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八十章 这是你所祈求的么?
    “呵呵该死!”

    看着那从棺材里跳出来的一群僵尸,还有那原本有些萎靡不振的血尸瞬间血气大盛,冥灵子的脸色瞬间阴沉。

    他冥尸门闹出这么大的动作,养了这许久,心血尽是毁在了这一下了。

    这些被强行唤醒激发的僵尸,受到血亲心血的刺激,便再没有被继续培养的可能。

    “你以为,就这一具血尸和这数百具连铁甲尸都不算的垃圾,能够奈我何不成?”

    冥灵子恼怒寒声地道:“毁了我冥尸门的心血,我必将拿下尔等,将尔等魂魄炼制成法器,放在那油锅之内夜夜煎炸,永世不得超生!”

    “是啊,还不够!”一旁的瓦婆婆嘿嘿地笑着,那缺了几颗牙齿的牙床轻轻地抖动着,显得有些阴森吓人但脸上的笑容却是畅快不已。

    在大笑中,瓦婆婆将一柄半尺长的匕首,在众人愕然的眼神中,狠狠地捅进了胸口。

    看着那边冥灵子恼怒的表情,嘿嘿一笑,便伸手拔出胸口的匕首,任由那血液迅猛喷出。

    随着血液的溅开,那些僵尸的气息更是骤然狂烈,而那具血尸更是血气爆燃冲霄,气息原本只不过是堪比通灵下境,这瞬间之间的却是再次飙升,节节上升,不多时竟然已经是达到了通灵上境的存在。

    而那些原本不过是普通人尸、青尸的僵尸,也都一个个直接拔升了一个层次。

    看着这满屋子的青尸,还有那近二十具的铁甲尸,以及那头血气爆燃的血尸,冥灵子脸色铁青就算是旁边的周瘦子和那方才出手周长老,看着眼前的场景也忍不住地微微皱了皱眉头。

    “班门弄釜!你们莫非以为这点小小僵尸,便能奈我何?”冥灵子铁青着脸寒声笑着,一挥手,身后的黑暗中便有几道血影浮现。

    那大失血已经奄奄一息,只靠一丝信念支撑的瓦铁匠和瓦婆婆两人,看着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头血尸,这脸色都不由地又是一惨。

    那三头血尸虽然气息比自家这边的这头稍稍弱一下,但数量可是完胜两人养了这些僵尸这么久,也知晓这普通僵尸和血尸之间的差距。

    眼前这般多的僵尸加起来,只怕也只是能与对方那三头血尸打个平手而已而这个恶徒既然能操控僵尸,只怕自家这边就算再多一头血尸,也不一定能打过对方!

    难道上天就真不给瓦家村报仇雪恨的机会么?

    瓦婆婆脸色惨然,一屁股跌做在地上,旁边的瓦铁匠此时也是一脸的绝望。

    瞧着两人那绝望的模样,冥灵子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笑声极为的刺耳。

    而那边的周长老,看着眼前一幕,眼中也露出了森冷的笑意他血魔宗最是擅长灭人全宗,每每看到敌手那绝望的模样,总是让人心情愉悦。

    瓦婆婆坐在地上,看着那边哈哈大笑的冥灵子,突然却是绝望地伸手捶地,凄厉地仰头嚎叫咒骂了起来。

    “啊”

    “啊”

    “你们这些谋害我村人的恶人啊”

    “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诅咒你们被剥皮吃肉,拔骨抽髓”

    “诅咒你们上刀山,下油锅啊”

    “啊”

    “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啊”

    这声音凄厉绝望至极,听在人耳中,让人心神杂乱

    在这绝望凄厉恶毒的叫喊声中,那边的冥灵子的笑声却是越来越大,满是张狂得意。

    但就在这张狂的笑声和凄厉的诅咒声中,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这是你所祈求的么?”

    这个声音不大,平和而淡然,但在这些杂声中,却是直透人心。

    所有人都是一愣,看向中间那一直站在那地,没有做声的彷小南,或者说是长生君。

    只见得那浑身浴血的清俊身影,不知何时却是多了一丝无以言说的威严和气势,站在那地稳若渊渟,让人不禁心生敬畏。

    “这是你所祈求的么?”

    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中,那张清俊的脸庞之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带着一丝怜悯,微微地俯着身,就这般看着跌坐在那地上满脸血泪的瓦婆婆,再次缓声问道。

    仿佛就有若神佛问自己的信徒一般。

    瓦婆婆半张着那干瘪的嘴巴,愣愣地看着那张清俊而又似乎无比值得信任的面容,愣在那处,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轻轻地“啊”

    但她很快地便回过神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丝毫不像是垂死之人。

    “砰砰砰!”

    就那般直接跪伏在地,用力地磕着头,大声凄叫地道:“这是老婆子的祈求,这是我瓦家村上下两百余条人命的祈求!”

    一旁已经奄奄一息扶着墙的瓦铁匠,看着站在那地的彷小南,眼中爆出了一丝亮光,也费力地跪倒在地,头软软地朝着地上磕去。

    只是,他的头还刚刚地碰到地面,整个人便是朝着旁边一歪,声息全无,只剩下那圆瞪的双目和那满脸不甘和希冀。

    看了一眼那死去的瓦铁匠,彷小南轻轻昂起头,双手轻负身后,缓声道:“既然如此,便如尔等所愿!”

    随着这话音落下,阴阳灵犀那在方才瓦婆婆绝望咒骂开始,便不停轻轻波动的灵光,猛然一闪

    只见得那两百余具僵尸,突然浑身一僵,头顶之处一道灰气腾出瞬间之间的,数百道有浓有淡的灰气便在这屋梁之间四处飞腾穿梭。

    看着这瞬间冒出来的数百道灰气,那边的周长老等人,只是一阵的目瞪口呆但那冥灵子乃是冥尸门掌门,哪里不知这是什么?哪里不知这些灰气一般的玩意要炼出来多么困难?

    但眼下就是这么多,两百多道只是随着人家一句话便飞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这长生君是那万僵之王,是那飞天夜叉么?

    在冥灵子那骇然的眼神中,这数百道灰气,齐齐的在这半空之中一盘旋,便朝着前边的那头血尸笼罩了下去,化作一个灰茧将血尸裹在其中。

    那边的两百余具僵尸,随着这灰气腾出之后,便悄然倒地,化作一具干尸但这边的这头血尸,被那两百余道灰气笼罩,瞬间地便嘶声怒吼起来。

    外边的人看不到那灰茧之中在发生什么,但冥灵子听着那嘶吼声,此时脸色已经是一片青灰,转头看了一眼负手站在那地的长生君,眼中更满是忌惮和惊恐。

    不过是短短数息时间,那灰茧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淡,露出了里边的血尸。

    看到这具血尸,众人都是一惊。

    原本这血尸高不过是五尺,但现在却生生地直接拔高了一尺有余,浑身血气升腾,有若实质,一股摄人气势凛然而生,那声势恐怖至极。

    “近乎神通的血尸!”虽然早有预料,但看清眼前这血尸,冥灵子还是忍不住地失声惊呼了起来。

    他冥尸门为了炼制这么一头近乎神通的血尸,偷偷摸摸地已经开始上百年了,但一直差了一丝丝尚未能完全成功而眼前,却是被人一言而决,直接催生出来!

    这如何能让他不惊?如果能让他不惧?

    而一旁的周长老等人,更是满脸惊骇,那周长老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那边负手而立的彷小南,脑海中一个词不住浮现。

    “言随法行!难道是言随法行?难不成?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周长老甚为血魔宗的资深长老,见识自然匪浅,此时瞪圆着眼睛看着眼前一幕,脑子一片混杂。

    虽说一旦入神通境,便有驱使天地之能,隐隐也有类似此般的能力,但也只是类似而已而且只是简单的催动,绝对没有这般神妙法门,更是无能如此云淡风轻一言而决。

    这等神威,就算是半圣也无此能力,此子此子

    就在周长老脑袋一片惊乱之时,那边似乎尚未完,负手而立的那位彷小南,突然伸手朝着那边到底地上死不瞑目的瓦铁匠一指。

    只见,一个弱不可见的虚影从瓦铁匠身上轻轻地浮起。

    “你若想亲手复仇,便去吧”彷小南微微颔首。

    那虚影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朝着彷小南深深地一鞠躬之后,浑身一敛,便化作一点灵光,落在了那头血尸的身上。

    “嗷呜”

    原本还双目有些呆滞的血尸,瞬间双目一亮,挥臂仰头嘶吼一声眼中红光四溢,扫视了一眼眼前,脸上越发狰狞。

    “嘶!”四颗寸许长的獠牙呲了呲,血影一闪而逝。

    “砰砰砰!”

    数个声音迅疾而响,只见那三头挡在冥灵子身前的血尸被一击而飞。

    而冥灵子早已经是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惊声叫道:“周长老救命!”

    那边一直没有动作的周长老,冷哼一声,一闪便挡在了那血尸之前,手中一柄长刀挥手便朝着那血尸斩去。

    那血尸身形一晃,只见得红影一闪,便迅疾无比的闪过了周长老的这一刀在这周长老稍稍愕然之间,便追到了冥灵子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