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零一章 幽碧灵茶
    “镇守府那杨座下弟子宇文默,奉师命特来拜见长生君阁下!”

    一身白衣,气宇非凡的宇文默站在落魂崖门口,拱手恭敬地大声言语道。

    随着宇文默的言语声落下,里边似乎早有准备一般,落魂崖的大门缓缓打开,两个青袍中年人迎了出来,客气地拱手回礼后,便让到一边,伸手恭请入内。

    “宇文公子请进!”两人引着宇文默走到大殿前,再次伸手恭敬道。

    宇文默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昂头朝着那有些昏暗的大殿内走了进去。

    走进大殿之内,便见得大殿最深处一座黑铁宝座之上,慵懒坐着一人,伸手托着下巴,斜斜地靠在那宝座之上,那张熟悉的脸庞之上,满是淡淡的困意。

    而在他下方的左首之处,此时也坐着一人,宇文默一眼便认出,正是落魂崖崖主落魂子!

    “宇文你来了坐吧!”坐在黑铁宝座上的彷小南似乎感觉到了宇文默的到来一般,微微有些费力地睁开眼来,那双迷糊中似乎又格外明亮的眼中,隐隐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着那边正要拱手行礼的宇文默,伸手随意地道:“你我无需客气!”

    宇文默定定地看了宝座上的彷小南两眼,那俊美的脸庞之上,也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微微拱手之后,便朝向坐在左首处的落魂子,拱手道:“见过落魂崖主!”

    “宇文公子客气,请坐!”那边的落魂子向来如同千年寒冰的冰冷脸庞上,挤出一丝笑容,起身拱手回礼。

    刚在右首处的太师椅上坐下,旁边便有一个十四五岁的秀美女童上前来,送上一杯香茗。

    宇文默伸手端起茶杯,捏起杯盖看了看里边那碧绿色的茶汤,轻轻地凑到鼻端深深地吸了一口茶香,眼睛微微一亮,接着又缓缓地抿了一口茶汤;让那茶液在口中轻轻回旋之后,才慢慢咽下。

    随着这一口茶汤下肚,宇文默微微闭目回神,惊声叹道:“幽碧灵茶,果然没名不虚传!”

    “宇文公子谬赞了,既然公子喜欢,落魂崖也备好了两斤今年的新茶,回头送给公子与府主品尝!”落魂子淡声笑道。

    宇文默脸色微喜,微微朝前倾了倾身躯,拱手致谢道:“崖主有心了,宇文墨谨代老师谢过!”

    “呵”坐在宝座上的彷小南,轻轻地打了个哈欠,似乎有些不耐烦,略微带着一丝倦意地道:“宇文,府主让你来找我,是有何事?”

    听得彷小南的言语,宇文默目光闪了闪,稍稍坐直了身躯,拱手道:“老师让我来问君上一声,当年诺言期限已至,不知君上准备何时正式让彷小宝入门!”

    说罢之后,宇文默轻吸了口气,定定地看着彷小南,等着对方的回答。

    “哦这事!”彷小南缓缓点头,睁了睁眼,感叹道:“最近神识不稳,许多事情都有些丢落,若不是府主提起,我倒还真的差点忘了此事!”

    听得彷小南这番言语,宇文默心头微微一紧,默不作声,等着对方继续的言语。

    只听得彷小南,继续道:“既然期限已经到了,那便让我想想”

    彷小南伸手敲了敲头,然后笑了起来,道:“如此吧,三月之后,请府主挑个日子,咱们就把这事给办了!”

    “三月之后!”宇文默眼睛一亮,神色迅速地放松了起来,看着宝座上的彷小南慵懒的表情,以及那明亮的眼眸,心头大定,起身拱手笑道:“如此甚好,待我回禀老师,选两个日子,再请君上定夺!”

    “无需这般麻烦,府主定下便好了,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彷小南随意地打了个哈欠,起身,道:“好了,我有些困倦,所以也就不多留你了,等三月之后再见吧!”

    “好!”宇文默似乎不在意自己这位曾经的友人这般不客气的模样,只是笑盈盈地拱手应道。

    “落魂,代我送一送宇文!”彷小南随意地摆了摆手,便懒懒地朝着大殿侧门走了过去。

    落魂子朝着那背阴微鞠了鞠身子,看着彷小南消失在那侧门之处,这才伸手朝着宇文默,道:“宇文公子请!”

    “多谢崖主!”面对这位大邪修,宇文默拱手致谢笑道。

    从落魂崖出来,宇文默并没有多做停留,而至直接回镇守府而去。

    回到镇守府,稍稍洗漱,洗去一路风尘之后,宇文默便双手捧着一个精致古朴的茶盒朝着山顶的清风楼而去。

    “回来了!”那杨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红叶,听得身后的脚步声,缓缓转过身来,淡声地道。

    “弟子回来了!”宇文默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笑着双手捧起茶盒,道:“老师,这是落魂崖主送您的幽碧灵茶!”

    “落魂子送我的茶叶?”那杨稍稍地一愣,看了宇文默两眼,笑了起来,伸手接过茶盒,道:“看来他答应了?”

    “正是,长生君阁下说请老师选个日子,三月之后,便携小师弟正式上门拜师行礼!”宇文默恭敬笑道。

    那杨淡笑点头,伸手将茶盒放到一边,在桌后坐下,神情微微一肃,道:“你如何看?”

    “虽然变化甚大,但我觉得应当是彷小南不错!”宇文默缓声地道:“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他精神相当困倦,似是还处于神魂未稳的状态!”

    说到这处,宇文默却是又道:“但这也只是弟子个人感觉,若是其刻意伪装,弟子尚不敢百分百肯定!”

    “毕竟其要求三月之期,定然便是其神魂稳定所需之时间!”

    听得宇文默的言语,那杨稍稍以沉吟,便淡声笑道:“无妨三月便三月,还有三月便是新年,这般吧,就定下正月十五”

    “好,弟子回头便传讯落魂崖!”宇文默恭敬地应道,只是依然担心地道:“老师,您相信弟子的判断?”

    “六、七成吧!”那杨微微一笑道:“长生君虽然诡计多端,但彷小南乃是福缘极为深厚之人;这福缘之事说不清摸不透,但却非人力可图谋!”

    “而且以你所说彷小南之状态,神魂未稳,若是长生君只怕不敢冒这等险出现在我面前!”

    “反而,彷小南若是顺利吞噬长生君之所有神识,那千年经验,非得三五月不可吸收,出现神魂不稳自然正常!”

    说到这处,那杨缓声笑道:“有得六七成的把握这便是够了!若是真非我等所愿,那也无法;长生君十世破壳重生,已非我所能控制且看且看看吧”

    宇文默缓缓点头,旋即便又道:“目前落魂崖的情况看来,那落魂子位居长生君之下,而且对长生君极为恭敬,只怕这落魂崖已经完全居于长生君掌控之下!”

    “哦?”那杨微微有些意外,但旋即便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说起来这也是好事,否则我这哪里有得机会再品这幽碧灵茶?”

    看着老师似乎不欲再多言语,宇文默微微颌首,拱手缓缓退下。

    随着宇文默退下,那杨伸手打开茶盒,取出其中一个精致的小木罐;打开凑到鼻端闻了闻,满意地笑了起来

    “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