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昆仑来客
    云城子挂断电话的时候,脸都是青的。

    虽然对方只是随意提了提此事,没有也不敢真正追究此事,甚至那笔供奉的事情也丝毫没提,但被打脸了就是被打脸了。

    他堂堂昆仑长老,原本只是趁机赚笔外快而已,给人打了包票,竟然还出了岔子,这老脸实在是有些没地搁。

    “呼...”云城子深吸了数口气,脸色才稍稍地好看了几分。

    定了定神之后,云城子走出门去,向掌门赤城子汇报了此事。

    听完之后,赤城子的脸色也相当难看,满脸寒霜,寒声地道:“确认彷小南没有出手?”

    “没有,彷小南确认没有动手,动手的是其他人!但具体是什么人,暂时还没有查到!”云城子缓声道。

    “只要不是他出手,那谁出手都没有任何意义!”赤城子脸色逐渐阴沉,轻哼了一声,低头看了看地面,良久之后,终于摇了摇手,道:“就这样吧!”

    “是!”

    云城子轻轻地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站在大殿门口,看车西边那如血的夕阳,云城子沉默了一下,转身离去。

    青云镇,天际山脚,一块米八高的碑相当的显眼。

    “呸...吓唬谁??!自己捞了好处,还生怕别人沾一点!”

    一个光头狠狠地朝着石碑吐了口口沫,哼声地一挥手,道:“走!咱们进去!”

    “是,师叔!”跟在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齐齐地应了一声,提着兵刃,大步地随着光头走进迷雾中去。

    个把小时之后,又是一群人走了过来。

    走在前头的一名老者,看了看那碑,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凝重,回头沉声地道:“西铭和方罗在外边接应,其余人做好准备随我入内,万万不可大意,一但若是发现不对,立刻退出!”

    “是!”身后几人沉声应诺,拔出兵刃,拿出道符,摆出了防御阵型,缓缓步入迷雾之内。

    如此般的,一连来了四五批人,除了其中一批,看到了石碑上的字,迟疑了一下之后,退去之后,其余之人都昂首入内。

    那浓雾如同怪兽一般地,悄无声息地吞噬了一批又一批的修士。

    这些修士有若落水的秤砣一般,基本上都是一去不复还。

    留在山下准备接应的几人,渐渐地开始慌了。

    而许多后来赶来,准备进入的队伍,听得里边已经陷落了十几人,无一人出来之后,也都明智地停止了入内。

    此时,众人看着那石碑的目光,终于多了许多的凝重和一丝敬畏。

    彷小南这段时间倒是经常在乡下呆着。

    每天打打拳、钓钓鱼,帮着彷父料理一下菜园花圃,倒是罕见的悠闲。

    “修界诸同道,求见彷巡察使!”

    彷小南这时正坐在河边钓鱼,突然却是听得后边有人小意地低声道。

    微微皱了皱眉,彷小南伸手提起钓竿,朝着有些疑惑的父亲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来。

    看着眼前的六七人,彷小南淡声地道:“什么事!”

    “彷巡察使,我等冒昧打扰,还请巡察使救命!”领头的一个中年人,一脸悲苦地恭敬拱手乞求道。

    “还请彷巡察使出手救救我等师父师兄!”后边几人,都是一脸希冀的恭敬拱手道。

    “天际山?”看了看几人,见得几人都连连点头,彷小南淡声道:“你们没看到我立的碑?”

    几人脸色微变,领头的中年人涩声地道:“看到了看到了,但...但我们没想到这么严重!”

    “我已经警告过了,自己贪心就没办法!”彷小南缓声地道:“我和那府主进去过,最后也只能是勉强得以退出来而已,回去吧!”

    看着彷小南转回去,提起钓竿,甩入水里,没有再理会他们的意思。

    几人脸色都是一阵的发白,却是又不敢再言语。

    这犹豫了一阵之后,终于都恭敬地拱了拱手,颓然地离去。

    接下来的日子,修界难得的平静如水。

    赵三明市长的事情,在赵武祥和方墨湖的推动之下,解决得也相当的快。

    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囚犯赵三明又摇身一变,顺利复职。

    而赵武祥也趁机拿下了好几个人,并且狠狠地给了一些人警告,并且顺利掌控南省,算是其中最大的赢家。

    方墨湖收获也不小,在省里几个重要部门分润了那么几个位置,算是皆大欢喜。

    彷小南坐在门口的花园里,微微地闭着眼睛,感受着温暖的阳光,隐隐地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秋天终于过去了,初冬的阳光最是舒爽不过了。

    “叮铃铃!”

    手机的铃声,打扰了彷小南懒懒欲睡的心绪,长长地呼了口气,伸手拿起手机,随手接通。

    “你小子应该快通灵了吧?”那杨的声音轻笑着传来。

    彷小南费力地睁了睁眼睛,眯着眼睛看了看天空的太阳,缓声地道:“估计还有一阵!”

    “还要一阵是多久?”那杨交代道:“千万莫要大意,长生君绝对不可小视!”

    “我明白的,如果真要破境,到时候一定请府主帮忙护法!”彷小南叹了口气,感激地道。

    挂断了电话后,那一丝懒懒的睡意也没有了。

    彷小南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看了时间,才下午两点,不由地叹了口气,走回屋内去。

    摸了一颗丹药丢进口中,然后便打起一趟拳来。

    虽说这最近事事顺心,但人不可有忘战之心,还是要尽快的进阶通灵为好;手里有足够的资本,才能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自从上次之事之后,赤城子最近大半的时间都在闭关,而整个昆仑也相当的低调,大多数的长老也都陆续闭关,埋头苦修。

    这天,一个面容俊美、微带傲然,一身青丝道袍的年轻人缓缓地走上了昆仑山!

    守在山门出的两个年轻昆仑弟子,见得来人,这便迎了上去。

    “道友从何而来,不知来我昆仑有何事?”领头的昆仑弟子,看着对方的风范,倒是不敢怠慢,拱手客气地道。

    年轻人轻轻地扫了两人一眼,随手丢过去一块令牌,淡声地道:“让你们掌门出来迎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