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六十章 看守所
    燕京,一位老者脸色阴沉地看着对面的一位中年人。

    “赵武祥是什么意思?当初他没插手,现在怎么突然冒出来,准备翻案?”

    中年人脸色也有些难看,缓声地道:“只怕是有这个意思,半个月前发现有些不对,但也没太在意,但现在有两个关键的人被同时抓进去了,才引起我的注意!”

    “我分析了一遍,又查了一下,确认赵三明已经被监外执行了,想来也只有这个可能!”

    “而且...此事里边只怕不只是赵武祥动手了,我查过,似乎还有方墨湖的影子,否则此事不会如此隐秘,直到现在才被我发现!”

    “方墨湖?”老者微微皱眉。

    中年人赶紧解释道:“东原市的一把手!”

    “哦,是他!他们怎么会搅和到一块去了?”老者微微地有些愕然,道:“这两人应该不是一条道上的??!”

    “不清楚,不过我查过,有个叫彷小南的在其中甚是关键!似乎与赵三明的女儿走得相当近;而且这个彷小南似乎是方墨湖的侄子!”中年人缓声道。

    “彷小南?”老者微微皱了皱眉,突然脸色一惊,道:“哪个彷小南?!”

    “东原的彷小南,您老听说过他?”中年人稍稍一愣。

    老者轻吸了口气,目光微凝,转头看向窗外,沉吟了一阵之后,才缓声地道:“这是个麻烦的角色??!”

    “麻烦的角色?”中年人轻吸了口气,能够让这位都说是麻烦的角色,那就真是麻烦了。

    又是一阵考虑之后,老者才缓声地道:“此事不急,我想想办法,阳城的这个位置可不能丢!”

    “好!”中年人若有所思地凝重点头应道。

    东大附一的高干病房,环境还是挺不错的。

    赵小玉父母住的一个套间算是附一最好也是最大的,两夫妻住在这里养病倒是还挺悠闲的。

    “阿姨,最近感觉如何?”

    看着坐在对面,面容红润的赵母,彷小南微笑着问候道。

    “现在感觉已经好很多了!”赵母言语清晰,精神相当不错,很明显这去了心结,较之前些日子情况是大好了,看着彷小南眼中满是笑意道:“小南,真是要多谢你了!”

    “哪里,阿姨您说这话就客气了!”彷小南笑了笑,看向一旁的赵市长,道:“赵叔叔,那边的事情现在进展还不错,若不出意外的话,估计再过半个月左右这事就能有个结果了!”

    “哦?这么快?”赵三明眼睛一亮,若不是眼前这位确实是神通广大的紧,他还真有些无法相信。

    “差不多吧,不过也只是大致出结果的时间,到最后的彻底定案,估计时间会稍长一些!”彷小南笑着道:“您安心在这里修养便是,等着结果出来便是!”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赵三明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一抹惆怅:“其实复不复职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够洗脱冤屈,我也就安心了!”

    “没有问题的,赵叔叔您放心!”

    时间过去的很快,没几天,赵武祥那边也给彷小南来了消息,说有点麻烦。

    赵武祥端着茶,客气地看着对面的这位年轻人,缓声地摇头笑道:“事情差不太多了,但现在就是两个关键证人不开口!”

    “不开口就没办法?”彷小南微微地皱了皱眉,道。

    “确实没办法,当初的关键证据都已经被毁掉了,要是他们不开口,那么这个案子就翻不了!”赵武祥叹了口气,道:“毕竟时间过去大半年了,他们收尾也收得差不多,能查到这两个人身上,算是不错了!”

    “毕竟现在他们身后有人在,要他们开口,确实有难度!”

    彷小南稍稍地沉默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想了想道:“那行,找个时间安排我去见一见那两人便是!”

    “哦?这样就再好不过了,要不今天或者明天晚上?”赵武祥闻言大喜,这若不是那边实在是撬不开两人的嘴,他也不会找上这位。

    “行,那就今天晚上吧!此事宜快不宜迟!”彷小南缓缓点头道。

    晚上八点,彷小南开着车依约朝着看守所而去。

    车子在看守所门口停下,刚下车便有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快步地迎了过来,打量了一下走下车来的彷小南。

    迟疑了一下之后,领头的一个三十二、三岁左右的年青人恭敬地上前来道:“请问是彷先生吗?”

    “对,我是!”彷小南点了点头。

    听得彷小南点头,年青人赶紧地道:“彷先生,您好,我是检察院侦查处的张强,奉命在这里迎接您!请您随我来!”

    “好,走吧!”

    彷小南在两人的陪同之下,大步地朝着看守所内走了进去。

    一边走,旁边的那位张强便一边介绍道:“这两人在这个案子里非常关键,但本身都是纪检侦查部门的老手,所以反调查审讯能力相当的强,我们进行了五天的突击审讯,但都没有办法突破,所以只能请您来试试看!”

    “嗯!”彷小南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穿过了几道门之后,两人便领着彷小南走进了一间审讯室内。

    “彷先生您请坐,我现在马上让他们带人过来!”张强客气地道。

    “好!”彷小南也不推辞,便在桌子前坐下。

    但这刚坐下,突然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彷小南拿出手机一看,沉吟了一下,眉头微微扬起,伸手朝着旁边的张强示意了一下。

    看着彷小南示意他暂停的手势,张强一愣,但还是放下了手中叫人的电话。

    “白巡察长,这大晚上的怎么想起打我的电话?”接通了电话,彷小南淡声地笑道。

    “找你当然是有事!”白开明轻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是不是在阳城看守所?”

    “嗯?”彷小南眉毛一皱,缓声地道:“您怎么知道?”

    “马上停手,这事违规了,你不能出手!”白开明叹了口气,道:“回去吧,别插手这件事,有人告上来了!”

    “有人告上来了?”彷小南皱眉沉声地道:“此事本就与我有关系,为何不能出手?”

    “不是你的直系或者近亲旁系,你也没结婚,此事没有足够的理由!”白开明沉声告诫道:“有人盯着你,别乱来,现在可你算是我们镇守府最出名的巡察使,真要被人抓住尾巴,不处理都不行!”

    “呼!”彷小南长长地吐了口气,才道:“好,我知道了!”

    旁边的张强两人疑惑地看着挂断电话,突然又站起身来的彷小南。

    “今天的审讯停止吧,我再想办法!”彷小南淡声地道。

    “???停止?”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了一抹古怪。

    “对,走吧!”彷小南明白两人在想什么,也不多解释,直接道:“我被人盯上了,再想办法!”

    “是!”张强虽然心头狐疑,但也不敢多言语,毕竟这位可是上头交代下来的,当下便赶紧送着彷小南出去。

    坐回了车上,彷小南皱眉想了想,然后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老马,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