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零五章 入山
    “赵林峰死了…被灵修界降下的天青门神通境高手直接一掌击毙!”

    这个消息在修界传得很快,也没有人怀疑这事的真实性;因为镇守府执律司已经证实赵林峰死亡的消息。

    而有灵修使者降下或联络的门派,就更是不会怀疑。

    各位灵修使者一扫前两月的低调和沉默,再次的雄赳赳气昂昂了起来;加上他们手中那偶尔隐露带着强大气息的法器,众人更是不愿招惹对方。

    可怜刚刚过了两月好日子的法海,最近又开始垂头丧气。

    大清早的去领着师弟们做早课,刚刚冒头,便鬼鬼祟祟地朝着四处张望。

    “哎…看见小师叔没?”

    “大师兄,我没有看到小师叔!”被叫住的小道士老老实实的单掌作揖道。

    “哦…没看到就好,没看到就好!”法海大松了口气,这才昂头挺胸地走出来,沉声道:“好了,大家列队,准备早课!”

    “是,大师兄!”众师弟沉声应道。

    “今天咱们继续练…”法海昂头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听得后边传来一个傲气的声音:“法海师侄…来来,让他们自己练,师叔教你两手…”

    听得这声音,法海脸色一苦,整个精气神一下便弱了下去,苦眉苦脸地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年轻人,作揖道:“见过小师叔!”

    其他各派,此时情况也都差不多;各派掌门长老们都对这些灵修使者们更加容忍客气几分;且不说这些灵修使者身后多了一位神通境为靠山,就凭他们手里的那件半法宝级的法器存在,众人就要愈发忌惮几分。

    这等半法宝级的法器,较之那各派作为镇派的极品法器,那不知是要强了多少。

    虽说这等法器,这渊源长久的门派,说不得也有,但也都少之又少,就算是有,也是压箱底的家伙,等闲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更别说这般拿出来随处显摆了。

    灵修界这回这般大的架势,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和彷小南的冲突何时出现。

    既然来的那位神通境是天青门的人,那么且不管这天青门立场摆得多么正,冲突是一定会出现的;只是,不知道何时…

    想着那位不过是通灵境而已,就算身后有落魂崖,但对上天盟这神通境和诸多通灵境,还有这般多正派门派;别说还有镇守府,就算是镇守府?;ぶ辛?,都足够那位吃一大壶的。

    落魂崖也如同众人所想的一般,从平日的人迹罕至,也突然地热闹起来。

    落魂崖身处深山,此时也已经微有薄雪,山路清冷,一个*****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还领着两个漂亮长腿美女,就一路从山下走到了落魂崖前。

    这刚到落魂崖的大门前,那边落魂崖的大门便徐徐打开,落魂子冰冷的脸庞之上,愣是挤出了一抹干笑,亲自迎出来,缓声拱手道:“林女侠、小公子、小玉小姐、妍秀小姐,大驾光临落魂崖,落魂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崖主客气了,玉音等冒昧前来,还望崖主莫要怪罪!”

    瞧着对方那客气的态度,林玉音稍稍地松了口气,将手中小宝交到身后的金妍秀手中,也不多客气,拱手道:“不知我家小南是否在此,还望崖主引我等一见!”

    “啊…林女侠来得不巧,君上昨日下山去了,并未在崖中!”落魂子缓声笑道。

    “未在崖中?”听得这话,几人都是一愣,林玉音更是皱眉,冷声道:“崖主,此事当真?还是他…让你来推脱?”

    “不敢欺瞒林女侠,君上确实是昨日上午便已经下山去;女侠也是不信,不若到我崖中查看!”落魂子无奈苦笑道。

    林玉音皱紧了眉头,看了看落魂子,良久终于,道:“那他何时回来?”

    落魂子迟疑了一下,想了想之后,便笑道:“君上未说归日,只是君上两月前曾应诺那府主,正月十五为小公子行入门礼,想来到时君上定会归来!”

    三人对视了一眼,林玉音面容稍松,缓缓点头,看向落魂子,道:“也快过年了,若是他归来,让他回家过年!”

    “好,若是君上归来,我一定转达!”落魂子含笑点头,笑道:“这山间颇冷,莫要冻着小公子,还请入内歇息!”

    “不了,既然他不在,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敢打扰崖主!”林玉音朝着落魂子拱了拱手,便领着众人转身下山。

    “林女侠莫急,这山路艰险,我这便派人送几位下山!”

    随着落魂子的言语,里边很快便出来了几抬滑竿,请着几人上轿。

    林玉音倒是也不客气,领着几人上了轿子,朝着落魂子拱手道:“多谢崖主!”

    “林女侠、小公子以及二位小姐慢走!”

    落魂子赶紧回礼道。

    看着这一行人缓缓下山而去,落魂子面容略微有些复杂,深吸了口气之后,微沉着脸孔走回院中而去。

    “伯母…你觉得小南真不在这里吗?”坐在滑竿上,比之爬山倒是轻松,赵小玉微皱着眉头,担忧地道。

    林玉音沉默了一下,道:“不管在不在,咱们也只好下山…不过总算是有个日子!”

    “嗯嗯…我倒是觉得这位崖主不像在骗人!妍秀姐姐你觉得呢?”赵小玉转头看向身后的金妍秀道。

    金妍秀脸露忧色,迟疑道:“我也觉得,不过这等…却是也不好说!”

    听着后边两人担忧的言语声,林玉音倒是笑了笑,宽慰两人,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此事如何还不好说;但他既然能答应小宝入那府主门下,想来长生君应当是做不出此等事的!”

    “若是如此就好!”赵小玉轻叹了口气,道

    “嗯…那府主不是说过么,小南福缘无双,定然不会有事的!”金妍秀也在旁边笑着道,也不知道是宽慰赵小玉呢,还是宽慰自己。

    小轿子缓缓循着山道而下,不多时便消失在了这山间。

    而在数百里之外,一个衣着普通的年轻人,正行走在一个小镇之上;此时小镇正在集市之日,甚为热闹。

    年轻人边走边看,脸上笑容淡然而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