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过年
    彷小南是老魔长生君转世,镇守府意欲包庇魔头!

    从早上开始,这谣言便不知从何处开始,迅速传遍了修士界的各个角落。寻常修士犹自不明所以,然则但凡是有些修行阅历的老一辈,在听到时都是一惊,没来由的轻吸一口凉气!

    现在大家知晓彷小南才是长生君传人不错,可这彷小南是彷小南?还是长生君却是还不清楚。

    长生君凶名虽著,但毕竟距上次出现已近甲子,甚至有不少年轻修士都觉得对他的描述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数百年来的一些因长生君而起劫难却是依然还在修界流传!

    不想今日,长生君传承之说,重见天日!

    而言镇守府,明知详情,却强行包庇;这完全是直逼镇守府,让那杨出手对付彷小南!

    那杨面无表情,静静地站在书房窗前。

    “小默!坊间疯言之事,你怎么看?”

    “老师!从镇守府挑战开始,荀家、昆仑等就对彷小南怀恨在心,此次只怕跟他们脱不了关系,这次为的就是要逼我镇守府出手对付小南!”

    “你觉得:此事主谋是荀家、昆仑两家?”

    “老师的意思是:并非只是两家所为?”宇文默稍稍一沉吟,便脸色微沉,道:“看来,只怕那些天盟上使也在其中出力不少...”

    “嗯!”那杨缓缓点头,道:“昨日彷小南杀上昆仑,给落魂崖弟子报仇;所展现的实力,已经让许多人忌讳了,所以意欲逼我镇守府出手!”

    说到这处,那杨淡声轻笑了起来,道:“说起来他们倒是没做错,这等事本也是我镇守府职责!”

    “这……”宇文默脸色微变,缓声凝重,道:“老师,那咱们难道真要...”

    那杨微微一笑,道:“只要彷小南不是长生君,那自然不用!”

    “长生君传承当然干系重大,但咱们镇守府把持着整个修士界,若说没什么人觊觎,那才奇怪了!”顿了一顿,书房中传出那杨轻慢温柔的嗓音:“我镇守府,便也该亮一亮獠牙了!”

    “谨遵老师令!”

    便在关于长生君传承和彷小南的风波传得最迅猛之时,时间悄无声息地,转眼便到了大年三十。

    南省,青云镇僻静的大河边。

    一座独栋别墅坐落在一片竹林掩映之下,以山岚为檐、河水为源,自然环境可谓得天独厚。山水苍翠宁静,玲珑氤氲,是一片难得的风水宝地。别墅为典型的传统农家建筑风格,有着高屋顶、青黄瓦和夯土墙,既相对独立,又与其他村民住宅有一定的距离。

    这几天,金妍秀和赵小玉都在竹林里由林玉音陪着练剑,可是今天,两人却无心练剑,因为今天是过年,如果某人要回来,那今天就该要回来了。

    所以两人只是练了一小会,便早早地坐在了别墅前坪前,不时朝着远处张望着、等待着...

    最近修界发生的那些事情,一度让两人十分担心,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彷小南没事的消息,想见的心情更是急切,更是期待!

    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以及远处河边那隐约隐现的屋檐,彷小南轻轻地吸了口气。

    当初,他从云灵禁地出来的时候,也曾站在这里,看过。

    但只是看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就算是他知道,那边有人在等着他,他依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现在,他终于回来了,终于敢回来了...

    刚刚走过桥,便远远的就看见了门口期盼的等着他的两个秀美身影,心里顿时涌起一阵的柔情。无论外面传言怎么样,金妍秀和赵小玉始终都在等着他的回来。

    当彷小南冲到两人面前,将金妍秀和赵小玉拥住的时候,那种幸福几乎窒息了,或者是要要融化开来。

    这个时候没有谁愿意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明艳惊人的金妍秀更加成熟了,赵小玉独特体质也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魅力,让彷小南沉寂了两年多的小兄弟有了反应。

    两姝也感觉到了,“唰”地一下都脸色绯红,这才反应过来,慌忙离开了彷小南的怀抱。

    嘎吱!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房间,房门被打开。

    “哥哥!”彷小北闻声疾步走出,看到这个场面不由脸色涨红,但双眸中掠过一丝掩饰不住的激动……

    “小北,我回来了!”彷小南看着弟弟日渐挺拔的身形,眼中流露出柔和的流光。

    “爸爸妈妈和小宝都在里面呢?!贬菪”备辖羲档?。

    彷小南走进后院,一眼就看到了竹林中的熟悉的背影,让他心里一颤。

    终于,彷小南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难以抑制的激动,缓缓出声,“妈!”

    彷小南话音刚落,就看到远处的熟悉身影,猛然一颤。

    紧接着,那熟悉身影回过身来,一脸的激动,身体微微颤抖说道:“小南!”

    两年过去,林玉音看似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还是那般美丽动人,但一双秋眸却俨然多了几分沧桑。母子两四目相对,那血脉相连之感清晰无比,一见知道对方就是自己最亲之人。林玉音长舒了口气,好像心头有一块大石落下……

    “妈,我回来了!”彷小南上前几步,望着林玉音那日渐沧桑的脸颊,彷小南的心在激动的颤抖,双眼湿润,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时隔两年,再次见到母亲,他的心在颤抖的同时,就好像是迷失了方向的孩子,再次找到了指引他前行的明灯。

    “小南,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玉音端详着彷小南的脸颊,喃喃自语:“长大了,我的小南长大了……”

    林玉音轻轻的拍打着彷小南的背,精致的脸颊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母子二人,良久才分开。

    而彷父这时也抱着小宝走了出来,许久不见的小宝已经长高了许多,见到彷小南却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陌生,张开胖乎乎的双手便咧嘴笑着跑了过来:“爸爸、爸爸...”

    伸手抱起小宝,狠狠地亲了两口;又看了看旁边的父亲,只见这两年不见,却是头发越发黑亮,看来调养的不错;这让彷小南甚是宽慰!

    今天的晚饭,格外热闹。

    彷小南将自己这两年来的遭遇,在云灵禁地的沉睡、落魂崖的混沌、昆仑派的复仇等等,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

    “嗯,儿子,干得好,你是没看到赤城子和荀一泰的脸色,都臭得跟煤炭了一样了!”

    林玉音赞赏大笑着,一不小心暴露了本质,女剑侠的温雅被她自己给撕裂的一点不剩。

    彷父早就了然般摇头苦笑,小宝更是乐得打滚道:“煤炭,他们就是煤炭,哈哈!”

    彷小南嘴角抽搐,这比喻……煤炭……

    “咦?青云镇王镇长怎么来了?”

    正在笑着的林玉音,突然收敛了笑容,微微皱眉道。

    这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一个热情的声音:“哎,老彷...在家吗?”

    彷父无奈地笑了笑,便与林玉音起身走了出去。

    只见得一个中年人抱着一个看起来颇是沉重的大纸箱子走了进来。

    “王镇长来此不知所谓何事?”林玉音淡笑道。

    ??“小北,快给王镇长倒杯茶!”彷父赶紧招呼道。

    “老彷啊,乡里乡亲的,你就别客气啦?!毕肫鹉鲜∫簧?、也就是南省第一人闵书记的儿子闵大少的电话,王镇长丝毫不敢托大,赶紧连连摆手说道:“我这是受闵公子之托送点年货,这就走了?!?br />
    彷父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

    “哎呀,那真是多谢了,多谢了,还劳烦您镇长亲自跑一趟!”当下便笑着上前接过箱子,致谢之后,便招呼小北将王镇长送了出去。

    将箱子抱了进来,彷父苦笑着道:“这闵公子倒是有心了,去年你不在的时候,他还亲自过来拜年了!这回又送这么多年货来...”

    彷小南随意地笑了笑,道:“行了,收着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担心!”

    听得儿子这话,彷父点了点头,反正对方冲着儿子来的,儿子知晓了这事便也就行了。

    “爆竹声声除旧岁,焰火花里贺新年?!?br />
    跟大部分地方相同,放鞭炮也是青云镇过春节的一大习俗,所以说放烟花也是彷家吃过年夜饭后的又一项重要活动。

    饭后,一大家子人运了两大箱子烟花爆竹来到镇上,跟老街坊们一起乐呵了起来。

    “哎哟,小南,是小南回来了!”

    陶婶子的罗满龙早已恢复如初,此时跟丈夫拉着彷小南和林玉音等,絮絮叨叨感激个不停。

    除夕夜晚五光十色的焰火,照亮的不仅是青云镇乡亲们团圆夜里的浓浓亲情,还有对新年的美好期待。最后,在新年钟声里,大家在一起为跨年倒计时呐喊,欢声笑语久久不散。

    接下来的几日,热闹了许久的修界,终于也平静了些天。

    既然是过年,这不论是好是坏,这年终究还是要过的。

    各家各派都喜庆洋洋地过了一个春节,就算是遭受重创的昆仑,这几日也热闹非凡,不论高不高兴,都不得不挤出一些热情,来应对一些上山来进香的香客们。

    只是这才大年初五,又一个消息迅速地传遍整个修士界;让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