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收徒大典
    早已宣布不再收徒的镇守府府主那杨,将再度收彷小南的儿子彷小宝为徒,定于正月十五举行入门仪式庆典,那杨诚邀天下各地修士前来观礼。

    这个消息一经镇守府散布,便在修士界刮起一阵旋风。

    打脸,这真是活生生的打脸,赤城子、荀一泰的脸再度很疼,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私底下那些小动作,在修士界第一人锋芒毕露之时,显得简直可笑至极!

    看着修界论坛之上,那高亮飘红的标题,洪青云的脸色阴沉至极。

    “那杨这是什么意思?真打算包庇这彷小南吗?”

    旁边的陈东洛满脸恼怒之色,沉声道:“镇守府向来自视为这下修界盟主,执掌正义;这次竟然敢冒大不讳,包庇邪魔,甚至…甚至给邪魔撑腰!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杨芸此时的脸色也有些阴沉,但却并没有言语什么;只是她此时的心绪却是有些古怪,不知道是庆幸,还是该恼怒……

    自从当初被彷小南一下制住,她便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情绪之中。一直想要打败彷小南,一雪前耻;但却又似乎不想真正伤害他;这种复杂而古怪的情绪,最近一直在缠绕着她!

    倒是旁边的徐曦绫依然是一脸淡定的模样,认真地喝着手中的一杯红茶;这样寒冷的冬天,有一杯红茶暖胃,真是太舒服了。

    至于其他人,此时看着脸色极为不好的洪青云,都不敢轻易出声。众人皆知,上头派洪青云下来,是为了什么。

    眼下灵修使者再次被杀,若是洪青云此次处理不好,那只怕洪青云也会被重重处罚;而且,只怕还会影响以后的前程。

    在这个时候,不做不错,一旦说错了,只怕就得被洪青云给惦记上,所以还是不说的好。

    洪青云脸色阴沉地沉默了一阵,寒声地道:“镇守府又如何?这些年我天盟给了那杨多少面子?给了这下修界多少好处?那杨若是真敢跟我天盟作对,那是自寻死路;难不成他还真以为他小小一个神通巅峰,就真无人能治了不成?”

    “正是,洪兄所说有理!”听着洪青云这阴冷的话语,众人精神都是微微一振,是了…小小一个神通巅峰,那又算什么?真要惹怒了天盟,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收他的徒弟,但要敢插手我等之事;那就莫怪我等不客气了!”洪青云阴冷着脸庞,为此事定下了调子。

    面对此事,各派反应皆不同,比如林家,此时在那会议室内,林宗峰和四大长老,一个个喜笑颜开;原本他们还担忧彷小南面对天下正派以及洪青云等独立难支;而他林家却是又不好插手支援。

    现在有了那杨这般表态,这以后就要稳妥多了。

    正月十五,镇守府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后院,礼官正在为彷小宝装扮,向来淡定的宇文默,此时微带汗意地跑进来催促进度。

    瞧见宇文默额头上的汗气,林玉音不由笑着说道:“小默,这一阵子可谓难为你了?!?br />
    可不是,这拜师大典,千头万绪,那杨把一并杂务都交给宇文默在处理,就是一个通灵修士也会忙个脚不点地。

    宇文默谦恭地微微笑道:“为了小师弟和小南,晚辈有什么辛苦的,说实话,我还要感谢小南,如果不是小南的出现,我的修炼进度也不会如此之快?!?br />
    “默兄,为什么要穿古装?”

    看着自家儿子身上的服饰,彷小南略微有些疑惑地道:“不是说那府主向来不拘礼节的吗?”

    宇文默说道:“你说得不错,但是小宝拜的师父不同,你如果随随便便拜一个修士为师的话,就看他们自己的规矩,怎么都可以;但是小宝要拜老师为师,要知道老师在修士界的地位,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整个镇守府,所以小宝就必须要正统一些!”

    顿了顿,宇文默轻笑说道:“这还幸亏是春节刚过,换成是三伏天,小宝可热坏了去?!?br />
    “哦,这样!”彷小南缓缓点头,他对镇守府虽然熟悉,但对于那杨收徒的情况,倒是还真没注意过。

    很快,彷小宝装扮得如同瓷娃娃一般,加上他那无双的特殊体质,真个宛若宝玉般流光溢彩,似有仙灵之气护身。

    稍作整理,彷家一干人等奔赴预定地方,却听见一阵喧哗之声传来,还没有走到镇守府观礼台,就看见了无数修士人山人海的。

    “各位,请肃静!”

    看着眼前闹腾的场面,谭千亩缓步走上台,他轻喝一声,整个广场都微微颤抖起来,诸位还在议论的修士,顿时都停了下来,看向台上。

    作为镇守府巡察司司长,而且又是半步神通,众人对这位府主首徒还是甚为敬重的。

    而且这里是镇守府,就是修士界盟主所在之地,他们即使再有觊觎之心,但在如此庄严肃穆的宏大典礼上,又岂敢拂逆那杨威严。

    “今日,吾师那杨大开观礼台,敬上天、地、人三柱香,以苍天为证,以大地为凭,将收彷小宝,为关门弟子!”

    谭千亩将青衫一摆,宏大的声音如暮鼓晨钟,响彻整个观礼台,并且传向四方。

    “什么,竟然是关门弟子,不是说只收个亲传弟子么?”

    “这小子乃天地之灵,府主收他为关门弟子,说起来倒是也不奇怪!”

    台下再度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所谓关门弟子,就是最后一个弟子,收了这个弟子之后,就会关上收徒之门。

    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既然不会再收弟子,那么做师父的,就会将所有精力都放于关门弟子身上,倾力教授于关门弟子,将自己的一身本事,大多都会传承于关门弟子。

    也正是如此,关门弟子,注定会成为所有弟子中,最耀眼的存在。

    况且成为了府主的关门弟子,在身份地位上,隐隐就已经超越了那杨大弟子谭千亩和宇文默几个一等。

    观礼台下,最前面的那一片地带中,灵修界的洪青云等人似笑非笑,面容古怪地看着台上谭千亩和一旁的宇文默。

    这对矢志成为下任府主的谭千亩来说,这次之事不啻是一记惊雷。但他作为主持人,看着那边洪青云那挑衅一般的目光,眉头都跳了几下,不过很快,他就面无表情,继续主持仪式。

    宇文默倒是淡淡地笑了笑,他之道在于追求更高的境界,却是无所谓这府中地位几何的。

    “肃静!”

    谭千亩微微皱眉,再次沉声喝道。

    待得台下安静下来,谭千亩这才微微鞠身,朝向一侧,道:“有请师尊上台开礼!”

    随着一身白衣的那杨缓步上台,这场中终于一片肃静,面对这位下修界第一人,倒是还真无人敢有丝毫不敬;就连那边一脸不屑之色的洪青云,此时也稍稍地收敛了不少。

    那杨就坐,接着便是彷小宝上台。

    看着那小小身影上台之后,继续坐在旁边含笑观看的清俊少年,不少人都是眼睛一亮;这便是长生君彷小南…

    这有敬仰彷小南的一个个两眼放光,而更多带敌意之人,却都是一个个满眼警惕之色,场中又瞬间热闹了起来。

    在万众瞩目之下,感受着不少的敌意目光,彷小南面容不变,只是含笑淡然,丝毫不将这些人看在眼中。

    彷小宝走到台中跪下,不言不语,仪式中的一应程序,宇文默都细细的告诉了他,他年龄虽小,心思确是远超同龄人的通彻,还不至于会出问题。

    看着观礼台下那些吵闹的昆仑、荀家一众,和似有备而来般的洪青云等人,彷小南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群乌合之众,若是惹恼了他,皆一剑以斩之便是。

    那杨转身走到铜炉跟前,对着铜炉,俯身三拜,每一拜,皆躬腰及膝,而后又走到鼎钟跟前,取下别在鼎钟上的一根铜锤,对着鼎钟,连敲九下。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每一记钟声,都清明悦耳,如水波纹一般,荡向四方,钟声如远古神明吟唱,有一种涤荡人灵魂的神圣感觉。

    无人再嘈杂了,这观礼台下,每一名弟子脸上都浮现出了朝圣的表情,这鼎钟神奥无常,钟声一响,便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他们顶礼膜拜。

    也就在钟声响起的瞬间,镇守府上空升腾起了淡淡的光华,有虚影奔腾、异象飘散。

    “昆仑派恭喜府主喜得佳徒,特送五叶灵芝一株,以示祝贺!”

    “青城派恭喜府主喜得佳徒,特送千年何首乌一支,以示祝贺!”

    “峨嵋派恭喜府主喜得佳徒,特送千年贝珠一颗,以示祝贺!”

    “东南林家……”

    “西南荀家……”

    各门派代表站在观礼台下,而后手捧诸多天材地宝,并恭敬地送上前去,为盟主贺。

    虽说大多都不是心甘情愿,但那杨这个阵势搞得太大、太隆重了,俨然就是收衣钵传人的阵仗。

    遍观整个镇守府,百余年来,那杨拢共也收了不到五名亲传弟子,但如此阵势,也只有在开山大弟子谭千亩时,才勉强比得上一二。

    不过这似乎也正常,化为人身的天地之灵,这又有何人能拒绝收其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