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啄一饮,莫非天定
    彷小南悠悠地坐在童梓瑶的办公室,端着茶杯抿了一口,又随意地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不由地微微笑了起来。

    “彷先生,您笑什么?”彷小南不在的这两年,童梓瑶明显的变化很大,较之以前更多了几分的成熟从容以及淡然,但此时看着自家老板的笑容,还是忍不住的俏脸微红。

    “都这么大的老总了,怎么还是这么一间小办公室???连装修都不装修一下!”

    彷小南笑了笑,放下茶杯,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道:“咱们赚了钱,还是要花的,不然赚那么多做什么?!”

    童梓瑶一愣,旋即便笑了起来,道:“实在是太忙,顾不上!不过没关系,现在老马一个人在外边跑不过来,我也得帮忙,所以在办公室的时间倒是很少!”

    “嗯!”彷小南点了点头,看了看童梓瑶,又看了看那边一脸热切马木秀,道:“这两年你们辛苦了!”

    “没有,没有能够为君上办事,乃是属下的荣幸!”

    自从知晓自家大老板,竟然是那神秘而又大名鼎鼎的长生君,马木秀这几天便是笑成了傻样。

    这回这条大腿真是抱中了他真没想到,这修界最为粗壮的二条大腿之一,竟然能让他抱中一条。

    “老马你现在实力还不强,就不用去参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暂时瑞丝缇娜这条线,你还继续跟着”

    彷小南伸手摸出两个玉瓶和一个小册子丢了过去,笑道:“资源方面少不了你的!”

    伸手接过两个玉瓶,还有上边写着化灵密录的小册子,马木秀眼睛一亮,甚至连手都微微抖了起来。

    这本化灵密录他可是曾听说过,这是一本可以让一些资质普通,或者是过了最佳修炼时段的修士,快速进阶的秘籍;只是听闻早已失传,连蜀中金刚门,也只是得了一些这化灵密录的残篇,便跨入了中大型门派的行列。

    而自己这手里可是一个整篇!

    原本他还只以为自己跟着老板,能混到金刚境就已经是幸运了;但现在有了这本秘籍,加上这足量的丹药供应,而原本毕生无望的通灵境,完全有可能在十年之内顺利破镜通灵。

    看着手中的这本秘籍,马木秀当下不管不顾地便是往地上一跪,俯首磕头激动地颤声道:“属下一定为君上效死,万死不辞!”

    瞧着马木秀那激动的模样,彷小南倒是失声笑了起来:“老马,起来吧,说什么死不死的,就你现在这个实力,也还不够资格为我去死!”

    “是是,属下明白,一定不负君上期盼,达到能为主上去死的资格!”马木秀一脸狗腿子样,从地上笑嘻嘻地爬起来。

    “行啦东西给你了,自己把握就是,不用这么狗腿!”彷小南轻哼了一声,然后看向旁边看着这一幕已经有些愣神的童梓瑶。

    童梓瑶确实是有些愣神,她只知道自家这位大老板来头古怪,而老马似乎也服气,一直尽心尽力帮着瑞丝缇娜这边扩张;就算是大老板这两年没冒头,老马虽然有些想法,但至少表面上还是老实。

    前些天大老板还没冒头,就不知道老马从哪里得来了消息,整天喜气洋洋的,夸口说这回赚大了,大老板要回来了,连称呼都变成了君上。

    这回更是夸张,直接就跪在地上,只怕没抱着大腿表忠心了。

    “梓瑶!”

    听着彷小南的叫声,童梓瑶才反应过来,慌乱地应了一声。

    “这两年你辛苦了”彷小南微微笑道。

    “啊啊应该的,这是我该做的!”童梓瑶疑惑地看着自家大老板,不知道为什么大老板又提这事,难不成大老板打算给自己加股份?

    “既然付出了,那就应该得到回报!”彷小南淡声笑道:“现在你有两个选项,第一是给你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童梓瑶一惊,现在瑞丝缇娜的价值可不是以前可比,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放到以后起码也是几十、甚至上百亿的价值。

    “不不彷先生,我不能要,这太多了!这一切都是您的功劳!”童梓瑶赶紧摇头,拒绝道。

    彷小南微微一笑,道:“不急,你先不要忙着拒绝,可以再听听第二个选项!”

    “第二个?”童梓瑶微微一愣。

    “对第二个!”彷小南点了点头,道:“你的体质有些特殊,所以我可以帮你,让你青春永驻!”

    童梓瑶瞪圆了眼睛,好一阵才捂着嘴巴“啊”了一声。

    对于女人来说,青春永驻这样的词,简直是具有无法形容的吸引力;相对于放才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对于本身已经有不少股份的童梓瑶来说,这个吸引力才叫真正的大。

    一旁的马木秀羡慕看了童梓瑶一眼,眼中腾起了一抹古怪的调侃笑容,道:“啊什么啊呀有君上在,别说青春永驻,就算是让你跟我们一样,甚至让你活个一两百岁也都不是问题!”

    “当然,青春永驻并不是本质上的,你一样会衰老,只是会比常人看起来慢几倍,寿命一样会延长一些!”彷小南笑着道:“当然,这看你自己的选择!”

    看着那目瞪口呆满脸震惊,还没能回过神来的童梓瑶,马木秀突然嘿嘿地笑着道:“梓瑶啊,咱们也共事这么久,老马我也提醒你一声其实,两样都不要??!”

    “???”童梓瑶终于回过神来,愣愣地看向马木秀。

    马木秀挤了挤眼睛,道:“既然君上开口,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就跟君上说,你要跟”

    “老马!”彷小南眉头微皱,淡声道。

    “啊不说了不说了!”马木秀赶紧住了嘴,只是依然朝着童梓瑶挤了挤眼睛,然后一本正经地抬头望天。

    童梓瑶眨了眨眼睛,突然福至心灵,道:“彷先生,我都不要,我想跟你们一样!”

    彷小南轻轻地扬了扬眉,看了看童梓瑶,又皱眉看了看旁边的马木秀,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看得马木秀和童梓瑶两人心头都是一阵惊疑紧张。

    良久,彷小南才无奈叹了口气,道:“老马,你这一下,不止把我坑了,还把你自己坑了!”

    “???”马木秀一惊,虽然心头迷糊,但却是无由来地涌出了一丝不妙,道:“君上,这这我可没说什么呀,不关我的事!”

    “一啄一饮,莫非天定!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