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灭杀
    话说现在彷小南都还不知道阴阳灵犀来历和全部功能,但从这几年接触来看,“存浩然正气,灭阴暗之物”这等功能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彷小南就算是面对这十余根通体犹如钢铁一般坚硬的冰红藤蔓,也是丝毫都不畏惧的。

    既然这些冰红藤蔓无法用火攻,那么干脆就用手中的单锋剑,强行开出一条道路!

    在无数截红色藤蔓漫天飞舞的映衬下,彷小南的身形距离张寒灵,已经越来越近!

    终于,张寒灵一咬牙,猛然输出一股灵力对藤蔓阵的催动后,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跑,一副想要逃开此地,再度跟彷小南拉开距离的样子。

    而双脚刚刚落地的彷小南,见到此幕之后,嘴角却不禁露出一丝嘲讽地道:“事到如今,还想走?”

    话音未落,彷小南便毫不客气地身形一动,朝着张寒灵疾扑而去!

    一个兔起鹘落,彷小南就已经追到了张寒灵的身后,然后看也不看地直接一挥单锋剑,朝着张寒灵的背后一刺而去!

    “叮!”

    这一剑刺下去之后,张寒灵的身上并没有迸射出鲜血,反倒是火花四溅!

    原来,就在这一击马上就要刺在张寒灵身上的时候,张寒灵捏碎了一枚上阶道符,瞬间激出了一个“血盾术”!

    只可惜,这个“血盾术”虽然救下了张寒灵,却也承受不住彷小南蓄势凌厉一击,当即微微闪烁了数下,在空中溃散掉了。

    并且,虽然“血盾术”阻挡了彷小南这一击绝大部分的威力,可是一股强大的冲击之力,还是从灵力所化的盾上传了过来,直接砸得张寒灵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面上。

    张寒灵身躯晃了几晃,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正要接着逃跑,却现眼前忽的黄芒一闪!

    “轰!”

    这道黄芒从张寒灵的眼前一闪而去,并且毫不客气的轰击到了张寒灵身上!

    “噗!”张寒灵身形猛然朝前一栽,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栽倒在地。

    “咳咳咳!”张寒灵一边咳着血,一边不甘第回头看了一眼。

    只看到,彷小南此刻正站在他背后,眼神淡漠之色的看着自己。

    对,就是淡薄。

    这双黑色眼睛满是淡薄之色,竟然连丝毫胜利者应该有的轻视、嘲讽和耻笑的情绪都看不到。

    可就是这种淡漠的眼神,在张寒灵看来,其中蕴含的意义却让张寒灵倍感羞辱!

    这根本就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出来的无视。

    念及于此,张寒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之后,竟然忽的寒声大笑起来:“长生君,我承认我确实是轻视了你,不过你敢杀我?!”

    听得此言,彷小南冷哼了一声,便要挥剑。

    “住手!”张寒灵一惊,连忙喝道:“你敢杀我,你也就死定了!”

    “嗯?”彷小南目光微闪,倒是一停,冷声笑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依仗不成?”

    张寒灵眼见彷小南攻击忽的一缓,不禁长出了一口气,旋即脸上闪过一丝威胁之意,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冷笑道:“我们血魔宗乃是灵修界排名前五的魔修门派之一,就算是沦落下界,你以为我血魔宗就如此简单不成?我血魔宗永远不是尔等下修界之人可以揣测的!”

    “而我也是血魔宗现存三大神通之一,我若死了,你以为你能不死?”

    彷小南闻言,神色微微一动,竟然是沉默了下来。

    张寒灵瞧见此幕,脸上的威胁之色顿时就更浓了起来。

    他瞥了彷小南一眼,旋即冷笑出声的道:“你虽然实力不俗,但是在我血魔宗看来,依然不值一提!本魔劝你还是乖乖地放了我,这样我们或许还能相安无事,甚至还可以考虑联手,应对那天盟!”

    “有我血魔宗支持你,那什么灵煞堂你也无需担忧,我们足以助你一统整个下修界!”

    听到这话,彷小南忽的微微一笑。

    “听你这么一说,似乎说的倒是挺有道理?!贬菪∧下跛估淼氐?。

    此言一出,张寒灵脸上的威胁之色,登时烟消云散,并且还露出一副笑脸的道:“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长生君,今日不打不相识,算是有缘!有本魔为你担保,到时我血魔宗定然会扶持与你你一定不会后悔!”

    张寒灵一边哈哈笑,一边忙不迭地爬身起来,便要走开。

    彷小南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地道:“你若想走,自无不可。但是今天的事情,总得有个说法吧?至少,你得留下一个东西,作为赔偿?!?br />
    “好说好说,不知长生君阁下所要何物???只要不难,本魔给你找来就是。若是想要金银财宝,本魔这里倒是颇为富裕?!闭藕樗课⒑?,便哼声笑道。

    “此物倒也不难?!贬菪∧纤档秸饫?,眼眸忽的骤然一冷!

    “因为本尊要的,只不过是阁下的项上人头而已!”

    话音未落,彷小南单锋剑忽的一个模糊,却已经快如闪电一般的刺向了张寒灵的心脏!

    “你长生君!”

    看着那从自己胸前透体而过的常见,张寒灵面容一僵,惊愕地看着对面的彷小南,不甘地颤声道:“你竟然还还敢杀我”

    “我告诉你,你也死定了!”

    张寒灵突然阴测测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等着吧!”

    待到张寒灵身躯的抖动彻底结束,死的不能再死的时候,彷小南方才一把抽出了剑,然后神色冷漠地扫了一眼张寒灵的尸体,冷哼道:“虽然我不想惹麻烦,但这可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我从来不受人威胁!”

    伸手将单锋剑拔出,彷小南便在张寒灵身上摸索了起来,果然不多时,便摸出了一个小皮袋。

    打开一看,果然里边装有两种药物,正是他所需之翠灵草和赤血晶。

    “呵呵看来倒还真不是唬人的,还有点货色!”

    彷小南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是看着张寒灵那瞪圆的双目,想起了张寒灵的某些言语,这眉头也不由地微微皱了皱。

    彷小南晃了晃手腕,将单锋剑上的鲜血抖落干净,旋即再次收了起来,这才扫了一眼乱七八糟的院子,眉头微微一皱,暗忖:“只不过,若是不赶紧收拾完此地残局,恐怕还真会有一些麻烦的?!?br />
    “呼呼!”

    很快的,整座院子化作了一股冲天而起的红色火焰,熊熊燃烧起来。而在其中横七竖八的尸体,也随之很快就烧成了灰烬。

    彷小南这才朝四周打量了一眼,眼见其他地方,并无什么引人注目的痕迹之后,终于微微点了点头。

    但突然皱了皱眉,口中猛然地喷出一口血来。

    看着地上的一摊鲜血,彷小南脸色稍稍地有些发白,伸手擦了擦嘴巴,又服下一颗伤药,脚步略显虚浮地转身而去。不多时,彷小南的身影便已经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了远处。

    就在彷小南的身影刚刚消失没有多久,院子正前方就显露出了两名身穿黑衫、体型一胖一瘦的中年修士身影。

    而这两名黑衫修士,见到面前正在熊熊燃烧的院子之时,彼此的脸上却均是露出了一脸惊怒交加的神色。

    “怎么回事,这小小下修界还有人敢对我血魔宗下手不成?!”

    显然,这两个黑衫人来晚了一步,彷小南已经消失不见了,所以就算是这两人满脸惊怒神色的朝四周打量不定,却也没有现任何人的踪迹。

    虽然如此,却也让两人看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痕迹来。

    “哼,从四周的空中,尚且残留着一丝灵力波动来看,应该是一名修士所为?!备吒鍪葑永浜叩?。

    “区区下修界,寻常人岂能以一己之力,灭杀张寒灵在内的一群人?要知道,张寒灵可是刚刚进入了神通中阶!”

    低矮胖子却一双眼睛骤然瞪圆,满是麻点的面皮,臌胀的如同蛤蟆一般难看。

    他高声叫道:“难道张寒灵就没跟他说他是我们血魔宗的人?”

    “只怕是说了,对方也没收手!”

    高个瘦子却阴声冷哼道:“张寒灵这等好大喜功之人,临死之际又岂会不报上我血魔宗的名字?不过,恐怕是他报了名字后,依旧被这名修士辣手灭杀掉了?!?br />
    “找死!不管此人是谁,定然找到了他,将他碎尸万段!”低矮胖子嗷嗷叫道,眼中满是森寒之色,道:“虽然张寒灵这厮讨嫌的很,但我血魔宗此处本就神通不多,少一人便是弱一分,绝对不能放过这厮!”

    “不错,张寒灵仗着早先一步跨入神通境中阶,下界以来一直耀武扬威,好生烦躁。没想到,私自拿着大人的藤蔓阵符偷偷出来,却还是遭人毒手!”高个瘦子毒蛇般的双眼,微微一眯。

    听到“大人”二字,低矮胖子蛤蟆般的双目微微一缩,粗声粗气的道:“,周兄,咱们还是先向大人汇报吧?”

    “当然!”

    言毕,这个被称为“周兄”的高个瘦子拿出手机,走到一旁打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