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大败
    “下去吧!”

    一名面容俊朗,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傲然地清喝一声,一脚便踹在了一个被囚龙术死死困住,正奋力挣扎得脸红脖子粗的老者身上,将这老者直接踹下台去。

    看着台下那被人接住的老者,年轻人冷笑一声,道:“神通以下,中了我的囚龙术,还想反抗,自找苦吃!”

    “你”

    台下这时才勉强能活动手脚的老者,原本便受伤不轻,此时气血翻腾,气得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引得下边诸人一阵惊呼。

    “你休要张狂!”老者一口血喷出之后,这气倒是顺了两分;指着台上的那年轻人羞怒喝骂道。

    “不服?不服再来上??!”年轻人冷笑一声,挑衅道。

    “你”老者脸色涨红,这便再要往台上冲去;见状,旁边的人赶紧给拉?。骸袄蠲餍掷渚?,冷静!”

    这位本身实力便要弱一些,现在还受了伤,这要是再上去,那还不得被再打下来?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那边镇守府巡察司一位主持大赛的巡察长,看着台上年轻人的张狂模样,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便走上台中央区,沉声道:“此战吴显灵胜;下一战,黄世明对张明利!”

    “一群废物!”听着主持人的言语,这吴显灵才冷哼了一声,昂然地大步走下台去。

    “你你放肆!”台下的老同志们一个个气得手直抖,但却无可奈何。

    而那些年轻人一阵叫骂,那吴显灵却是理也不理会,只是冷笑了一声,傲然走下台去。

    再次上台而去的人,都憋着一股气,但想起方才的那几战,心头却是隐隐有些发虚。

    谁说这些灵修使者实力不强、经验不足?

    一个个打起来,丝毫不在他们这些活了五六十年的老家伙之下;加上那诸多不要钱一般的高阶道符,以及前所未见的各种秘术,这应付起来,胜率简直是大幅降低。

    日头逐渐西斜,总共数十场的比赛,不过是一天就打完了。

    原本在阳光下兴致勃勃、热闹非凡的人群,此时已经是一片阴郁的气息笼罩,早前的那些期待和兴奋早已经消散不见。

    那几名灵修使者的实力,让所有的人心情相当抑郁。

    此次比赛的结果也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除去八名灵修使者,下修界总共二十八人参赛,竟然只有三人杀进了前十,前五更是只有一人;而前三,全部被这些灵修使者们给包圆了。

    也就是说,那三份通神丹药,下修界诸人,一份都没有拿到。

    看着台上三个一脸傲然之色的年轻人,台下的诸人一个个脸色都甚是不好看。

    但却也无可奈何,技不如人,能怎么说?

    这八位灵修使者,虽说不少都是靠着挥金如土地施展各种道符致胜,但他们本身实力却是也不弱于下修界的诸人。

    特别是这台上能进前三的三人,更一个个都是通灵中境、甚至接近通灵上境的存在,一身术法更是极为惊人;就算是对方不洒出那诸多道符,这些年纪都在六十以内、实力至多也不过是通灵中境的存在,要打败对方也相当不易。

    唯有一些站在台下跟着长辈前来的年轻人们,看着台上的三个满脸傲气的同龄人,一脸的不服;当然,更多的是羡妒

    人家已经是通灵了,而他们不过是先天而已,其中差了两个大级别;也只能是羡妒了

    就算是这些人甚至将他们老师都给羞辱了一顿,他们也只能够看着,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心情阴郁的诸人,连镇守府安排的晚饭都没有心思吃了,一个个都黯然散去;连与一些老友相聚的心思都没有了。

    洪庆乃是八卦门最年轻的长老,此次运气实在是太差,虽然已经是通灵中境,却是连前十都没有能杀入。

    但他自身却是并没有什么太多遗憾。

    就今天的情况看来,就算是胜了第一战,也不可能杀入前三去获取那通神丹药;少打了两战,反而少丢了几分脸面。

    至少游龙门的那位通灵好友,虽然杀进了前十,但却是扎扎实实的被两个年轻人给羞辱了一番。

    “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咱们就回去!”

    看着没精打采的两个弟子,洪庆微微一笑,道:“你们这个样子作甚?为师都没觉得不开心,你们怎么就这番模样?”

    “老师,那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少女愤怒地道:“这靠道符取胜,算什么?”

    “明雅,如果论真实实力,为师取胜的几率也就是五成左右,输了也没什么奇怪的!”看着愤怒的弟子,洪庆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别想太多,他们身为灵修界大派传人,各种功法秘术,非我等能比!”

    “可是”少女还想言语什么,却是被洪庆挥手止住,笑道:“好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看着两个弟子回房而去,洪庆轻轻地叹了口气。

    面对可遇而不可求的通神丹药,不失望那是假的;他现在已经通灵中境,甚至距离上境也不太远了;若是有通神丹药,那么自己将来通神的希望,起码有八成以上。

    但若是没有这通神丹药,或许也就只有那么三、四成的可能;而且在目前这样的灵气环境之下,甚至更低也有可能。

    缓缓地摇了摇头,将这等些许不甘的情绪抛到脑后,开始准备收拾东西。

    但就在此事,突然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洪庆微微皱了皱眉,走上前去,打开房门来。

    这刚刚打开房门,看着外边的这人,脸色便是微微一变;他认得这人,竟然就是今日获得比赛前三的其中一人。

    “洪长老怎么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虽然对方依然脸带傲气,但却是客气的紧,让洪庆忍不住地一愣。

    但旋即便反应过来,伸手缓声笑道:“哈哈,怎么会?来来张使者里边请!”

    这位张使者微微一笑,缓步走进房间之内。

    看着洪庆将房门随意关上之后,这位张使者在小厅的沙发上坐下,伸手从口袋中摸出一支小玉瓶,轻轻地放在茶几之上。

    看到这小玉瓶,洪庆眼睛瞬间瞪圆,心头无由来的猛然一跳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