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彻底打服
    灵修界没有海,只有湖

    所以,似乎许多下界的灵修都比较喜欢海;洪青云也差不多。

    作为三十来岁的神通境,虽然在灵修界,并不算顶尖,但勤恳那是自然的。

    这时已近过年,但他大多数时候还是独居在这海边别墅,勤心修炼,除却什么大事之外,基本上都很少出门。

    对于他来说,这下修界只是一个过渡之所,没什么值得留恋,也无什么需要注意;他来,不过是执行天盟和门中命令,下来镇守一两年而已。

    但这次,昆仑遇袭之后不多久,他还是收到了林家传过来的消息。

    站在客厅的电视前,看着那道彪起近丈高的血泉,以及那缓缓倒地的无头身躯,洪青云的目光渐冷。

    “该死”随着洪青云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让旁边的林家金刚境无由来地心头一阵发寒。

    “给我联络其他使者!”

    听着耳边传来这位上使那冰冷的声音,还有身周那逐渐寒冷的气温,这位金刚境一个灵醒,赶紧恭敬地应了一声,大步出去安排了。

    直到走出门外,那股淡淡的寒气才逐渐散去,这位金刚境才心头稍定,暗道:“神通境灵通天地,果然非同寻常,只是一个心念,竟然就能影响环境,实在是太可怕了!”

    “张天宇死了!他竟然就这样死了!”

    玉皇宫广场,边上战团的落魂子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向来眼睛望在天上的上使好歹也是通灵境上阶的修士吧?而且装备和修炼的武技让他都垂涎三尺,战斗力不容小觑。

    正因为大家都相信他的实力,所以才会放心地让他与彷小南单打独斗,可现在他怎么就死了?

    “这可如何是好?”

    落魂子心中暗暗叫苦,昆仑派其他人死了都还好。但怎么偏偏张天宇就死了?

    他手里的打神鞭可不是自家的那种法器,乃是正儿八经的半法宝??;还有护身法器,怎么就死了?

    他这一死,还死在玉皇宫前,灵修界古昆仑岂不是要大动肝火?祖派这若是怪罪下来,谁也吃不消啊。

    高手交战,胜负不过在一念之间。

    张天宇的死显然是让昆仑的高手们一个个心慌意乱,一旁的云城子见得张天宇被杀,这心境明显也是一乱,匆忙的一招竟出现了不少破绽。

    对面的赵玄龙岂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嘴含冷笑,双掌一错,便是一记杀招打了过去。

    察觉不妙,云城子勉力抵挡,可终究没能完全挡下来,爆发出来的气劲轰在他的胸口处,立马让他受了些伤。

    不等他再有时间与赵玄龙周旋,那边的彷小南正好冲过两人的战圈之旁,顺手便是一剑,见得单锋剑燃起了一层蓝光,打得云城子手忙脚乱,只差没连滚带爬。

    被这般左右夹攻,云城子一时手忙脚乱,头顶道冠上别发髻用的簪子被彷小南一?;佣?,头发东一绺、西一绺地贴在头上,搭在肩上,神态狼狈至极。

    无奈之下,云城子一边朝后飞退,一边勉力挥剑格挡,不得不打起了拖延时间、等待援手的主意,应付赵玄龙便已经不易,再加上彷小南,那显然是必死之局。

    只是彷小南既然起了杀心,又哪里会容许云城子脱身?

    眼睛微微一眯,一道冷光闪过,彷小南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趁着云城子苦苦抵挡赵玄龙攻击的时候,轻喝一声,左手扬起。

    只见刚刚到手的那打神鞭,金光爆涨,夹带着无上威严,随手一鞭朝着那边正挡了赵玄龙一击,勉强后退的云城子砸了过去。

    彷小南这一击,有若神来之笔一般,又似乎未卜先知,正好打在云城子旧力刚竭,新力未生之际。

    只听得一声惨呼,伴随着几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云城子的胸膛猛地往下一凹,脑袋更是宛若一个西瓜被砸开,瞬间变成一堆碎肉,直接爆裂。

    看着那四溅的血肉,一旁赵玄龙也看得心惊肉跳,赶忙跳开,以免得沾到身上。

    只是看着那边左手执鞭、右手持剑,有若魔神一般的君上,眼中满是敬畏。

    君上回归落魂崖也有好一段时间了,但期间大部分时间处于沉睡状态,这众人何曾见过他如此疯狂嗜血,桀骜暴戾?

    “云城子师弟!”

    看着云城子的碎尸和四溅的鲜血,赤城子悲声怒吼,一剑将落魂子逼开,便朝着彷小南扑来,似欲拼命。

    放才死一个张天宇,他只是恼怒这厮没用,还有以后该怎么办,并没有太多心痛之感;但现在死了一个相处数十年的师弟,而且还是昆仑顶梁柱子之一,这瞬间就戳心了。

    傻缺上使张天宇已死,好歹还可以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在当今资源匮乏的时代,虽然昆仑派属于绵延千余载的大门派,门中一个灵通境的长老,也是各种灵药好不容易堆起来的啊,这会儿说完就完了。

    赤城子愤怒地朝着彷小南扑来,但只不过是两三下,便又被彷小南手中的打神鞭给打了回去。

    看着在彷小南手中威力无边的打神鞭,忽然赤城子再次感到了一种无力以及冰冷的寒意传来。

    这打神鞭怎么这说来也是半法宝,而且还是昆仑秘传,竟然在彷小南的手中,威力不但不减,而且还更强几分,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彷小南,竟然发现彷小南盯着他在冷笑。

    “嘭”

    只见得一道金光闪过,玉皇宫巨大的广场直接被这打神鞭砸出一条几米长的深沟,靠近那深沟之处的两三名金刚境弟子无一活命,全部被一击随手击杀。

    赤城子木然的站在那边,呆滞的看着刚才站立的地方,那里已经变成了一道深壑。他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彷小南的厉害和恐怖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这哪里是人?

    他昆仑竟然得罪了这么一个狠人,竟然还让人杀上门来,而且还被杀成这般模样。谁知道这小子手里还有没有什么邪门的东西了。现在的损失,绝对已经伤了门派的元气,万一他再出点幺蛾子,那昆仑派上千年的基业,就算彻底毁他手里了。

    “我”赤城子心头怒火冲天,但此时却是有浓浓的后悔之意升起。

    这愣要招惹彷小南作甚?如此般下去,只怕昆仑

    看着那边明显似乎还不愿罢休的彷小南,赤城子强抑住心头的愤怒和不甘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个漆黑的小圆球来。

    原本一脸冷酷之色的彷小南,见了那小圆球似曾相识,脸色也不由地动了动。

    昆仑秘制至宝灭魔神雷!

    说实话,赤城子现在也巴不得立刻用灭魔神雷将彷小南灭杀,因为不管如何,张天宇、云城子已死,昆仑派这面子已经丢得不能再丢了。彷小南多存活一时,昆仑派的笑柄就会多一分。

    可是,这灭魔神雷一出,玉皇宫广场上混战在一起的大部分人只怕都要灰飞烟灭了,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他昆仑的精英,这等后果,他也无法承担。

    赤城子脸色铁青,沉声怒喝道:“全部给我住手!”

    听得这一声喝,众人也都顺眼看去,只是落魂崖的长老们也都不是弱者,自然识得赤城子手中的玩意是什么。

    一个个心头都是一紧,缓缓停手。

    看着这灭魔神雷,彷小南淡声道:“看来你昆仑也怕死的紧,连灭魔神雷都拿出来了!”

    “你!”赤城子脸色一怒,但却是又无可奈何。

    “你你已经杀了我昆仑上使,也杀了我云城子师弟今日,今日就此罢手如何!否则,我昆仑最多豁出去与你同归于??!”

    赤城子脸色悲愤,看了看狼狈的广场,嘴角狠狠地抽搐两下,却又不得不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自吞苦果的话。

    听着赤城子这话,周围昆仑之人,一个个都是满脸悲愤之色;那有年轻的先天弟子,便愤声叫道:“掌门,我们跟他拼了!我们昆仑绝不低头!”

    “对,掌门,我们跟他拼了”

    不少弟子都涨红了脸,愤声叫道。

    旁边精元子脸色涨红,但此时终于出声喝道:“都住口!连掌门的话都不停了吗?”

    被精元子这般一喝,那些弟子们才一个个不甘地低下头去。

    “如你所愿!”

    看着眼前一幕,彷小南突然淡淡一笑,说这话时浑身戾气尽收,一派的温文尔雅,风姿惊人。

    并不多言,只是轻轻抬手。

    见得君上举动,众人皆心领神会,全部徐徐往后撤退。

    看着那边落魂崖之人已经缓缓退出广场,精元子等人都死死地看向那边的赤城子,都看着他手中的灭魔神雷。

    此时,两方距离已远,若是

    赤城子此时牙关咬紧,面容阴沉,握着手中的灭魔神雷,看着那边逐渐退去的落魂崖诸人,眼中隐现复杂之色。

    只是他抬头看了看高空之处,正传来的细细“嗡嗡”之声的无人机,又看了看那边正护着落魂崖众人缓缓后退的彷小南眼中那有些古怪的笑意,以及那微翘的嘴角。

    还有那正缓缓盘旋在彷小南身前,逸散着淡淡流光的九宫八卦牌。

    赤城子终于长长叹了口气,手无力垂下,仿佛整个人一下苍老了数十岁一般

    看着赤城子放下的手臂,彷小南也轻轻吐了口气,转身冲出玉皇宫的前坪,看着爽朗的天空,神色却突然悲凝,凝聚全部力气奋声长吼:“魂去兮,魂离兮,缥缈黄泉无常迷,夜灯有无齐。灵幻兮,灵散兮,宛转奈何孟婆戚,苦乐何须遗”

    这一串的吼声,瞬间响彻了整个玉皇宫前。

    身后,落魂崖众人快步前行,胜利欢悦之色逐渐褪去,一个个神色肃穆,齐齐高唱:“魂去兮,魂离兮,缥缈黄泉无常迷,夜灯有无齐。灵幻兮,灵散兮,宛转奈何孟婆戚,苦乐何须遗”

    此时正是晌午时分,太阳像个大火球,炙烤着大地,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阳光直射在慢慢退却的落魂崖众人身上,拉出的影子也愈来愈长,竟地让人莫名地多了一丝悲凉、苍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