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两仪剑阵
    一个过一米八、瘦长如竹竿的黑衫魔修,如柳絮般飘至院内。随后,一个不过一米五左右的黑衫低矮胖子,如同蛤蟆般的一跳而出。当他肥硕的身躯轰然落地之时,竟然还震动的附近地面,都是微微一颤!

    只不过,另外两人,血魔宗的周长老和冥灵子却是没有上前,半隐没在黑暗中,令人难以看清面目。

    跟周瘦子如幽灵般掠至、悄无声息不同,田胖子跳出来之后,便立刻将他那双蛤蟆般的眼睛瞪得溜圆,肥硕的脸上也露出了清晰可见的惊疑之色。

    他上下打量着彷小南,似乎想看出彷小南的底细一样,并且口中还低声喝问道:“老夫的‘蛙隐神功’,就算是普通神通上境也难以察觉,为什么你却能够探知我的存在?”

    彷小南闻言,却不禁晒然一笑。

    区区一个‘蛙隐神功’,不过是一种不知名的隐匿功法而已,怎能瞒过阴阳灵犀的强大预警功能?

    当然,彷小南自然不会告诉他,是阴阳灵犀现了他。

    “田园,你的嘴巴真是够大…”周瘦子听见田胖子所说,不禁抚了抚额头,一脸无奈。

    彷小南淡淡的道:“道友,你被本尊现,只不过是因为你躲在了上风头?!?br />
    “上风头?”田胖子肥脸上的肥肉微微一颤,满脸疑惑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再简单不过了?!贬菪∧衔⑽⒅迕妓档溃骸澳阈凶咧淙缤箍丝?,可是响动经过功法收敛后几不可闻。但你一身的猪油味道太过浓厚,莫说是本尊,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轻易明白有人来了吧?”

    田胖子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你也是神通境修士,原来只是我身上的味道暴露了……我呸!你这个区区通灵境,刚才的话语分明是在消遣你田大爷!真是找死!”

    话音未落,他便怒吼连连朝着彷小南一冲而来,并且右手还从背后一晃的,摸出了一柄黑色长剑来!

    田胖子的体积虽然庞大,可是此刻的一路疾奔,却度极快,就仿佛一个滚动中的黑色皮球一般,顷刻间,就已经滚到了彷小南的面前!

    彷小南却淡淡的道:“一言不合,拔剑相向。传闻中古代的侠客,倒都是这般的豪气。只不过今日,本尊却只遇到了一个不知死活的蟊贼?!?br />
    “妈的,竟然说老子是蟊贼???你才是乳臭未干的杂种!吃老子一剑!”田圆闻言越愤怒,当即便是一抬手,手中黑色长剑已经化作了一道黑芒,朝着彷小南劈头斩下!

    此剑所化的黑芒,尚且没有真的落下,空气中就已经呜呜作响!并且还有一道极为凌厉的剑气,毫不客气的直逼彷小南面庞而来,冲击得彷小南满头黑,都瞬间呼的一声向后飞扬起来。

    看来,这个田圆不仅仅是神通境魔修,而且还是一名极有手段的高手!这一剑的功力,没有一甲子以上的功夫,是绝对练不出来的。

    不过,面对这一剑,彷小南却只是出了一声冷笑,却也不与他正面对抗,而是身躯向后猛地一侧。

    “嗖!”

    一声呼啸,黑色长剑已然擦着彷小南的身躯,一砍而过,却是扑了个空。

    不过与此同时,田圆竟然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来:“嘿嘿,我就知道你不敢硬接老子的这一剑!”

    言毕,他右手中一道黑色灵芒忽地一闪,显然就要动用什么特殊手段的样子。

    可是彷小南却忽的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慢着,我有话说?!?br />
    “值此月黑风高之夜,前后夹击在下,不知两位道友意欲何为???”虽然言辞间颇有几分讽刺,彷小南却一脸的淡然,便好似被围堵的不是他。

    周瘦子和田胖子对望一眼,随手亮出了各自的长剑,而后异口同声的言道:“长生君如今名满修士界,方才见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兄弟二人一时技痒……”

    “少他妈的废话了!你们俩单打独斗都不是我的对手,不如,一起上吧!”

    话音未落,彷小南却率先难,打神鞭一扬手祭出,朝着前边的田胖子冲去。

    若真的只有周瘦子、田胖子两兄弟的话,彷小南倒是不介意和对方好好玩玩,但所谓月黑杀人夜,两位配合默契的神通境魔修拦路于此,后面还有两名魔修掠阵,又岂是公平切磋那么简单?想来必有后招??!

    对方都真刀真枪地和自己杠上了,自己还客气什么?

    也因此,一出手,彷小南便利用九宫八卦牌抵挡住身后的周瘦子,转而朝着前方的田胖子动了最猛烈的攻势。

    本来以胖瘦兄弟俩的预计,彷小南在面对他们两个实力仿佛的神通境对手时,必定是谋定而后动,断然不会主动轻启战端。谁知道他之前还如谦谦君子般讲话,现在却话讲到一半就抢先攻击?

    也怪两人没有充分认识到长生君九世经验的狠辣,这才被彷小南抢占了先机,周瘦子固然被九宫八卦牌的防守弄得不厌其烦、不得寸进,正面对抗彷小南攻势的田胖子更是心头大骇,几度险象环生。

    彷小南固然是将田胖子打得节节败退,但田胖子毕竟是神通境初阶巅峰境界,更是血魔宗此番下界主要长老之一,战力远胜修士界一般神通境初阶修士。若是时间稍长,彷小南倒有十分把握击败对方,但在后有周瘦子的情况下,这一时三刻间击败田胖子,哪有那么容易?

    只是田胖子也不好过,他怎么也没想到彷小南的战力竟然如此惊人,此前在张寒灵灭亡现场与周瘦子分析彷小南战力如何如何时,两兄弟已觉得算是高估了。如今亲身经历后,田胖子分明感到彷小南的战力比之两人估计的更加强悍,难道此子又有了新的突破,这也太快了吧?

    大意之下,田胖子被彷小南一个近身,打神鞭擦臂而过,几乎正中一鞭。

    “老大,两仪剑阵!”

    田胖子这一声大喝不但让彷小南剑眉一簇,也让后边的周瘦子大惊失色:短短片刻间,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吗?

    两仪剑阵,这可是兄弟俩的杀手锏!

    大喝一声后,田胖子先行放出了自己的长剑,剑光烁烁,阳气大炽;几乎同时间,彷小南身后的周瘦子也是猛然后撤,轻捏法决,顿时剑光渺渺,阴气大盛。

    阴阳交泰,是为两仪。

    两仪剑阵一成,彷小南只觉得一股大力朝着自己挤压过来,亏得自打修炼起,彷小南就锻体拳与筑基汤同步进行,体魄比之同阶修士强过太多,立马周身劲道流转,那股力量消退不少。即便如此,彷小南也为剑阵的威力暗暗心惊。

    见得彷小南果然在两人的联手中开始手忙脚乱了起来,那田胖子得意大笑道:“呵呵落入了我们的两仪剑阵之中,就算是神通中境也落不到好去,长生君,老实束手就擒,咱们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哼!”彷小南轻哼了一声,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他向来便是遇强则强,有阴阳灵犀在,他之感知早已乎常人想象,在那奇妙异力作用之下,那胖瘦兄弟修炼数十年的两仪剑阵原本圆润无匹的阵法,便隐隐地在彷小南眼中开始有些破绽来。

    那阴阳变化在彷小南眼中不过是两三息的功夫,便了然于心,人随鞭走,彷小南相当轻易地便闪过了两仪剑阵的数个变化。

    看着彷小南的动作,两人原本有些松懈的神色又凝重起来;田胖子更是大惊,沉声喝道:“变!”

    随着田胖子的言语,两人的剑势齐齐地一变,周围灵气杂乱波动,朝着中间的彷小南狠狠压去。

    但彷小南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只是两个晃身,便在那杂乱的灵力攻击之中,游刃自如。

    见状,田胖子脸色大变,涩声地道:“看来,我们都低估了他!”

    “何必如此丧气?咱兄弟俩的两仪剑阵再怎么说也足以困住他一时三刻,届时咱俩的任务可就完成了……”一旁的周瘦子寒声冷笑道。

    “也对!”瞪圆了一双蛤蟆眼的眼珠一转,田胖子虽然有些不甘心,却看着被困在两仪剑阵中的彷小南阴测测的一笑:“看你怎么逃!”

    站在阵中的彷小南,此时全力应对着这边田胖子两人的攻击,一边看着那再门外静静看着此处的另外两人,这心头也是一阵苦。

    虽然怀疑这冥尸门有些诡异,但却没有想到,冥尸门竟然是与血魔宗联了手。

    看冥灵子这模样,定然是早已在血魔宗之前,立下了心神誓言,所以再次对自己立誓之时,自己感受不到天地之力的变化。

    有了血魔宗在冥尸门背后,也难怪冥灵子敢当面对抗自己。

    这冥灵子倒是不太难搞,但那一脸倨傲站在那地负手而立的老者,只怕却是非同寻常。

    这般想着,彷小南脸色也逐渐凝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