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麻烦
    “见过镇守大人!”

    赵林峰脸上微带恭敬之色,潇洒地向着那杨拱手问候道。

    那杨微微一笑,道:“坐吧”

    “多谢镇守大人!”

    赵林峰也不客气,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向对面的那杨;看着对面那杨那只是多了一分出尘,其他却有若常人一般的气息,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而不可见的诧异之色,但旋即便又恢复了淡然。

    “赵掌门近日可好?”那杨淡笑看向那赵林峰,道。

    “掌门身体康健,有劳镇守大人惦记!”提起自家掌门,赵林峰倒是神情一肃,拱手致谢。

    那杨轻轻点头,眼中微露感叹之色,道:“上次与赵掌门见面,已经是六十年前了,没有想到,转眼便是甲子过去,实在是令人感叹!”

    一旁的赵林峰目光闪了闪,倒是没有说话;关于掌门与下修界镇守的关系,他出发之前,倒是听掌门曾说过此事;甚至特意还让他来拜会。

    只是灵修界与下修界天壤之别,相对于下修界通神之难,灵修界却是要容易得多了。

    只要有好的丹药,对于灵修界修士来说,并不太难;特别是像他这种门派骄子,通神那更是注定之事,至于更进一步的圣境,也有那么几成的可能。

    故而他倒是不太看得起这下修界的这些神通境;只要再过些年头,他也必然是神通境的一员;就算眼前这位下修界的第一人,是老资格的神通境,他想要追上也不过是十几年的事情。

    所以想要让他保持对对方的足够的尊敬,那也相当的难。

    那杨也只是感叹了一句,旋即便转移话题,看向赵林峰,淡声道:“这些年,我身为下修界镇守,一直与灵修界保持联络,同时与灵修界各派换取相应资源,以供我下修界修士修炼所需!”

    “但却也对灵修界所知不多,不知目前灵修界情况如何?”

    面对那杨的询问,赵林峰略带矜持地缓声笑道:“镇守大人倒是问对了,灵修界这几年变化有些大!”

    “哦?”那杨淡声道,似是好奇。

    “我灵修界这近千年来,各派为了资源分配,一直处于半紧张和针对状态;但最近几年来,地域划分逐渐稳定,几个大门派的纷争也大多尘埃落定,故而现在倒是我灵修界千年以来,最为稳定之时期!”

    说到此处,赵林峰傲然一笑,道:“这也是为何,我灵修界诸多门派能抽出手来,派人下界给予下修界支援的缘故!”

    那杨缓缓点头,对于赵林峰那略微有些不显尊敬的神情,并不在意。

    “如此甚好,我下修界资源以及功法方面,确实需要灵修界的诸多支援!”

    那杨淡淡的言语着,并不掩饰下修界的困境,甚至一点都不觉得在灵修界一个晚辈面前做出这样的表态有什么难堪的。

    赵林峰走出去之后,脸上很有些骄傲。

    虽然这位下修界镇守,确实是有些给他高深莫测的感觉,但下修界就是下修界,还不是什么都要求着灵修界?

    白开明恭敬地站在那杨的身后,看着远处那昂首挺胸离去的年轻人,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

    “让他们张扬自傲一些无妨只有他们张扬一些,我下修界才能明白,不管什么,依靠自身才是硬道理。

    法海道士最近很郁闷,原本刚刚完成闭关,顺利进阶金刚境,是一件可以让他得到大解脱的事情。

    至少,作为龙虎山天师府年青一代的第一人,他跨境金刚之后,就算是师父也不会再压迫他太甚,总会让他有几年的放松时间;轻轻松松地过两年悠闲的好日子。

    但最近他的日子却是相当的难过。

    因为古天师府派下来的那位年轻的小师叔,让他极为郁闷。

    “法海!”

    这位一脸倨傲的年青道士,轻轻地瞄了那边正在引领众师弟练拳的法海一眼,淡声地道:“你的拳法这么稀松怎么好意思教人,来师叔指导你!”

    法海脸色一苦,无奈地朝着这位小师叔拱手道:“还请师叔指教!”

    “??!啊??!”

    他堂堂龙虎山大师兄,不过是三五下,便被人当着数十上百位师弟师侄的面,揍得七零八落,只差没鼻青脸肿。

    而且挨了揍,还不敢给脸色,还要小心翼翼地给这位鼻子朝着天上的小师叔致谢,感谢对方的指教。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好生修炼,莫要丢了我龙虎山的脸!”

    看着周围那些一脸惊叹、敬畏看着自己的晚辈们,这位年轻道士满意地点了点头,双手负在身后,扬长而去。

    对于背后盯着自己的那些敬畏目光,这位灵修界来的小师叔相当的满意;只剩下法海站在那地一脸的阴郁。

    “过不下去了,灵修界了不起么?若不是掌教真人有命,我真是理都不想理会他!”

    法海对着自家老师郁闷地道:“老师,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清风道长叹了口气,看着自家弟子,有些心疼地道:“法海,再忍忍吧,现在府里正是与祖派亲近之时,多有依仗,咱们也只能忍忍!”

    “老师,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他来自祖派就了不起么?把我等弟子贬得一无是处!诸多师弟,都觉得任由那小子那般行事,这府里以后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模样!”法海郁闷地道。

    “唉此事,我会去与掌教真人说说,请掌教多多训诫便是!”

    不单是法海如此,金刚门的刘昆此时也是烦恼的紧。

    “刘昆师侄,听说你与那彷小南走得很近?”一位高大雄壮的年轻人,一脸霸气地看着对面的刘昆,哼声道。

    “钱师叔,我与小南是朋友,不过见面并不太多,也就是见过两三回而已!”刘昆老实地回答道。

    “见过两三回?我可不信!”钱师叔冷哼了一声,道:“说说吧,这小子到底怎么个厉害法?听说真一个人打了我灵修界下来的四个通灵,你觉得有可能吗?那腾云子几人,虽然实力比我要差上不少,但也不弱!”

    “额这个,应该是不错的;当时有人拍了视频为证!”刘昆小心翼翼地答道。

    “视频,什么视频?拿来我看看!”钱师叔一脸的不信。

    刘昆赶紧地拿了一个pad过来,给钱师叔播放起来。

    “什么玩意!怎么可能,这没用腾云子,还有那该死的……几个人打一个,竟然被打成这样!”

    这位钱师叔这才看了两眼,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猛然将手中的平板往地上一摔,怒声道:“这彷小南在哪,叫过来,我来教训他!”

    “师叔,彷小南已经失踪了!”

    “失踪了?哼我看他是怕,躲起来了吧!”钱师叔冷冷地看向刘昆,眼中满是怒气,道:“刘昆,来来,你跟彷小南走得那么近,实力应当也不弱,来来让师叔好好领教一下!”

    “???师叔我不敢!”

    “不敢什么?来,开始…”

    “啊啊啊…师叔饶命,师叔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