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引人瞩目
    东南,林家大院。

    林宗峰坐在书房之内,看着一份报告,目光微凝,皱着眉头沉吟了一阵之后,沉声道:“来人!”

    “属下在!”门外一个精悍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拱手应道。

    “派人紧密关注一下此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宗峰将手中的报告递了过去。

    中年人伸手接过,看了两眼之后,便沉声应道:“属下明白!”

    龙虎山,天师府。

    在后山某座洞府之内,一位身着五彩金丝道袍,头挽道髻的道士正在盘膝入定;只见他面容红润,但却声息全无,毫无丝毫生机,仿佛只是一个泥塑之菩萨一般。

    此时,洞府门外突然传来轻轻地击缶之声。

    随着这击缶之声,那原本毫无声息的道士突然胸口有了些起伏,长长地吸了口气之后,缓缓地睁开眼来,看向门口,沉声道:“进来!”

    随着道士的言语,外边一名道童小心地走了进来,双手奉上锦书一封:“启禀掌教,有秘传锦书到!”

    道士缓缓颌,伸手接过那锦书,仔细打开,看了两眼之后,脸色便是微变。

    稍稍沉吟,便道:“传我令喻,请清风师弟前来一见!”

    “是!”

    三家五派,在修界地位举足轻重,相应的其势力自然也非同一般;其他不少门派,虽然没有三家五派这般强大的实力,但却也是各有各的消息渠道来源。

    而这几位傲气十足的年轻人们,在这下修界更是不知掩饰,故而很快的这灵修界来的几位,行踪便被人盯上了。

    四位年纪二十来岁,应当都是通灵境的存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近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二十来岁,能够在三十岁前进阶金刚境,那都是各派精英级的存在了,这二十来岁的通灵境?怎么可能?

    这么耀眼的存在不吸引人,也得吸引人了。

    也就是过了一两日,这各派便也都收到了准确的消息。

    “家主,确认不错,出现的并不止一两人,一共有四人,两男两女,基本上可以肯定都是通灵境的存在!”

    听得属下的言语,林宗峰的眼皮不由地一跳,如此年轻的通灵境,前所未闻,而且一下四个,这是从哪里冒出了的?

    林宗峰缓缓地在书房中来回走了几趟,终于沉声地道:“查,继续查,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龙虎山,天师府。

    张天师看着手中新收到的锦书,脸色也是一片严肃,翻来覆去地将这不过是数十字的锦书看了两三遍,这才寒声地道:“传令清风,继续追查,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是!”

    如同这般的还有许多人,比如说三大家的刘家、五派中的崆峒,都注意到了四人的出现,以及与那几家的关系;开始全力调查起此事来。

    毕竟太古怪了,谁都不敢轻视此事;而更让众人好奇的是,这样厉害的年轻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又是怎么跟那几派搭上关系的?难不成那几派还有什么秘密大家伙尚不知晓不成?

    洪巡音一身古驰的连衣短裙,两条细长的长腿行走在沙滩之上,看着远处海天一线,惬意地轻轻地一甩头,显得诱人至极,让旁边的陈东骆看得眼睛一亮。

    “啧啧最近跟在我们身后的蚂蚁挺多的??!”洪巡音媚眼轻佻,随意地瞄了一眼身后,轻笑着道。

    陈东骆回头看了一眼,脸露得意之色,笑道:“这群一辈子也不一定能通灵的土包子,看到咱们好奇也正常,就让他们看着吧!哈哈”

    旁边的腾云子也轻笑一声,脸上同样满是傲色;他们在灵修界也算是天之骄子,在这下修界就更是这群土包子仰视的对象;这要是没人注意这才倒是奇怪了。

    唯有白熙之微微地皱了皱眉,没有言语什么。

    “我说,咱们在这边也玩了两三天了,要不咱们去看看那个叫彷小南的?不是说他一人击杀了两名通灵?这可让人好奇的紧??!”

    看了看后边装作游客的那些人,洪巡音突然轻笑着道。

    腾云子和陈东骆对视了一眼,都缓缓点头,对于这个彷小南他们也相当好奇;这抽时间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自从搬进了新家,彷小南呆在青云镇的时间倒是多了起来。

    相对于东原城来说,青云镇的灵气还是充裕不少的;基本上每隔一两天,彷小南便会回家住上那么一两天;陪父亲钓钓鱼,带带自家的乖儿子,帮母亲做两个菜。

    对于他来说,这么多年来,亲情远比一些东西要更重要。

    午饭喝了一碗鱼汤吃了两碗饭,林玉音便习惯性的去午睡;彷小南便也闲着无聊,便抱着自家的乖儿子,慢慢地过桥,朝着天际山那边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这段时间,敢来天际山的人,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了,青云镇也跟着清净了许多,彷小南倒是也跟着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清楚那位云灵的性格,这若是经常有人进去的话,若是惹恼了那位,再闹出什么来,可也是大麻烦事。

    走到天际山脚下,果然四周空无一人,彷小南便慢慢地朝着山上走去。

    走到半山腰,看着那浓郁的雾气,彷小南微微一笑,将宝贝儿子放了下来。

    “去吧,去找那位姐姐玩!”

    听着爸爸的言语,彷小宝欢喜地咧嘴笑了笑,然后便摇摇摆摆地朝着那雾气中跑了进去。

    看着胖儿子消失在雾气中,彷小南轻笑了笑,摇了摇头,也转身下山去;这已经是第二回送儿子去找那位玩了。

    习惯了,等两个小时再上去接儿子便是。

    这刚刚地走下山来,彷小南便看得一辆路虎停在路边,只是他也没太在意,正要转身离去,却听得有人道:“你就是彷小南?”

    彷小南两条修长的眉毛轻轻地扬了扬,转过去身去,便见得那辆车上走下来几个人。

    看着这几人,彷小南的眉头渐渐皱起,轻轻点头,道:“对,我就是彷小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