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心绪
    在疗伤丹药的作用之下,几位灵修使者的伤势恢复的很快,不过是个把礼拜时间,基本上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洪上使!不知可有完全康复?不若多修养些时日”瞧着对面洪巡音那阴沉的脸色,荀一泰小意地拱手问候道。

    “哼,你说呢?”洪巡音冷冷地看着对面的荀一泰,眼中隐隐地透着一丝恼怒,若不是这个荀一泰当初提这么一嘴,自己怎么会往彷小南那边凑过去?结果弄成这般模样!

    不单是脸丢大了,而且回去宗门还不知会如何惩处自己;更别说下回想要再来这下修界,只怕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想着这下修界的繁华,洪巡音心头就愈发的恼怒了,冷冷地道:“宗门已经发下诏令,命我即刻回归!”

    “就回去了?”虽然早有准备,但荀一泰依然是心头微凉。

    “对,我这就走!至于合作之事,延后再说!”洪巡音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要走。

    旁边的荀一泰,赶紧朝着旁边的弟子示意,将一个包送了过去:“洪上使这就要走了,些许土特产,还请洪上使笑纳!”

    看了一眼那大包,洪巡音轻哼了一声,脸色稍稍地好看了一分;也不客气,伸手接过转身边走。

    看着洪巡音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荀一泰的面容瞬间铁青,狠狠地将手旁的一个杯子砸到了地上。

    相对于荀一泰,赤城子这边倒是好上不少。

    腾云子的脸色满满的都是阴沉,看着对面的赤城子,微微地拱了拱手,道:“赤城子师兄,吾奉召回灵修界了,就此告辞!”

    “师弟慢走!”赤城子肃然拱手,朝着旁边的弟子使了个眼色。

    旁边的弟子,赶紧上前恭敬地送上一个大包。

    接过包,腾云子脸色微好,缓声地道:“此次回界,只怕短时间内,我不会再来了;不过赤城子师兄放心,祖派那边对于下修界相当重视,就算是我不来,应该还会有有人再来的!我也会为师兄和下昆仑多多言语几句!”

    听得这话,赤城子心头暗暗松了口气,拱手感激,道:“有劳师弟了!”

    在某处人迹罕至的大山之中,一条深幽的山谷藏身在其中的一条山脉之下。

    谷中溪水潺潺,巨石林立。

    在谷内最中央之处,两个年轻男女正在一块巨石之上盘膝而坐。

    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另有一对年轻男女慢慢地出现在谷口。

    “你们总算来了,我们都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陈东骆不满地看着两人道。

    “我们比你们可是远里上千里!”腾云子轻哼了一声道。

    旁边的白熙之脸色略微地还有些苍白,身体似乎还未完全还原,此时看着三人,巍巍地皱了皱眉,道:“不要多说了,准备吧!”

    听得这话,几人对视了一眼,都缓缓点了点头。

    各自从身上摸出一根尺余长、漆黑如玉的石桩,围着这块巨石站好,然后寻着一个位置,将这石桩用力地插下去。

    插好之后,这几枚石桩,竟然缓缓地开始溢散出一些淡淡的光芒。

    “回去吧?”白熙之看了看几人,脸上露出一抹涩然的苦笑。

    腾云子也叹了口气,看了看身边几人,瞧着众人脸上的那丝不甘和苦涩,点了点头:“回去吧!”

    “走!”洪巡音冷哼了一声,手一挥,一道法诀使出。

    只见的这几枚石桩随着洪巡音这道法诀施出,一团耀眼的乌光爆出;一闪而逝之后,几人便消失无踪,那几枚石桩也化为一摊石粉,随风飘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半。

    随着两、三个月的时间过去,提起彷小南的人,慢慢地也越来越少;而整个修界也逐渐地开始恢复了平静,至少是表面上的。

    “小玉,还没有小南的消息吗?”

    赵三明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皱着眉道。

    “还没有!”赵小玉微微地笑了笑,道。

    旁边的赵母轻轻地叹了口气,朝着丈夫使了一个眼色。

    赵三明会意地没有再提这件事,转移话题笑道:“小玉,爸爸明天要率团去法国访问,你有什么想要的没有到时候爸爸给你带!”

    “不用了爸,你安心去吧,不用担心我!”赵小玉笑着摇头,甜甜地看着父亲道。

    “那好吧!”赵三明无奈地点了点头,提起包起身,朝着等在门口的秘书,道:“小孙,走吧!”

    “好的,市长!”

    坐在开着暖气的舒适车内,看着外边撑着雨伞,在阴冷雨中裹紧了衣服匆匆而过的行人,赵三明略微地有些感叹。

    世事无常,几个月前,自己还穿着号服在监狱里暗无天日地混沌度日;但却没有想到,自己不但顺利复职,而且还从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被直接扶正,成为了人人眼热的市府真正主人。

    甚至,还直接搭上了南省一把手的车,将这位置坐得稳稳当当。

    想起这些,赵三明就感慨不已,眼前也缓缓地浮现了那个年轻人的影子。

    现在,那位年轻人失踪了,他在担忧的同时心情也有些复杂。

    自己女儿跟对方的关系,他很清楚;若不是知晓那位年轻人身边还有其他女人,他真的会很替自己的女儿高兴。

    作为一位父亲,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在意女儿的幸福;就算是女儿说她幸福,他依然坚持地认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若不是因为自己下狱,女儿又怎么会与对方认识,甚至还欠下了对方如此多人情?

    他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来补偿对方,可不愿牺牲女儿的幸福。

    但不管怎么样,他此刻心头却是一点都不轻松;就算是知晓自己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就算是没有了那位年轻人,对自己的前途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却依然担忧那位年轻人的安全

    “市长,马上就到了林总已经在门口迎接了!”秘书小意地提醒道。

    “嗯!”赵三明轻吸了口气,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