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九十章 阴阳镜
    “轰轰轰!”

    在一片摇晃之中,直升机缓缓穿破云雾,一座大山便巍然浮现。

    在大山正中,一列宫殿赫然在目,从山脚蜿蜒至山腰,隐隐约约有数十上百间之多。

    直升机在山腰大殿之前缓缓降下,门口已经有上百人列队迎接。

    云长老两人看着眼前的场景,原本有些阴沉的面容终于稍稍舒缓,挤出一丝笑容,走下直升机去。

    “云霄宫恭迎祖派长老驾临!”

    静怡与静明两位长老站在队列前,领着宫中弟子齐齐鞠身行礼。

    “不敢,不敢!”

    云长老两人鞠身回礼,又上前搀扶静怡与静明两人,道:“二位传法长老为我凌云立下汗马功劳,多有辛苦,请起请起!”

    待得两方行礼完毕,徐曦绫又上前为静怡两人介绍随行之天盟赵清平长老。

    一番寒暄之后,静怡两人才迎着三位使者入宫而去。

    “哦?宫主已经闭关,冲击神通了?”

    听得静怡的解释,云长老微露惊讶之色,缓缓点头,喜悦道:“刚刚接受传承,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冲击神通,这等资质就算是在灵修也不多见!”

    “宫主天资聪慧,资质天成,确实是我云霄宫之福!”静明含笑点头道:“按理说来,最多不过一两月,我云霄宫便能再多一位神通,应对下修界之大变!”

    听得此言,众人的神色也逐渐严肃了起来。

    云长老便是沉声道:“这么说来,此次那血魔宗真有半圣下界?”

    静怡脸色凝重,点头道:“此事我已经与镇守府那府主确认过了,血魔宗确实是有半圣下界,而且之下至少还有神通境三名!”

    云长老三人脸色一变,沉默良久之后,云婆婆才寒声道:“敌情组该死,血魔宗还有半圣存世,竟然都不知晓;待我回宗,定然要禀报掌门,严惩!”

    旁边那一直未说话之赵明风长老,脸色也是一片阴沉,突然插口道:“天盟的情报记载,血魔宗所有半圣应当都已经被击杀才是;但竟然还有半圣下界,此事不可不查!”

    “赵长老的意思是,此事存疑?”厉凤长老皱眉道。

    “正是!”赵长老沉声道:“我天盟下降,势不可挡;却也得以防土著势力虚张声势,图谋不轨!”

    旁边的静怡长老微微皱眉,看了看云长老,才缓声地道:“镇守府主那杨,乃是下修界罕见之才,不论德行操守皆是一时之选,我倒是认为此事可信!”

    云长老缓缓点头,道:“这位那府主不论是我凌云派还是天盟,都相当关注!对于这位,老身也甚是好奇!”

    “这样吧,静怡长老你们似乎与这位府主甚是相熟,不若安排我等与这那府主一会?老身亲自与他确认一下血魔宗的情况,另外也可正式一探这下修界详情,为我天盟下一步行动和方略做一些准备!”

    “如此甚好,我这便就去安排,想来那府主也会期待与三位长老的会面!”

    彷小南站在浓雾中,看着那扇缓缓打开的石门,朝着旁边的瓦铁匠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看着里边那明亮的天光,瓦铁匠眼中略微地有些畏惧,但还是跟着彷小南走进这石门中去。

    感觉那淡淡的光线落在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异常,瓦铁匠暗暗地松了口气;但旋即便又被周边的景色给震惊了。

    一片似乎无穷无尽的碧绿草原就这般呈现在自己眼前,与门外那浓浓的雾气判若两处;而这仅仅只是跨越了一道石门而已。

    就在瓦铁匠愕然四望的时候,前边不远之处,一个清美的人影缓缓浮现。

    “嗯?”云灵脚步轻移,缓缓近前两步,看着眼前的这浑身血红,散发着浓浓血腥味的瓦铁匠,眼中罕见地闪过一丝惊叹:“这具血尸你从哪里来找来的?难得!”

    听得这声音,瓦铁匠才发现身前多了一人,看着那悄无声息出现的有若仙灵一般的少女,瓦铁匠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呲了呲牙,口中发出威胁地低低嘶吼声。

    彷小南轻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瓦铁匠不用紧张。

    “难得吧”彷小南转过身站在云灵的身边,看着瓦铁匠,笑道:“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力气!”

    “看得出!”云灵看了看脸色还有些微白的彷小南,淡声道:“你是打算带过来显摆么?”

    “不显摆我就不带过来了,单你外边的那几个魔灵,就不比他差了!”彷小南笑了笑,然后道:“他这个样子不是太方便,所以想找你帮帮忙!”

    云灵修长的眉毛轻轻地扬了扬,看了看眼前的彷小南,又看向那边的瓦铁匠,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便摇头道:“不帮!”

    “别那么小气”彷小南笑嘻嘻地道:“这样子我带着他不方便!”

    “不方便就让他呆我这正好跟魔灵作伴!”云灵冷清清地道:“正好最近这界也不太平,我这边多一个算一个!”

    “啧啧看你这话说的,这下修界怎么不太平,最不怕的就是你!”彷小南一脸感叹地道:“在这云灵禁地,就算是来十个神通境,那也是只有给你下菜的份!”

    “呵呵”云灵面无表情地笑了一声。

    见得云灵不为所动,彷小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没办法,你帮我,也算是帮你自己!”

    “你看我身边现在实在是没人,这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一个神通打天下的时候了;这灵修界的神通一个接一个的下来,我手边没几个人,实在是扛不??!”

    “这一扛不住,我以后怎么去给你抢那个东西?”

    云灵歪了歪头,又看了看彷小南,皱眉道:“以后要是抢不来,你知道后果!”

    “知道”彷小南耸了耸肩,道:“大不了以后我把我儿子带过来,天天陪你玩呗!”

    看着彷小南这副无赖痞子像,云灵恼怒地轻哼了一声,一挥手便把他丢出七八丈远:“等下你要是自己不尽力,可别怪我!”

    彷小南脸色一喜,嘿嘿地笑着道:“行,最多我再修养几天便是!”

    云灵的身影迅速消散,等她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便是多了一支尺余高的白玉瓶,以及一枚巴掌大小、呈黑白二色的古怪镜子。

    “育灵液和阴阳镜!你自己弄,要是弄死了可别怪我!”云灵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玉瓶和镜子朝着彷小南一丢。

    彷小南眼睛一亮,伸手接过,只是看着手中的那阴阳镜,却是轻吸了口凉气,道:“我自己弄你真想让我死???”

    “你自己说的,多休养几天就是!”云灵难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似乎能看到彷小南吃瘪,她相当的开心。

    说罢,身形一散,整个人便又消失不见。

    看着一点都不准备帮忙的云灵,彷小南苦着个脸看着手里的玉瓶和镜子,一脸的郁闷。

    这真要他一个人弄,只怕真得再死上一回。

    “恩恩公”

    看着彷小南一脸是苦色,瓦铁匠结结巴巴地道:“若是太为难就算了,我我也习惯了!”

    “来都来了,就算是为难一点,咱们也要弄!不然你这样子可没法出去见人!”

    彷小南随手将玉瓶丢给瓦铁匠,笑道:“只要这个弄好了,你以后白天出门也方便一些!”

    “好了,自己抹上吧!”

    看着瓦铁匠小心翼翼地将玉瓶中那淡绿色的液体抹到自己身上,彷小南在一旁也赶紧塞了两颗丹药丢进口中。

    这一旦开始,阴阳镜耗费的灵力可不小,这至少要支撑两三个小时,这回只怕真是要累到脱一层皮去。

    “恩公可可以了吗?”瓦铁匠小心翼翼地将这带着淡淡香气的淡绿色灵液仔细地抹了一身。

    “行嘞,差不多了”

    彷小南此时也刚刚将两颗灵丹的灵力吸收的差不多,看了看手里的阴阳镜,深吸了口气,道:“好嘞,站稳,会有点难受,但一点要忍住,若是没忍住,那就一切白费了!”

    “恩公放心,我一定能忍??!”瓦铁匠用力地点头道。

    “嗯那就开始吧!”

    彷小南看了看手里黑白色镜面,突然却是皱起了眉头,迟疑道:“这改用阳面?还是阴面来着?”

    看着彷小南这一副迟疑的模样,原本一直心头笃定的瓦铁匠这时心头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不是吧?恩公这到底靠不靠谱啊”

    就在彷小南将这阴阳镜翻来覆去,伸手挠头的时候,终于一个声音远远传来:“猪当然是阴面,要用阳面,你是想要他彻底变成干尸吗?”

    “啊,哈是了,阴面,当然是阴面我只是一时卡住了而已!”彷小南恍然大悟,笑嘻嘻地道:“来来开始,开始!”

    看着彷小南手中那面开始逐渐地发出森冷乌光的镜子,瓦铁匠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道:“恩公这这您会使吧?”

    “废话,来来快点,弄完了整个,你就无需再怕阳光了,也可以变成人样了!”彷小南满意地挥舞着手中的阴阳镜,笑嘻嘻地朝着瓦铁匠照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