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零六章 你不是他?
    “甩卖啦,甩卖啦...羽绒服、大衣一百一件...”

    “跌打药酒、跌打药酒,纯中药配制,跌打损伤、腰肌劳损;内服外敷,百分百有效,无效退款!”

    “撮箕撮箕...十块钱一扎,一扎用五年...”

    眼见要过年了,集市之内,各种电喇叭和人声混杂,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热闹非凡。

    不远之处的古庙,烟火升腾,人头涌动,爆竹之声不绝于耳。

    面容俊美、笑容清爽的年轻人穿着一件青色的呢子衣走在人群中,随意张望,甚至不时俯身看向路旁的小摊,拿起一些小玩意随意查看。

    “老板...好多钱一个?”

    “八十五...”看着对方那一脸清爽的笑容,守摊的大妈咧嘴笑道:“平时都要卖二十的!”

    “五十!”年轻人摸出张二十的递了过去。

    大妈迟疑了一下,立马伸手接过,呵呵笑道:“要得,乡里乡亲的,下次一定要来我这里买!”

    “要得要得!”年轻人自顾自地伸手从摊上扯了一个塑料袋把手里的小玩意装了进去,拎在手中,晃晃悠悠地随着人流继续朝前走去。

    在古庙前,一部分的人流便朝着庙内涌入了进去。

    年轻人也不紧不慢地跟着人流走到了庙前,古庙的屋檐下,坐着一排排的老头和老太太们,聚精会神地盯着街对面的戏台。

    戏台之上,几个画着大花脸的旦角,正在吊着嗓子唱着一场《铡美案》。

    站在屋檐下听了一段,似乎觉得有些意思,年轻人便懒懒地靠在旁边的一根柱子上听了起来;丝毫不顾旁边一些进出庙内的小媳妇漂亮闺女们不时的红脸偷看。

    看了一段,随着一阵梆子声,很快的这一场便完了;老头老太太们纷纷拍腿,这陈世美实在是该死,估摸下一场就要搬狗头铡了。

    年轻人倒是也不留恋,左右看了看,突然眉头一扬,朝着身后的庙内看了过去。

    这看了两眼,便朝着庙里走了进去。

    庙里烟火缭绕,两台香炉之上,已经插满了各种香烛,旁边不远之处的焚化炉里更是热浪阵阵;旁边还有那庙里的帮工,将香炉之上那插得密密麻麻的香烛一捆捆的搂了下来,丢进焚化炉里直接焚化。

    而香炉之上的刚刚被帮工腾出来的空间,不过是转瞬之间,便又被人插满;让那帮工不得不一趟一趟地来回搬运,让人很是担忧他会不会在下一刻便被烛火烫伤。

    旁边还有人不停地将一吊吊的纸钱丢进焚化炉里,让那炉里火焰更是一阵升腾。

    年轻人站在一旁的角落里,看着眼前这些升腾的火焰,又看着那边那些正在跪拜的人群,明亮的眼眸中似乎有着丝丝异光闪现。

    不知何时,年轻人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在那角落就这般站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只是他站在那地,却真有若完全融入了这古庙之内,成为了这古庙的一部分,来来往往的人群竟然就真没一个注意到年轻人的存在。

    就算是偶尔有人的目光略过他身上,也不会停留,没有人会留意。

    他就这般站着,神识早已外放;在神识之内,竟然只见在这庙宇之内,有无数灵光存在,有强有弱;细细分辨,竟然是那些祈福之民众所在。

    这些灵光汇聚,牵引至那神台之上,汇成一团庞大灵光。

    这庞大灵光团时而反馈至周围的某个灵光之上,一进一出,有若天地运行至理。

    原本一直相当杂乱的神识落在这些循环之上,随着这些灵光一进一出,一进一出,也奇异地开始逐渐清晰平缓。

    年轻人那看似平淡的面容之上,讶异和兴奋之色微露,随着时光的流逝,那面容又逐渐安稳了起来。

    而且,他胸前之处,似乎有着什么在轻轻地微微闪动一般。

    那些跪拜的民众们,突然觉得脑袋一阵的清明,原本在这庙宇之内,在那些烛火烟熏,以及旁边焚化炉的热浪中,还觉得有些烦热的感觉竟然逐渐褪去,浑身隐隐透着清凉...

    这些民众惊讶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发现周围的其他人似乎也如同自己一般,都感觉到了这种奇妙的变化。

    “菩萨显灵了,菩萨显灵了...”暗暗兴奋地念叨着,当下一个个又都虔诚万分地纷纷磕起头来...

    唯有年轻人站在那里角落里,面容更是清净...

    如此般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得年轻人睁开眼来的时候,不知何时天色竟然是渐渐地有些暗了;而他那原本明亮制剂的眼眸似乎也暗淡了不少,但却愈发清澈平静......

    “倒是没想到竟然有些意外的收获!”

    感觉着自己原本一直混杂的神识,明显的清净了不少,年轻人长长地舒了口气;微笑着顺着已经稀疏了不少的人流,缓缓朝着庙外走了出去,看了看天空,似乎再过个把小时便要天黑了。

    当下便提着袋子朝着某处慢慢走去...

    站在一处铁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谁呀...怎么赶着这饭点来!”门内传来一个妇女不耐烦的声音。

    年轻人微微地笑了笑,扬声道:“嫂子,是我!”

    “谁?”铁门上的小门被打开,一个妇人伸出头来,看着门外的年轻人稍稍地一愣之后,原本冷清的脸庞之上旋即露出了欢喜的神色,道:“是彷兄弟啊...来来,快进来,快进来!”

    一边欢喜地叫着,一边回头喊道:“老六,老六...看谁来了!”

    “谁来了???”屋内一个獐头鼠目的干瘦男子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娃娃,走出来。

    抬头看了看门口的年轻人,骤然之下也是一愣,旋即便兴奋地叫道:“啊...彷兄弟,彷兄弟你今天怎么来了,快快...婆娘还不请彷兄弟进来!”

    几年过去,唐老六家并无什么变化;堂屋上的神龛依旧,那柄镇魂尺也依然还搁在那神龛之上,只是屋里多了个小电动车,墙上多了几张拼音贴图,少了几分清冷。

    被唐老六热情地引入了里边的火房,里边相当的暖和,红砖砌的壁炉里火烧得正旺,感觉不到一丝的寒意。

    “一转眼就三四年了,侄儿都这么高了!”随手将身上的呢子衣脱下放到一边,看着眼前眉眼颇与唐老六相像的小孩儿,彷小南笑着伸手朝着小娃娃的头摸了过去。

    那小娃娃原本脸上露出了一丝害怕的表情,但被彷小南看着,突然却是不躲了,乖乖地让彷小南摸了摸,脸上还露出了乖巧的表情。

    “哎呀...彷兄弟,你不愧是我家的大恩人啊,小强向来就怕生;唯有看到彷兄弟却是一点都不怕!”一旁的唐老六欢喜地笑着道。

    彷小南笑了笑,伸手将刚买的两个小玩意拿出来,递给小强,道:“来...叔叔给你的玩具!”

    “谢谢叔叔...”看着电动玩具,小强满心的欢喜。

    “哎呀,哎呀...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唐老六一边言语着,但脸上却满是欢喜。

    “跟我客气什么,给小强玩的!”彷小南淡声地笑着道。

    唐老六一边点着头,一边笑着道:“去年我才听说你有个孩子,特意去看了一下;结果你不在家,只好回来了!”

    “这回你来的正好,咱们兄弟可要好好喝两杯!”

    彷小南点着头,笑道:“自然是要喝两杯!”

    一夜酒喝下去,六七分醉的彷小南便在唐老六家住下了。

    唐家嫂子给准备了房间倒是干净,新被子上边满是太阳的味道。

    这一夜彷小南睡得甚好,没有平日那般的满脑子的怪梦、噩梦,也不知是这酒的作用,还是白天庙里的好处。

    第二日早上,唐家嫂子给配了一些清粥咸菜,倒是甚合彷小南胃口。

    唐家嫂子将粥和咸菜上好,便带着小强似乎是出门去了。

    “彷兄弟...你这次来,不时单纯来看望我的吧!”

    一碗粥下去,唐老六面容一整,看着彷小南便是沉声问道。

    彷小南稍稍一愣,旋即便笑了起来,放下手中的粥碗,缓声地道:“老六也看出我的不对了?”

    “不对...当然不对!”听着彷小南这番言语,唐老六似乎是大松了口气,看着彷小南,苦笑道:“若不是你容貌未变,也记得我老六的一些事,我几乎...以为你是别人假冒!”

    彷小南面容也逐渐清冷,摇头道:“若说我是别人,也没什么错!”

    唐老六死死地盯着彷小南的双眼,突然倒吸了一口气,那挂在腰间的镇魂尺便到了手中;左手更是扣住了一把的灵符。

    彷小南目光微微一寒,面容也是骤然一冷,但旋即便又缓缓松解,苦笑了一声,摆手道:“老六...放下...你这些对我没什么用!”

    听得这话,唐老六也是黯然苦笑了一声,放下手中镇魂尺和灵符,摇头叹了口气,道:“是啊,不管你是不是彷兄弟,这些东西对你又有什么用呢?”

    “这倒是!“彷小南点了点头,端起粥碗又给自己舀了碗粥,夹了一把咸菜放在粥里搅了搅,“咕咚咕咚”又喝了两大口,才吐了口气,道:“这粥真不错!”

    “喜欢就多吃一碗吧!”唐老六无奈道。

    “不吃了,差不多了...”伸手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彷小南淡声道:“老六,这次来找你,是让你再帮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