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赤血杀
    “轰!”

    随着一股气浪爆开,右手手猛然一震,一阵酸痛,彷小南也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浑身衣衫都出了“猎猎!”之声,朝后骤然舞动。Ωe   ΩΩww%om

    “呵呵果然也不过如此!”感觉自己一拳占了上风,腾云子得意冷笑了一声:“好,来再吃我一拳!”

    只见得腾云子脚下一顿,一拳带着古怪的韵律和逐渐而强的无比威势,闪电一般地朝着彷小南砸至:“霸龙拳!”

    看这那一拳砸来,便有若一头蛟龙冲天而起,而后俯身冲来的感觉,彷小南脸色终于微变,双手虚虚一合,旋即手腕一贴,双手一转,化作一朵旋转莲花一般挡在这一拳之前。

    这次,没有气浪爆开之声,但却是有着一阵阵的“呼呼”声传来;彷小南手心之处,似有一个漩涡,死死地挡在了腾云子这一拳之前。

    虽然挡住了,但在这一拳之下,彷小南脚下却却是不住朝后滑退,整整后退了丈许,颇有些狼狈,才将这一招“霸龙拳”给挡住。

    看着自己这招无往不利的霸龙拳,竟然被的彷小南给硬生生挡住,腾云子眼中也隐隐地有着一抹惊色闪过。

    但这惊色也只是一闪而过,旋即便是嘲声冷笑道:“果然也不过是这等货色!”

    那头正紧张看着这边动静的众人,听着音箱中传出的话语,一个个满脸愤然;旁边那稍稍年长一些的,叹了口气,低声地道:“彷小南不过是金刚境,能挡下来,已经是相当厉害了?!?br />
    听得这话,车内的人都是一片沉默。

    彷小南静静地看着眼前一脸傲然嘲讽之色的腾云子,也不多言语,突然一脚朝着腾云子的脑袋扫了过去。

    “呵!”瞧着这一脚扫来,腾云子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右手肘一抬,“砰”地一声,便挡住了彷小南的这一脚;同时左手一紧,便是要一拳朝着彷小南轰过去。

    但他这拳头还没挥出,便感觉下巴处有一道厉风袭来;腾云子脸色一变,整个人往后一仰,避开彷小南这快若闪电的一记膝撞;同时一个巨龙翻身,便朝要朝着旁边闪避而去。

    但此时,却是来不及的,这一记膝撞刚刚落空,他却是忘记了彷小南一双手还没动。

    可怜这腾云子,还刚翻了半个身,一拳便迅若闪电一般直接砸到了他的右脸颊之上。

    腾云子这才痛哼了一声,口中两颗牙齿还刚刚喷出;左脸之上又挨了一拳。

    这左右各挨一拳,脑子震荡了一下,瞬间一晕,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彷小南直接又是一个过肩摔,“啪叽”地一声直接拍到地上。

    “这这”旁边的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腾云子在四人当中,实力至少也是前二三,怎么一下就被彷小南给干翻了?

    “呵呵这等货色也敢来我修界!”

    刚才一套秘技“连云打”施展的畅快淋漓的彷小南伸手一提,便提着还在晕乎当中的腾云子的脖子,给提了起来,冷声地笑着道,便又是一个过肩摔。

    看着腾云子再次有若死鱼一般地被拍在了地上,那边隔着十来米远的洪巡音终于反应过来,怒声喝道:“放肆!”

    她与腾云子关系不错,而且风行门与古昆仑更是同气连枝,此时腾云子被打成这般模样,也顾不得对面那小子长得不错了;只见她右手微屈成爪,那掌指之间,一道灵光闪过,便是虚空朝着彷小南一爪劈了下来。

    彷小南头皮微紧,便感觉到身后数道厉风已经到了自己背上,现自己已经躲不过这一击;这冷哼一声,手一翻,那提在手中腾云子便被挂到了他背上。

    “啊”

    只听得腾云子一声惨叫,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便冒了出来。

    “你!”那边的洪巡音看着腾云子背上,被自己一记虚空爪给抓出来的几个血洞,脸色骤然一青,怒声喝道:“找死!”

    只见她长身而起,手中一柄两尺多长的短剑便骤然浮现,朝着彷小南一剑刺来。

    彷小南此时也看到了腾云子背上的几个血洞,若不是自己反应快,这原本便是要落在自己背上的,目光一寒,手一抖,一枚尺余长的乌黑钢刺便浮现在了手中,正是上品法器“毒龙刺”。

    “铛!”

    那毒龙刺直接地撞到了洪巡音的短剑之上,将洪巡音的这一剑稍稍地撞偏了一点之后,便直接顺着那剑身,朝着洪巡音的手腕刺了过去。

    “哼!”洪巡音轻哼了一声,眼中一寒,左手轻捏剑诀,微微一转,手中的那短剑轻鸣一声,骤生寒意,一道尺长的寒芒,爆然而出,朝着彷小南的脸颊直直刺到。

    彷小南现在也是半步通灵,对于各种气机相当敏感,这一道寒芒袭来,还没看到,便已经清晰感知,心头微惊,反应极快,头毫不迟疑地一偏,只觉得脸上一寒,有什么一射而过;总算是堪堪避开了这险些破颅而过的一击。

    感觉着自己右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痛,便知虽然逃过要命一劫,但终究还是受了伤,而且只怕还不轻。

    彷小南也彻底怒了,虽然他现在不过是半步通灵,对上这等通灵术法,他确实是有些力有不逮;但他可是长生君的继承人,这无数实战经验在身;虽不能流畅施展各类术法,但各种熟练秘技多不胜数。

    他较之几人差的只是天地感悟,若论近身作战,这几人是拍马都赶不上他。

    手腕也是一转,手中的毒龙刺瞬间化为一道乌光,有若鬼魅一般地一转,贴着洪巡音的剑身朝下一滑。

    洪巡音还在为自己刚才那一击落空在惋惜,心头警兆突生,毫不迟疑地一松手,连剑也不要了便猛然后退。

    这刚刚松手,便感觉手上一痛,那如玉般的手腕之上,一道长约两三寸的伤口骤然浮现,一股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啊”瞧得这模样,洪巡音瞬间痛叫了起来;虽然刚才那弃剑总算挽救了她这条胳膊;但她何时受过这等伤,而且还是被一个下修界的半步通灵伤成这般模样?

    当下两眼瞬间赤红,左手剑诀一捏,从自己右手伤口之上一划,只见一道鲜血骤然飞射而起

    尖声喝道:“赤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