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一十章 魂灵所感
    看着这婆娘一脸不信的模样,彷小南轻轻地叹了口气,朝前走了两步,突然伸手从这婆娘头上拔了一个头发下来。

    “啊…你干什么?”那婆娘痛呼了一声道。

    彷小南却是不言语,只是伸手将这根头发在左手食指上缠了两圈,微微一闭眼,那眉头便是皱了起来,同时左手手指轻轻地掐动了起来。

    那婆娘瞧着彷小南这古怪的模样,倒是也不敢多言语,这里可是唐师傅家里,莫非眼前这年轻人也有什么特殊本事?

    正在狐疑间,却见得对面那年轻人睁开眼来,冷声道:“你家姓黄?”

    “???对!”这婆娘一惊,赶紧答道:“我夫家姓黄!”

    “你女儿短头发、单眼皮,左眼角有颗痣?她的房间在你家二楼最里边一间”彷小南沉声再次道。

    “啊,对…对!”婆娘张大了嘴巴,眼中满是惊愕,连连点头。

    “给你家里打电话,让赶紧送医院洗胃,估计是吃了安眠药!现在送,还来得及!”彷小南手轻轻地一松,却见得那根头发不知何时已经化为灰烬,飘然落下;淡淡地看着对面的婆娘道。

    “啊…”这婆娘呆呆地看了彷小南一阵,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摸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外边跑。

    这时这刚听的门外的摩托打叫的声音,突然这婆娘又跑了进来,急切地道:“多谢…多谢大师,我先回去;等回头再来酬谢大师!”

    看着这婆娘又慌慌乱乱地朝着外边跑了出去,彷小南笑了笑。

    方才他只是看了那婆娘两眼,便发觉这婆娘身上没有丝毫的邪气;若是她女儿真中邪了,作为母亲,她不可能没有任何接触,身上自然不可避免的回沾染到些许。

    既然没有,那自然就不是中邪了。

    至于,方才那窥天术法,长生君千年经验,对于各种占卜法术,自然是极为精通;加上那可窥天地,通阴阳的阴阳灵犀,有术法媒介,自然简单。

    “彷兄弟,刚才好像有人叫我?”唐老六刚洗完澡,一脸疑惑地从楼上下来。

    “哦?有人找你驱邪,不过被我打发了!”彷小南笑了笑,道:“老六你不会怪我吧!”

    “哈…当然不会,我现在可没心思接这样的活,麻烦的紧!”唐老六笑着道。

    彷小南轻笑了笑,道:“不过这个可不是中邪…是其他原因!”

    “其他原因?”唐老六一愣,他自然知晓这没见着人,就能把上门的事主干脆利落地给打发走,这可不简单;而且竟然还不是中邪,当下便疑惑道:“我刚听着声音下来不过几分钟,彷兄弟你就弄清楚了一个?”

    “我算过了,没有问题,应该是吃了药!”彷小南随意地笑了笑,道。

    “彷兄弟,你还会掐算这一门?”唐老六惊讶道:“那你走的是哪一门?”

    “也不算那一门吧,说起来…好像都会一点!”彷小南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都会一点?”唐老六差点连下巴都给惊掉了去,这若不是他清楚这位彷兄弟的为人,还真会以为对方是吹牛皮。

    “对…都会一点!”彷小南轻笑了笑,道:“只是还不算太透彻,还需要多多熟悉!”

    “……”唐老六一阵无语。

    在唐老六家吃过了一顿午饭之后,彷小南便走了。

    现在,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只有几天过年了,有些事总得在过年之前,做下清理才行。

    这彷小南刚走不久,上午过来的那婆娘,便领着三四个人上门来致谢了。

    问清了缘由,唐老六也忍不住地一惊,自家这位彷兄弟还真不是吹牛,能够单凭掐算之类术法,竟然能够算到这种程度;这种造诣,已经非是术法能够做到了。

    当下强抑住心头的惊讶,将彷小南的话语转达。道:“彷兄弟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遇上便是缘分,你们也无需太过客气!”

    “原来是唐师傅的兄弟,难怪这么厉害!”这一家人那是千恩万谢,才离去。

    只剩下唐老六站在门口,满脸感慨…

    落魂崖,大殿。

    “崖主…可怜我那五个弟子,神魂俱灭,才算是保住了我落魂崖威名,以及护住了属下这条性命!为诸位来援道友寻出了一条生路!”

    赵玄龙一脸悲愤苦色,朝着坐在前方侧位之上的落魂子,拱手道:“还请崖主为属下弟子们做主!”

    落魂子面容冰冷,缓缓点头,道:“李青他们为了我落魂崖以身相殉,这份功劳,我落魂崖自然不会忘记;这等血债,必然也会讨回!”

    “只是君上现在不在,我落魂崖若是前去讨伐,实力不够,必须与灵修界诸位道友联手!”

    “属下明白,只要有崖主此言,属下便放心了!”赵玄龙深吸了口气,咬牙沉声拱手,道:“还有数日便是春节,不若属下这便是前往几位道友驻地,与他们暂时进行联手商议;待得明年十五之后,便联手出动,以免耽搁时间!”

    落魂子缓缓点头,正要言语,却突然听得一个清朗声音传来:“不用这么麻烦,做好准备,明日出发;在过年之前,先收回一些利息,给那几位弟兄一个交代!咱们也能安心过一个年!”

    听得这声音,众人一愣,齐齐地朝着门外看去,只见的一个清俊少年正缓步走了进来。

    “君上!”几人都是一喜,赶紧迎上前来,拱手迎接:“恭迎君上!”

    “免礼!”彷小南轻轻地点了点头,便坐上了黑铁宝座。

    旁边的落魂子小心地看了彷小南两眼,见得君上面容清净、神清眸明,脸上便是一喜,恭声地抱拳,道:“恭喜君上!”

    旁边几人微微一愣之后,旋即便明白过来,一个个脸露喜色,恭声道:“恭喜君上!”

    “嗯…不用多礼了!”彷小南面容一肃,道:“昨日我突有所感,只知洛阳方向,有我落魂崖所属遭难,却不知具体情况;赵玄龙,你且将情况一一道来!”

    “突有所感,君上还不知详细?只是魂灵所感?”

    几人心头一震,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而赵玄龙更是神情一肃,赶紧将昨日之事再次解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