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东原二医院
    滚烫的汤药在煎药的砂罐中轻轻地沸腾着,彷小南站在灶台旁,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之后,那修长的眉毛骤然一拧,然后伸手拿起一小截老山参切成片之后,加入砂罐中去。

    这一小截老山参,他是格外加入的,自从那日突然进阶先天上阶之后,这每天虎炼汤对他的作用便大大的减小了。

    以前一副虎炼汤,第一煎至少能够维持三到四个小时的锻体拳修炼;但现在只要修炼两个小时,这虎炼汤的效力便完全过去。

    所以,彷小南一直在考虑加量,考虑药效的问题。

    作为大补元气而且又是主药的老山参,这是提高药效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

    随着这一截老山参的加入,砂罐中的药香味瞬间地浓郁了两分。

    看着里边的汤药颜色渐深,待得火候差不多了的时候,彷小南伸手端起药罐,将里边的汤药小心翼翼地倒入一个汤碗之内。

    闻着那浓郁的药香味,彷小南深吸了口气之后,待那汤药稍凉,便一口气将这汤药灌入了腹中去。

    所谓一分钱,一分货,这一罐加料汤药入腹,很快地一股滚烫的气息便从小腹之内直冲而起。

    借着这一股药力彷小南赶紧地走进健身房,练拳而去。

    这段日子,借助着那天的际遇,生生地快速将进阶锻体拳打到了第八个姿势,就剩第九个姿势依然还在辛苦磨炼之中。

    要尽快将这第九个姿势打出来,才能更加地加快一下修炼的速度。

    很明显的,这加料的汤药效果加强了至少三成,借助那滚烫的药力,彷小南足足地打足了三个小时的锻体拳,全身都冒出了一身汗水之后才舒畅地吐了口气,停了下来。

    这第九个姿势经过这三小时的联系之后,愈发地流畅了那么数分,按照这样下去,估计最多再过个五六天,就能将这第九个姿势打全了。

    彷小南有过足够的经验,一整套的锻体拳和不完整的锻体拳,那效果完全是两种。

    这进阶版本的锻体拳,若是能够完成第九个姿势,到时候这效果至少增加三成以上是应有之效。

    将这几天积存下来的药渣混到一起,又加入了相关的药物,熬成了一大锅之后,便又用这药汤泡了半个小时的澡,这才心满意足地冲了一个澡,完成了一天的修炼。

    看着时间才十点多,彷小南便又起身朝着书房而去。

    这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两月,答应赵显灵之事已经只剩一个月了,他最近初阶聚魂符的成功率已经接近七成,所以这便是准备开始练习绘制中阶聚魂符。

    鬼狼笔沾着天金墨,轻轻地在符纸之上缓缓游走。

    开局甚好,但不过是行到第三四个转折之处时,便笔下生滞,悄然生错

    彷小南倒是不急,将手中那画错的道符丢掉之后,便又继续开始第二张。

    这次依然如同第一次一般的,不过这次稍稍地多画了一两笔而已。

    一连画了四五张,感觉着头晕脑胀之后,彷小南才停下笔来,将画废的道符随手丢进废纸篓内;起身朝着房间走去;这画符之事倒是急不来,欲速则不达!

    一夜好睡,只是早上起来,看着自己那下腹之处,较之往日明显又坚挺了几分的那处,心头苦笑。

    这便是加药量的副作用,一旦元气太过,便有这般的阳气过盛的弊端。

    这等情况,一直到他打完了两个小时的锻体拳,又洗了一个澡之后,才稍稍地消减了两分,总算是得以让他不用在这样已经天气温暖的六月,穿着长外套去学校了。

    随着他的车子驶出,朝着小区外边而去,一个模样普通的年轻人悄然地走到别墅门前,看着他出门时随手丢到垃圾桶的一个袋子,小心翼翼地提了出来。

    将里边翻了几番,拿出几张废弃的符纸来,这仔细地看了两眼之后,脸色便是微微一变,伸手将其中一张收进口袋里,然后便快速离去。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林殿主,看着屏幕之上属下传来的那张废弃道符的符纸照片,脸色也是微变,低声地道:“中阶聚魂符?”

    “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年纪?竟然已经开始进阶或者已经是中阶符师?”

    作为镇守总府禁卫殿殿主,这位林殿主实力至少是通灵级别,自然知晓这中阶聚魂符是何物。

    一个竟然开始学习绘制中阶道符,而且还是这等偏门道符的符术师,至少可以确定绝对是正式的符术师,甚至有七八成以上可能已经是中阶以上的符术师。

    至于高阶符术师,林殿主没有办法相信;虽然这种中阶聚魂符大多都是一些高阶符术师才会去有闲学习的偏门道符,但这样的年纪,绝对不可能是高阶。

    能够是一位中阶符术师,那边已经是妖孽一般的存在了。

    “这等年轻的符术师,必然身后有高阶符术师的存在,那么那神魂伤势一日而愈,倒是不奇怪了?!?br />
    “只是,这实力怎么可能一日之间提升如此之多?”林殿主心头疑惑依然甚浓,李山怎么着也是先天,能够在他手中有“乱打乱如意”的情况之下,还能正面击败李山,那至少也应该是先天中上阶吧。

    林殿主有些难以置信地再次翻阅了彷小南的档案,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二十一岁的先天中阶?

    血罗刹的儿子?

    难不成江浙林家有人在背后教导这个小子?刻意培养不成?

    不过不应当啊,当年江浙林家此事做得相当决断,绝对不可能让这林玉音的儿子踏入修炼一途才是。

    难道是有其他人故意与林家作对?

    林殿主微微地眯了眯眼睛,静静地沉吟了起来,又翻来复起地将彷小南的资料看了两遍。

    “古怪,此事确有古怪!”

    轻轻点头言语了两句之后,林殿主拿起电话又拨了出去,道:“继续仔细调查着彷小南的情况,一定要注意莫要暴露身份!若有发现,随时回报!”

    “是,殿主!”

    第二日是礼拜六,彷小南站在公交站前,看着前边正逐渐远去的六路车,然后回头看了看六路车的站牌。

    “东原市第二医院!”看着站牌上一排地名之中的这个名字,彷小南点了点头,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

    东原市第二医院不算是什么好医院,比之东大附一等医院,更是差了两个级别。

    不过也是理所当然,以赵小玉现在的情况,她母亲自然不可能住到那些价格昂贵的好医院去。

    驾上自己的车,彷小南便朝着第二医院而去。

    不过是二、三十来分钟之后,彷小南便将车停在了东原二医院的停车场,在医院门口稍稍地等了等之后,便看得赵小玉从门口进来,直接朝着医院神经内科而去。

    站在病房之外,透过门上的一个小玻璃窗户,看了看里边的情况,彷小南沉默了一下,然后便朝着护士站而去。

    “26床孙淑仪,是张明医生的床位医生,他现在应该正在办公室!”正在埋头忙碌的小护士明显地没有认出戴着一个大黑框眼镜的彷小南,查了一下之后,便道。

    “好的,谢谢!”

    这位张明医生看起来年纪不大,不过是三十来岁的模样;东原市第二医院虽然不是什么太好的医院,但却也不差!

    这三十来岁,能够在这里神经内科上班的医生,多半身后都还是有些背景的;看着对方那脸上淡淡的傲气,便能够看得出来。

    “你是26床的家属?”这位张明医生看着眼前的俊朗年轻人,明显的有些不信;这反复打量了对方两眼之后,总觉得对方似乎有些面熟,但却又想不起是谁。

    这26床在这里住了几个月,他对这26床的情况相当清楚了,家里除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人了。

    每天除了一个五十来岁的保姆在这里看护着外,这几月基本上没见过其他什么人来;这突然冒出一个家属,他有些不太相信。

    这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之后,看着对方这一身气势相当不凡,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当下便有些敷衍地道:“这孙淑仪主要是脑溢血,目前情况不是太好,属于病危病人,还在随时观察中!”

    听着这话,彷小南眉头挑了挑,淡声地道:“脑溢血情况如何?出血在哪个部位?血量如何?吸收情况怎么样?”

    随着彷小南这一连串的问题之后,这位张医生脸色才稍稍地变了变,知晓只怕是碰上了同行了;这才稍稍地耐烦了一些,仔细给将情况跟彷小南讲了一遍。

    听完了这情况,彷小南又仔细地问了两个关键问题之后,心头便也算是有了些底。

    就目前情况看来,这赵母的情况确实是不太好,但总体还算稳定;这若是想要治愈,或者让赵母好转苏醒过来,却是要颇多的手脚。

    不过看赵小玉这模样,只怕是不会贸然同意接受自己的帮助;彷小南想了想之后,便也没有多停留,暂时这病情应该还不至于有什么大的变化。

    先看看情况,若是有其他契机,至少让赵小玉松口让自己帮忙,才好插手。

    彷小南离开后不久,赵小玉便也走进医生办公室来。

    “哦,小玉来了??!”看到赵小玉,这位张明医生明显的热情了许多。

    “张医生你好,不知道我妈妈最近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吗?”赵小玉挤出一抹笑容,道。

    “暂时情况还算稳定,但你也知道,这种情况越拖越麻烦,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要想办法尽快用一些更好的药物!”

    张医生缓声地道:“否则,这拖久了,醒来的希望就更??!”

    赵小玉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忧虑之色,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张医生,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嗯...想想办法吧,唉...”看着眼前那秀美脸庞之上,那一双充满了忧虑之色的明眸,张明心头暗叹,多漂亮的小姑娘;这若不是自己刚刚结婚,而且手头也没什么钱了,否则倒是还真想伸一把手。

    这用个几万块钱,施些恩惠,说不定…

    张明这无奈地抿了抿嘴,然后突然笑道:“对了,小玉…刚才有个男的过来问情况,说是你们家家属,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男的?”赵小玉微微一愣,迟疑着道:“张医生,是什么样子的男的?”

    “哦…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来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似乎长得还挺帅的;”张明仔细地看着赵小玉,笑道:“小玉,不会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当然不是…”赵小玉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脑海中却是冒出了一张俊朗脸庞的模样,当下便笑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可能是我家里远房的亲戚过来看看吧!”

    “哦…”张明疑惑地点了点头,正想继续言语,便听得赵小玉,道:“张医生,那么要继续麻烦您了,我先回学校去,有事请随时给我电话!”

    “就走了吗?”张明迟疑了一下,便缓声笑道:”好,放心吧…你妈妈在这里有我看护着,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

    看着赵小玉走出办公室去,这坐在对面的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医生,笑嘻嘻地看着张明,道:“张明,哎呀…少见得你对病人这么热情啊,看来咱们张院长只怕得给你写个大红榜好好宣传一番才好!”

    “哎,于姐,对病人热情不是咱们该做的么?看你这话说的!”看着对方那脸带古怪的笑容,张明脸色微微一红,干笑道。

    “哈哈…应该,应该…特别是对这样漂亮的小姑娘,那就更是应该了…”于姐哈哈地打趣笑道。

    张明脸露尴尬之色,只得埋下头去装作写病历,不敢再跟着中年妇女言语这些东西了;否则这再继续说下去,还不知道会说成什么模样,到时候要是传些什么出去,这影响就不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