只要能来就行,否则咱们今天的庆祝宴会,若是没有小南,那可就大大失色了!”童锐稍稍松了口气,笑着道。

    “放心吧,他答应了就一定会来的!”袁明强笑着点了点头,宽慰道。

    袁明强这话音刚落,突然门口却是传来了一声冷笑:“彷小南今儿还真来不了了!”

    听得这骤然而来的声音,众人都是一愣,齐齐愕然地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只见的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人,一身精致合体的范思哲,微昂着头,满脸傲然地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人,满脸淡漠地跟在身后;仿佛这周围的一切,都让他看不上眼一般。

    “唐兵兵!”

    虽然大多数人看到这年轻人都是一脸疑惑,但童锐和袁明强两人却是脸色一变,低声惊呼道。

    随着两人叫出这年轻人的名字,旁边那些人这才都齐齐的脸色微变。

    虽然他们不认得唐兵兵,但唐兵兵的名字,在这些公子哥的圈子里,那还是相当响亮的;众人多少都有些耳闻。

    若说在场的诸人,在这东原乃至南省都算是圈子有些地位的公子哥;那么这唐兵兵却是在燕京乃至全国的圈子里都相当有话语权的公子哥,属于顶尖的那一批人之一。

    这唐兵兵突然从燕京跑到这里来,而且还不请自来地参加这个庆祝晚宴,甚至还露出这副模样;这又是为何?

    相对于其他人的惊疑和愕然,童锐和袁明强两人对视了一眼,却是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虑之色。

    许家兄弟外公是燕京的杨敬耀,说不定许家兄弟跟着唐兵兵之间或许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次的宴会本来是为了庆祝许家兄弟滚出南省,而这唐兵兵一看便是冲着今儿的主角彷小南来的;甚至还是刻意从燕京跑来,这来者不善啊!

    想到这里,两人便是有些担忧了起来,唐兵兵刚说彷小南今儿来不了了,难不成彷小南被这家伙给弄出事来了?

    两人眼中的忧虑之色愈发浓郁了几分,若真是唐兵兵插手,那这事还真就不好说了;这在场的还真没人有资格扛得起这唐兵兵!

    “呵呵…兵少大老远的从燕京来南省,怎么就不提前说一声?我们这些地主也好安排接待!”

    看着缓步傲然走来的唐兵兵,童锐看了一眼袁明强,轻吸了口气,脸上挤出一抹笑容,便迎了上去。

    “呵呵…”唐兵兵轻笑一声看了一眼童锐,又看了看周围的众人,傲然地道:“这不就是吗?”

    “额…”童锐干笑了一声,点着头正要顺着言语,突然门口却是又有一个众人熟悉的声音淡淡传来。

    “当然不是!”(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