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这修界真要乱了呢
    “嗷呜”

    在那乌光的照耀之下,瓦铁匠面目狰狞,不时呲牙发出难以遏制的低低闷哼声。

    但站在那地却是丝毫不敢动弹,任由那面阴阳镜绕着他缓缓旋转,将那乌光照遍全身。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虽然在这乌光的照耀之下,浑身上下痒痛难止,但目光所及之地,那身体之上,血色渐消;一层淡淡的肉膜正在缓缓生来,而痒痛之感便是来自这肉膜的生出。

    而且在那乌光的照耀之下,这层肉膜也在逐渐变厚,开始向着人的皮肤转变

    所以,虽然痒痛难止,但瓦铁匠依然咬牙坚持着。

    那边的彷小南,此时也在咬牙坚持,这时浑身上下都已经是湿漉漉的,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

    脸色苍白,但手中剑诀却是丝毫不敢松,掌控着阴阳镜不停地发散乌光,朝着瓦铁匠周身照*******奶的。。。早知道就不该把话说那么满,这样下去,只怕真得累死去”

    彷小南心头懊悔不已,自家还是轻忽了这术法所需的灵力了;不然怎么着都得让云灵帮着分担一半。

    但作为男人,这话已经放出去了,再怎么辛苦也只能忍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瓦铁匠的呻吟声和低吼声也越来越强烈,站在那地浑身都有些颤抖;很明显那种痒痛感越来越强烈。

    彷小南的情况,此时也差不太多,脸色已经一片惨白,身形摇摇欲坠,就连这阴阳镜的转速也在减慢,甚至连那乌光也没有首先那般浓郁。

    “我嘞个去啊”

    看着瓦铁匠虽然浑身已经都是肉色,但明显的还差那么一层,彷小南只觉得这般下去,连吃奶的力都要使出来了。

    只是这不坚持也不成,瓦铁匠现在一身实力已经远超普通神通境,但身为血尸,若是白天出现,就算穿着衣服实力也会受到极大的限制;更别说无法在太阳直射下生存。

    唯有通过这育灵液加上阴阳镜,施展这秘术,才能让瓦铁匠的这些限制解除。

    虽说不是彻底解除,但至少能够保证他在白天行动的限制降低到最低。

    这么大的一大助力,别说吃奶的力,就算是别的什么力都使出来,彷小南也是愿意一拼的。

    否则这若是换成别人,还绝对没有这般的条件;这育灵液也只有这等灵气充足而且清净至极的秘境才有足够的产出;还有这阴阳镜,若不是上回见着云灵拿出来使了一回;没这玩意也没法子。

    只是后悔啊,早知道的话,怎么着厚着脸皮也要拉着云灵出一把力才行。

    “呼呼呼”

    就在彷小南觉得吃奶的力都用完了,整个人惨白着脸靠着最后一口余气在支持的时候,突然觉得手头一轻。

    那阴阳镜竟然在自己手中失去了掌控。

    “嗯?”彷小南脸色一变,难道自家的灵力已经彻底耗尽了不成?

    正在惊骇之时,却见得那阴阳镜的转速突然加快,那原本萎靡的乌光也瞬间转浓。

    一个清美的身影在自家身前悄然浮现。

    看着这身影,彷小南大松了口气,咧嘴笑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然后毫无形象地往后一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放松的感觉可真好!

    秋天的燕京,艳阳高照,太阳照射下来,倒是并不觉得太热。

    镇守府的大厅里,有微凉轻风不时穿堂而过,让着大厅之内清爽无比。

    但这大厅气氛却是略微地有些凝重。

    “府主此话当真?”

    鹤发童颜的云长老,表情严肃地看向对面的那杨,拱手道:“那血魔宗真有半圣下界?”

    “对方确实是有一名半圣,不过这位半圣受伤不轻,左肩连带臂膀都已经损毁,实力大降,应当相当于神通巅峰境的样子!”那杨点头缓声道。

    “左肩连带臂膀都已经损毁?”云长老眉头一扬,缓声地道:“敢问对方是何模样?”

    那杨稍稍一沉吟,便道:“乃是一名身材矮小的老者,头发花白,鼻子下方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

    听得这里,那边一直没言语的厉凤长老,脸色便是一变,失声道:“万鼎铭!”

    而那赵明风脸色也是大变,道:“万鼎铭还没死?怎么可能?”

    两人都骇然地看向中间的云长老。

    云长老脸色此刻也是一片阴沉,看了看两人,寒声地道:“万鼎铭重伤之后,被掌门师兄一掌打落万毒崖,怎么可能不死?”

    那杨微微一笑,道:“此人是否你们说的万鼎铭,我不知晓,但我确实是与此人对峙了一刻钟,虽然实力大损,但确实是半圣不错!”

    赵明风微微皱眉,道:“你以前可曾见过半圣?”

    “嗯?”那杨眉头一扬,旋即便淡笑,道:“这倒是未曾见过!”

    “既然未曾见过,你如何敢肯定此人是半圣?”赵明风紧盯着那杨,沉声地道:“且不知这人似乎真如你所说那般,但这万鼎铭确实是已经死在万毒崖!”

    “赵使者慎言!”那边早已经脸露不悦之色的翠谷山人,寒声道:“尔等若是不信,便自管去那血阳谷查探便是!不可胡乱质疑我镇守府主之言,我镇守府主之言,整个下修界就算是外道邪魔,也无人不信!”

    被翠谷山人这般当面呵斥,赵明风脸色也是一寒,便要起身喝道:“你小小一个”

    “赵长老!”那边云长老眉头一皱,沉声喝道。

    被云长老这般一喝,赵明风才不甘愿的缓缓坐下;但眼中恼意却是还明显尚未消去。

    云长老深吸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拱手道:“感谢那府主所提供之信息!我等先行告辞了!”

    那杨淡然一笑,拱手道:“慢走!”

    看着三人消失在门外,翠谷山人冷哼一声,不忿地哼声笑道:“灵修界之人果然一个个眼睛长在额头上;且让他们自己去与那半圣打一架便是!”

    那杨轻笑摇头,似乎并无不悦,只是双手轻负身后,看着门外飘落的黄叶,淡声道:“我等尽了告知义务便可,至于其他让他们自行处理吧;现今这下修界一片混乱,我等还是静观其变便是!”

    “府主所言有理!他们要闹便让他们自己闹,否则咱们这点人手现在还真折腾不过来!”翠谷山人点头沉声应道。

    看着那地上那些散落的黄叶,那杨轻轻地叹了口气道:“那小子若是还不通神,只怕这修界真的是要乱了呢!”