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斩杀
    众人的想法,张天宇这时却是顾不上的,只顾御使着打神鞭攻击彷小南——不可否认,就算彷小南九宫八卦牌威力非凡,但这打神鞭却无愧于是半法宝中的上品,依然保持着相当的威力。

    只不过其中差距自然是不小的,就听一阵如牙齿酸到不行轻鸣,刚一碰到,打神鞭那浑厚的金光便被迅速压制?!靶∨婆啤惫セ饕宦种笞远善?,再度发动新的攻势,如是再三,打神鞭被打得震颤不已,那随鞭而出的金光被压制得近乎完全消散。

    也不知道彷小南是不屑用法宝欺负张天宇,还是在等待张天宇体力耗尽时再一击必杀。

    此时张天宇明显处于劣势,攻,攻不到彷小南,防,虽然能防住却要消耗大量灵力,虽然他的境界实力比之彷小南丝毫不弱,甚至还要高上一分,但看情势恐怕不出一炷香功夫,也会枯竭,任人宰割了。

    彷小南嘴角隐带冷笑,却淡然自若似乎并不心急,只是突然之间手中单锋剑如离弦之箭朝着张天宇后背刺去。

    张天宇讪笑不已,他早就看到彷小南单锋剑欲出,果然方才他故意卖了个破绽,彷小南就抓住机会控制着单锋剑扑杀过来。张天宇调整身形,突然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在打神鞭上。

    “嗡!”

    那打神鞭被这精血一催,原本被压制的金光瞬间暴涨,便要朝着彷小南砸至。

    便在这时,异变陡生!

    就见彷小南左手并指成剑,朝着那九宫八卦牌一指。

    便见那九宫八卦牌轻轻一顿,那中间阴阳二鱼猛然一旋,一道淡淡紫光射出,直接将那张天宇罩在了其中。

    此时,张天宇感到自己身边的空气仿佛铁石一般变得凝滞起来,原本轻如鸿毛的自己也如同被沾湿了羽翼的飞鸟,浑身上下似乎都被禁锢了起来,竟是连移动都有些困难起来。

    甚至连浑身灵力都仿佛被束缚住了一般,

    就在张天宇脸露惊恐之色的同时,一道轻嗤之声传来,只见一道剑光有若寒潭幽光一般,朝着他轻轻斩至。

    既然你不肯停下来,我便让你停下来!

    你要暂避其锋,我便让你避无可避!

    看着那朝着自家脖子斩来的单锋剑,避无可避的张天宇面露愤恨,但却并无绝望之色。

    只见他胸前,突然一道灵光爆开;竟然是直接将那九宫八卦牌的紫光给冲散。

    解脱出来的张天宇怒喝一声,手中打神鞭一鞭便将彷小南的单锋剑给震开。

    “彷小南,毁我护身法器,我与你不共戴天!”张天宇满脸肉疼之色的再次怒喝一声,然后咬牙地连捶胸口三下,喷出三口精血到打神鞭上。

    打神鞭金光瞬时再次大展:“死来!”

    随着张天宇这一击,只见打神鞭的黄芒大涨,被九宫八卦牌所禁锢的空气仿佛冰块直接蒸腾成气体重新流动起来。

    九宫八卦牌虽是长生君招牌法宝,奈何此时彷小南灵力境界有限,神魂刚清,无法完全催动,对打神鞭还不能形成摧枯拉朽之势。

    彷小南轻哼了一声,他倒是真没料到,这张天宇身上,还有这等护身法器;虽然看起来是一次性的,但这威力却是惊人的很。

    生生让这家伙逃过了自家必杀一击。

    看着张天宇不顾自身损伤,豁出那诸多精血催动打神鞭,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手中单锋剑猛然劈去,与打神鞭结结实实地磕碰在一起,发出一阵金铁交击声。

    一击而过,鞭剑交错,打神鞭通体金黄,威力非凡;而单锋剑却黑金包边,剑身冰蓝,丝毫无损,虽然被打神鞭震退,但算起来这一来二去的,竟是也勉强斗了个旗鼓相当!

    “该死的!”眼见得自家全力催动打神鞭,而对方那柄看似普通的单锋剑竟然丝毫无恙,只怕也是稍逊于自己这打神鞭的存在,张天宇心头又是愤恨又是惊惧。

    见得这模样,张天宇想要击杀彷小南之心又重了三分,同时也心下暗恨:手上的剑居然能正面抗衡自己的打神鞭,必非凡品!而那个“小牌牌”现在看来,更像是那灵修界也不多见的法宝!这下修界的散修穷小子,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多宝贝!

    “我才是灵修界的天之骄子,这些都必须属于我!”张天宇心里嫉妒得发狂。

    “嘶!”屏幕前盯着的众修士都轻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眼珠子全部掉了下来。要知道打神鞭可是灵修界而来的半法宝中,离那传说中的法宝,也仅只差那么一两线而已。

    这貌不其扬的单锋剑,难不成也宝贵至厮?

    镇守府那杨这边诸人,也都微露惊色。

    “看来,这小子从云灵禁地还是拿了不少的好处!”看着那柄单锋剑,那杨缓缓点头,眼中微露惊讶,旋即脸上便闪过了一丝沉吟之色。

    “既然能有单锋剑,那么其他应当也会有,毕竟那处乃是当年那数派占据之地,此千载过去,定然还有更多...”

    众人这般想着,那战场之上,却是瞬息万变。

    张天宇借助那三口精血之助力,将打神鞭威力全力催发,趁着彷小南那九宫八卦牌尚未发威,朝着彷小南全力攻至。

    他很清楚,自己想要战胜彷小南,就必须不让彷小南缓过气来,否则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那护身法器的?;?,一旦再次被制,就只有必死之局。

    看着彷小南在那浑厚如实物一般的金光之下,近无抗力,众人都是一阵惊呼;而张天宇也得意冷笑,击杀彷小南就在眼前了。

    就算彷小南能再勉强挡自己一档,但也绝对挡不了多久;只要彷小南一死,那法宝牌子,还有是对方这柄单锋剑,也都是自己所有了。

    瞧着张天宇眼中的兴奋贪婪之色,彷小南嘴角微翘,眼中一抹嘲讽之意闪过。

    只见他手一扬,手中那看似平凡的单锋剑再次朝着打神鞭劈了过去。

    “哼!”张天宇目光一冷,手中打神鞭带着漫天金光猛然压下,他相信在自家这打神鞭全力一击之下必然使彷小南这单锋剑脱手。

    而下一击便是可要了对方的命。

    只是他眼中得意之色还刚冒出,便见得彷小南那单锋剑之上,突然一道冰蓝之光闪过。

    “嘶!”那打神鞭的金光竟然如同被划破的烂布一般,被一分为二。

    见得这一幕,张天宇脸上惊恐之色再现。

    只是这次,却在没有法器可护身了。

    一道淡淡冰蓝寒光闪过,张天宇浑身一僵,眼中那悔恨惧意皆凝固在了眼中。

    瞧着僵在那处的张天宇,众人都是一阵惊疑,直到那头颅缓缓滑落,一股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冲起丈许高,众人才骇然惊呼出声...

    彷小南却是看也不看张天宇,只是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打神鞭,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旋即便面容一整,随意看了一眼四周的战局,冷冷一笑之后,便带着漫天煞气,飞身朝着最近的战团冲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