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血尸
    “这外面黑灯瞎火的,去哪里找我舅舅?”才出门,老牛叔便开始抱怨。

    已是深夜,只有寥寥星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普通人的视线最多就只能看到三四米范围。

    “往那边走?!贬菪∧鲜种噶艘桓龇较?,那边是村里房屋最密集的地方所在。

    “走吧,别磨磨蹭蹭的?!贬菪∧弦皇致ё±吓J宓募绨?,老牛叔只得一脸不情愿地跟着过去,嘴里还嘀咕着:“这是你自己要出来的,到时候发生了意外可别怪我没提醒你?!?br />
    “走你的路就是了,哪这么多话?!卑凑蔗菪∧鲜种傅姆畔?,十来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大院子的门口。

    “这是瓦家村祠堂,外人不让进?!笨吹侥前卟低崖涞闹炱岽竺?,老牛叔就打了一个寒颤。

    十几年前,他跟着母亲回瓦家村。年纪尚小的他看到这个大门,便一时好奇想要推门进去看看,却被一位老人给一把抓住了。

    老牛叔到现在都忘不掉,那老人一张脸全是皱纹,看着就让人心悸,尤其是一双老眼,几乎是看不到眼珠子了,就剩下眼白。

    老牛叔当时就被吓哭了,赶过来的舅舅连忙跪在了地上,用他听不懂的话跟老人交谈着。

    就连老牛叔自己都不记得,他最后是怎么回去的,只是到家后,舅舅便一改以往的笑容,板着脸严厉的对他说道:“祠堂不是瓦家村的人绝对不能进去,不然会死得很惨?!?br />
    “你舅舅就在祠堂里面,要不要进去?”彷小南看着老牛叔,淡笑说道。

    “你怎么知道?”自己舅舅跑出来这么久了,凭什么这么笃定?

    “放心吧,不会骗你的?!狈直嬉桓鋈说钠杂卺菪∧侠此?,乃是轻而易举之事。

    老牛叔苦着脸走上前,手搭在朱漆大门上面,缓缓朝着里面推动,可结果半天也没有推开,只是吱吱呀呀响个不停。

    “门被反锁了,要不就算了吧?”看到门推不开,老牛叔脸上反倒露出喜色,他心底是一万个不愿意进入这祠堂内。

    “这门是往外拉的,你往里推当然推不开?!贬菪∧嫌朴扑档?。

    老牛叔嘴角抽搐了一下,无言地将门往外拉,这一回果然打开了。

    门一打开,老牛叔整个人就一哆嗦,慌张地往后退:“这特么…哪来的这么多的棺材?”

    院内,密密麻麻摆放了约两百具棺材,大晚上的看起来特别瘆得慌。

    “这,这哪里是祠堂啊,分明就是族墓?!崩吓J宥哙碌?。

    “别想那么多了,有人还在里面等我们呢?!贬菪∧吓牧伺睦吓J寮绨?,朝着里面喊道:“瓦铁匠出来吧,不用躲了,知道你在里面?!?br />
    半晌之后,真的有一道黑影从里面走出来,老牛叔借着微弱星光可以辨认出,这道黑影确实是舅舅瓦铁匠。

    “没想到这一次你们提前来了,被你们发现了?!蓖咛车统恋纳舸涌谥写?,目光死死盯着彷小南。

    “舅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牛叔着急地问道。

    “住口,我没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外甥!要不是你把人带来,我又怎么会暴露?”瓦铁匠手一指老牛叔,厉声骂道。

    和瓦铁匠虽说不上多么亲切,但以往自己还是笑脸相迎的,现在这么严厉呵斥,老牛叔一下子懵住了。

    “是你先前想暗害我吧?”彷小南不紧不慢说道。

    “你这类人都该死,怪只怪我太大意了?!蓖咛沉成下冻龉钜斓男θ荩骸安还裁还叵?,就先拿你们作一下实验吧!”

    瓦铁匠手一挥,一个铃铛出现在了他手上,一些棺材盖突然自动掀开,十具尸体从棺材内站了起来。

    彷小南目光落在瓦铁匠手上的铃铛,双眸一凝,轻语了一句:“控尸铃铛!”

    “你竟然还能认出控尸铃铛,也对,这东西还是从你们那边得来的,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我瓦家村的厉害?!蓖咛骋《孱?,那十具尸体“唰”的一下从棺材内跳了出来,将彷小南两人包围在了中间。

    “舅舅,我们只是要去风门村的???”看到走近的尸体,老牛叔慌张地朝着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去风门村?!蓖咛骋簧湫Γ骸袄吓?,看在你是我外甥的份上,乖乖站到一边去?!?br />
    “舅舅,我们这是一起来的,而且这位老板也是我带到瓦家村来的,实在是和舅舅你没什么仇怨啊?!?br />
    听到老牛叔的话,彷小南倒是颇感意外。这人平日里表现很精明,爱占点小便宜,没想到还挺讲义气。

    “看来你也是投靠了他们,那就别怪舅舅我心狠了?!蓖咛趁挥性偎祷?,双手开始不停的摇晃铃铛,而那十具尸体排成一个圆圈,越发逼近。

    “现在怎么办?”老牛叔看着这十具尸体,面容惊恐,神经高度紧绷。

    彷小南十分淡定:“别急,不过是十具最低级的人尸而已,和普通人一样?!?br />
    “老板,十个普通人也是人啊,而且这些尸体只怕是不怕疼的?!崩吓J宓降椎ㄗ颖纫话闳舜?,此时还没有被吓跑,只是颤声地道。

    在这些人尸只有一米的距离时,彷小南突然一个加速,直接一个冲拳到了人尸的面前,两拳挥向两具人尸的肚子之上。

    砰!

    两具人尸直接被打飞起来,撞到两具棺材上。不到一分钟,十具人尸被彷小南要么踢飞、要么打飞。最后一具更是直接被折断了手臂,躺倒在了地上。

    “这……”老牛叔是看得目瞪口呆。

    而此时,彷小南的目光却是看向了瓦铁匠:“瓦铁匠,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和你们能有什么误会,别以为干掉了十具人尸就有恃无恐了,这才只是开胃菜?!蓖咛车拿嫔涞煤芤醭?,这一次他摇铃铛的速度要快了几倍,铃铛的声音从清脆变成刺耳,隐隐还带着一丝厉啸。

    随着瓦铁匠的铃铛摇动,又有五具棺材盖飞了起来,五具青面獠牙的尸体站立了起来。

    “青尸?”看到这五具尸体,彷小南面色依然不变。

    “什么是青尸?”

    “青尸是比人尸要高一级的尸体,人尸青尸,再上去就是正式僵尸了,成为僵尸,就会拥有一些天赋,比如力大无穷这类的,而青尸,如果要换做咱们人类的人,战斗力就相当于特种兵一个级别的?!?br />
    老牛叔听完吓得直哆嗦,双腿不停地抖:“连青尸都出来了,这一回咱们是跑不了了?!?br />
    “瓦铁匠,我很好奇,你一个普通村民又是去哪里学的控尸之术?”彷小南问道。

    “这还要感谢你们这些人,要不是你们这些人给我送来的秘籍,我也学不会这控尸之术?!蓖咛骋趵涞匾恍Γ骸昂芸炷阋不岣且谎?,成为我的尸体队伍的一员?!?br />
    “你真的是误会了,我根本就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贬菪∧嫌行┪弈?,瓦铁匠应该是误会了他的身份了。

    只是瓦铁匠明显不相信他的话,再次摇动起铃铛,那五具青尸跳着朝他们走来。

    相比起那十具人尸,这五具青尸无论是步伐和躯体的协调性,都要高上一大截,很快就将两人包围了。

    彷小南不急不慢地笑了笑:“老牛叔,碰见这些玩意怕不怕?”

    “老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开玩笑啊?!崩吓J蹇吹结菪∧弦涣车坏男θ?,不禁苦巴着脸没好气说道。

    “古人说的好,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嘛?!贬菪∧虾屠吓J逑谐读艘痪?,这才看向那五具青尸。

    “那是泰山不会崩,要真崩了,保证他们跑的比谁都快?!碧谜饣?,彷小南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老牛叔还挺有娱乐天赋的。

    突然,彷小南面色一寒,表情变得严肃,直接哼声道:“都给我滚开!”

    开字落下,彷小南胸口阴阳灵犀微微一颤,散发出一层淡白色雾气,只是老牛叔和瓦铁匠都没有发现。

    然而那五具青尸却是躁动起来,不停朝后退去,就好像彷小南是什么洪荒猛兽一样,那没有感情的死人脸,第一次露出了惊惧的表情。

    “青尸!”

    站在前方的瓦铁匠看到这情况,脸色也是变了,目光死死的落在彷小南的身上,双手再次疯狂摇晃铃铛,嘴里念着咒语。

    在这铃铛和咒语的作用之下,五具青尸再次回复了镇定,只是无论瓦铁匠如何施为,都不敢靠近彷小南。

    “你是用了什么术法,竟然能让这些青尸这么害怕你?!蓖咛晨梢愿芯醯角嗍牡椎暮ε?,这让他无比困惑。

    要知道,青尸已经是脱离了人的情感,一般情况是不会有害怕的情绪流露出来的,僵尸只有臣服没有害怕,低级的僵尸臣服于高级的僵尸。

    眼前这年青人怎么也不可能是僵尸,可为什么自己的青尸会这么惧怕对方?瓦铁匠愈发地疑惑了起来。

    瓦铁匠不会明白,以阴阳灵犀身上中正醇和的辟邪特质,这些青尸根本就不敢靠近,要知道青尸还是有一个巨大的弱点,那就是见不得阳光。

    而阴阳灵犀的气息却是比阳光还要恐怖,所以这些青尸下意识地后退不敢靠近。

    “对,我都忘记了,这东西本就是从你们这些人手上得到的,你们自然也有办法控制这些尸体?!蓖咛沉成醭恋每膳?,良久,彻底放弃了指使这五具青尸对彷小南攻击的想法。

    “本来那东西是我为你们大部队准备的,不过现在只能提前使用了?!?br />
    瓦铁匠的面色突然变得很痛苦,双手飞快结着手印,嘴里喷出了一口热血,喷在那铃铛之上。沾染上热血的铃铛,散着一股阴寒的气息。瓦铁匠再次将铃铛拿在手中,这回一快一慢,很有节奏摇晃着铃铛。

    “还真是舍得下大本钱啊?!贬菪∧峡醋磐咛惩鲁鼍?,无奈摇了摇头,这一回他没有在站着等待瓦铁匠出招,而是缓缓朝着瓦铁匠走去。

    “给我出来,血尸!”就在彷小南离瓦铁匠只差几米的距离时,横档在前面的棺材盖突然横飞出去,一个血人从棺材内跳了出来。

    血人一出,一股恐怖的威压袭来,老牛叔瞬间就双腿软坐在了地上,咬紧了牙,拼命抵抗着。

    “哪怕你能对付青尸又怎么样,这血尸可是比青尸还要高上两个等级。而且这血尸已经和我心灵相通,平日里便是用我的精血温养着,你是不可能控制他的?!蓖咛趁嬗械蒙?,可以说这是他最大的杀器。

    血尸,乃是异种僵尸,接近银甲尸的实力,除了力大无穷,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怕阳光,度奇快,可以说在修士界,一个血尸就有可能可以干掉通灵境修士。

    瓦铁匠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看着彷小南,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绝对不可能是血尸的对手。

    “血尸,给我杀了他们?!蓖咛骋《鹆孱?,朝着血尸下了命令。

    血尸低吼一声,一股极其浓重的血腥味从其口中散出来,一双大掌直接朝着彷小南拍过去。

    彷小南不慌不忙,眼底掠过一道精光,双掌毫不畏惧的迎着血尸双掌拍去。

    啪!

    四掌碰撞,一团旋风从彷小南和血尸的周身散出去,将附近的棺材盖都掀翻了好几块,而彷小南只是微微晃了一下,血尸则是退了两步。

    “这怎么可能?”瓦铁匠一脸的不可置信,血尸的力量有多大,身体都有强悍,他心里非常清楚,双掌的力量起码是过了两千斤,一掌下去就是巨石也得碎裂的,可现在这年轻人却根本未动,而血尸还退了两步!

    老牛叔目瞪口呆,彷小南的表现颠覆了他的认知。

    彷小南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手掌,有些略微的红,不过没什么大碍,血尸的力量是两千斤左右,而他比血尸刚好要强一点。

    血尸看到眼前的人类把自己击退,也是愤怒地怒吼了起来,再次挥舞双掌,带起阵阵风声。

    “来吧,谁怕谁!”血尸双掌拍过来,彷小南的脸上也是流露出战意,相比起用法宝和道符解决这血尸,这种硬碰硬的打法反而更让他喜欢。

    “看来我的体内也是有暴力因子啊?!?br />
    一次次的双掌碰撞,血尸不断后退,以彷小南和血尸为中心,附近十米的棺材全部横飞,甚至还要几副棺材因为被掌风扫过的缘故,直接碎裂开来,露出躺在里面的尸体。

    “畅快,就不陪你玩了?!贬菪∧弦桓龀樯?,退出了血尸的攻击范围,哈哈一笑,看着自己有些肿红的手掌,很是舒服的甩了一下手臂。

    “陪不陪玩不是你说了算的,血尸干掉他!”彷小南的笑声在瓦铁匠的耳中格外刺耳,当下愤怒命令血尸继续攻击。

    彷小南笑了笑,从怀内掏出九宫八卦牌,在血尸攻击过来的同时,十分精准抛在血尸的头顶之上。

    “定!”彷小南轻喝一声,那血尸便一动不动的站在彷小南眼前,任凭瓦铁匠怎么摇动铃铛也都无济于事。

    “这怎么可能,血尸是不可能被降服的?!蓖咛沉成下冻鼍е?,不过他也是决断之人,很果决地转身朝着内里族祠跑去。

    彷小南冷笑一声,先前让其逃跑是因为他想要看看瓦铁匠有没有同伴,现在就没必要再放跑对方了。

    只见黄芒一闪,彷小南的打神鞭快速朝瓦铁匠背后打去。

    嘣!

    正跑着的瓦铁匠突然一个踉跄,吐出一口鲜血,摔倒在了地上。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我,貌似我和你无冤无仇,不过是在这里借宿一晚罢了?!贬菪∧献叩酵咛成肀?,直接开口问道。

    “休想从我嘴里套到一句话,落在你们手里,技不如人我认了?!蓖咛逞劾锍渎顺鸷?。

    “老板,千万别冲动,还是让我来劝劝我舅舅?!崩吓J蹇焖倥芰斯?,不管怎么样,这地上的人终归是他舅舅:“舅舅,你就算想杀我们,那也得先告诉我们原因啊?!?br />
    “呸,我没你这样的外甥,吃里扒外的家伙?!币豢吹嚼吓J?,瓦铁匠那就是更气了,一嘴的口水唾沫全部都吐在了老牛叔的身上。

    “舅舅,你是不是想杀死我们,然后让我们的尸体也受你的控制,就像这里棺材里躺着的这些尸体一样?”老牛叔突然问道。

    “炼尸?瓦铁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留你不得了?!贬菪∧涎鄣咨凉坏篮?。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死人的尸体被控制,那到没什么,可要是为了尸体的数量特意去残害活人,那么这是触犯了修士界的禁忌,会遭受整个修士界的讨伐。

    “这一切都是误会,他把老板你当成是那些人了?!本偷贬菪∧涎壑猩凉币獾氖焙?,祠堂外面突然传来一位老妇人的声音,正是先前进村碰到的那位瓦婆婆的声音。

    回过头,瓦婆婆拄着拐杖,此时正慢慢的朝里面走来。

    “瓦婆婆?”老牛叔看到瓦婆婆的身影,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而彷小南却面色不变,似乎是料到这瓦婆婆会出现。

    “铁匠,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位老板和那群人不是一伙的?!蓖咂牌怕裨沟?。接着才将目光转向彷小南,诚恳说道:“您能不能先放了铁匠,我可以告诉你一切?!?br />
    彷小南沉吟了一会,将打神鞭收了回来。

    从他的身边离开,瓦铁匠一恢复自由,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手指揉搓着麻的手臂,缓缓朝着瓦婆婆边上走去。

    “我打死你这个瞎了眼的东西?!背龊踉ち?,当瓦铁匠走过时,瓦婆婆突然举起了手里的拐杖,朝着瓦铁匠劈头盖脸地打下去。

    “这瓦婆婆……”老牛叔嘴角抽搐,别看瓦婆婆上了年纪,这打起人也很是厉害,而且自己舅舅也不敢反抗,没一会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

    “瓦婆,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瓦铁匠虽然不敢反抗,但还是不服气的说道。

    “为什么打你,你私自向老板出手。是非不分,这就该打?!?br />
    “好了,说正事吧?!贬菪∧厦靼?,这瓦婆婆不过是在演戏。

    “这事情说来就长了?!蓖咂牌盘玖艘豢谄?。朝着彷小南问道:“老板是要去风门村对吧?!?br />
    “嗯?!贬菪∧系阃酚Φ?。

    “那我就从风门村开始讲起吧?!?br />
    三四个月前,风门村全村人神秘消失。但公安部门仅仅调查了一个星期,对风门村事件下了禁令,谁也不得对外宣传,便离开了。而除了风黄县,风门村全村人神秘消失的消息,丝毫没有传出去。

    外人所不知道的是,与风门村仅两座山之隔、更为偏僻的瓦家村,也全村人全部消失,除了去县上赶集的瓦婆婆和瓦铁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