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言不合就打架
    随着这个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不少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这唐兵兵不是说彷小南来不了了么?怎么彷小南又来了?这脸打得可真爽!

    而袁明强更是眼中露出一抹惊喜,只是却隐隐地有些担忧,虽然彷小南的身份特殊,但这唐兵兵的来头的可不小,可不是许家兄弟那般的好招惹。

    唐兵兵自然是不知道这声音是谁,但在东原这样的小地方,敢这般驳他面子,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很想看看,是什么人敢这般嚣张!

    相对于唐兵兵的怒火,他身后的中年人,脸色却是微变,眉头一皱便要转过身去。

    “呵呵…那来的野狗,敢在老子面前乱叫?”唐兵兵这时便已经是阴声冷笑了起来。

    但他这话还刚出口,那边便是人影一闪,一脚踢了过来。

    在一片惊呼声中,只听得唐兵兵“嗷”地惨呼了一声,便被这一脚直接踢翻在地,在地上滚了两滚,撞到童锐脚上这才停了下来。

    “啊…啊…”唐兵兵抱着肚子在地上一阵惨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咬牙切齿地鼓着眼睛看着那边一脸冷意的彷小南,脸色骤然一片胀红;原本的潇洒和傲气早已经是丝毫不见。

    看着那边已经和彷小南打做一团的中年人,厉声嚎叫道:“他敢碰我,给我弄死他,弄死他!”

    旁边的袁明强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满是惊愕,彷小南平日向来都是温文尔雅的,今儿怎么一言不合就打架?

    而且这打的还是唐兵兵和他的保镖!出手还这么狠?

    旁边的金妍秀也是一脸的愕然,她从未见过彷小南这般,彷小南刚才一言不发地冲上去便是一脚将对方撂倒,紧接着又跟人打了起来。

    这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风??!

    众人皆是这般满脸愕然的看着彷小南跟对方“乒乒乓乓”跟人打作一团,实在有些弄不懂,好好的一场宴会,怎么弄成这样了?

    两人的动作都很快,甚至这打斗之间,隐隐地还可见一些细微的火光闪过。

    而那中年人,更是手忙脚乱地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柄玉如意来,跟彷小南打得热火朝天。

    就在众人看得面面相觑,想要出面调解,但又不敢上前的时候,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那中年人被彷小南一脚便踹飞,直接撞到了墙上;然后又直接地摔落在地。

    就在这中年人正要起身的时候,却又被彷小南赶上前来,一脚又是狠狠踹中肚子,趴跪在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看得这场景,旁边诸人都是一阵惊呼。

    “咳咳…你…你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中年人伸手撑着地上,脸色惨白的看着彷小南,惊声地道。

    ““呵呵!”彷小南冷冷一笑,寒声地道:“昨天靠着一柄乱打乱如意偷袭我,很爽对不对?”

    “咳…你怎么知道这柄如意?”听得彷小南这话,中年人更是脸色一变。

    “井底之蛙!”彷小南淡声轻哼了一声,伸手一把夺过中年人手中的如意,在中年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是一如意敲在中年人的脑袋上,淡声地道:“昨天你敢用这东西偷袭我,今天便自己也尝尝滋味!”

    随着彷小南这一敲,那中年人便骤然倒地,倒在地上,两眼翻白,如同发了羊角风一般地,在地上蜷缩抱着头,胡乱呻吟了起来。

    “哼!”敲完了这中年人,彷小南随手将这如意丢到中年人身上,看也不看地边朝着那边刚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的唐兵兵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不过来,你不要碰我啊…我警告你!你要敢碰我,你就死定了!”

    看着中年人被彷小南打翻在地,而且还那么一副凄惨的模样,唐兵兵那原本还不可一世的表情,终于收敛了起来,外强中干地看着彷小南,强声警告道。

    “啪”

    彷小南一巴掌扇了过去,便将这唐兵兵的话给扇了回去,直接扇翻在地。

    听着这一声巴掌声,还有那被扇翻在地的唐兵兵,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可燕京雷主任的孙子,彷小南竟然这般伸手便打?

    “你…你敢打我!”唐兵兵咬牙切齿地捂着脸,缩着脖子坐在地上看着彷小南,羞怒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啪”他这话音还没落,却是又被彷小南一巴掌扇翻。

    “呜…你敢打我…”唐兵兵捂着脸,躺在地上,看着彷小南,惊恐地叫道:“我爷爷是雷清…”

    “啪”

    这名字还没报出来呢,唐兵兵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你…你…”唐兵兵两脸被扇得通红,这时捂着脸,惊恐地看着彷小南,终于不敢再言语。

    旁边的童锐和袁明强两人,看着被彷小南打成这般模样的唐兵兵,都只觉得自己的脸都是一阵生疼;两人想要去劝上一把,但看了看彷小南那生人勿近的表情,终于还是决定不去为妙。

    彷小南淡笑着缓缓蹲下身去,看着对面缩着脖子,捂着脸,满脸惊恐之色的唐兵兵,淡声地道:“没错,多亏你有个好爷爷,所以我不敢杀你!”

    “但打你,我还是敢的!”彷小南耸了耸肩,伸手点了点唐兵兵,缓声地道:“我不管你是自己来的,还是听谁的来东原找我麻烦;但你要明白一点…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人,你都能惹得起!”

    “明白吗?”

    看着彷小南那森寒的目光,唐兵兵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阵阵的冒凉气,这时他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真继续招惹对方的话,结局一点很惨。

    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脖子又是一缩,赶紧颤声地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

    “行,明白就好了…”彷小南笑了笑,站起身来,突然又道:“对了,你回头告诉杨敬耀一声,让他消停点;要是敢再惹我,我还真就把许少阳他们弄死给他看看!他可还不够资格惹我!”

    “是,是…”唐兵兵赶紧地连连点头,他可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赶紧走人;这时他心头无比懊悔,也无比的恼怒,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自己怎么会来这里,招惹这个疯子?

    疯子,真是个疯子…

    但他以为他是谁?敢这样对自己,等自己回去了,一定找人弄死他!

    “啪”

    唐兵兵这还刚这般想着,脸上便又是一疼,又被直接扇翻在地,这心头悲苦地“噗”地一声朝着地上吐出了一口血沫和一颗牙齿。

    彷小南耸了耸肩,伸手轻轻地拍着唐兵兵的脸颊,微微地笑着道:“不要当着我的面,想着要怎么报复我;赶紧出去,打电话也好,坐飞机赶回去燕京在你爷爷面前哭也好;记住…千万不要再当着我的面,想这些事情!”

    “你想什么,我都知道的!”

    听着彷小南这话,唐兵兵颤巍巍地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边朝着屋外跑了出去,连那躺在地上乱滚的中年人都顾不上了。

    看着唐兵兵仓惶离去的身影,彷小南朝着一旁的两个侍者招了招手,道:“好来,把地上的这家伙送到医院去!”

    “对了,他这个样子有些像羊癫疯,送去精神病院吧…”

    随着那中年人被抬了出去,彷小南这才微笑着看着旁边寂静无声的诸人,抱歉地笑着道:“不好意思,刚才有些冲动了…扰了大家雅兴,继续…来,来,大家继续喝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